細君公主傳(十) 李廣兵敗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九)


李廣命眾人圍成圓形兵陣,面朝外,拉滿弓,但不要輕易放箭。

此時,四千輕騎已死過半,箭也快用完了,剩下不足二千的士兵人心惶惶,但郎中令不愧為身經百戰的飛將軍,縱使時至如此,李廣仍然騎著戰馬一派輕鬆的四處走動為士兵們打氣。

時不時,也用他特製的大黃弩弓用力瞄準匈奴主力, 不發則已一發必中的射死幾名匈奴大將,令匈奴大軍緊張軍心渙散。

畢竟李廣的高大勇猛善戰在匈奴大軍中是赫赫有名的,在與大漢數十年的交戰中,都不乏李廣的身影,匈奴人對李廣的名號早有所聞,對李廣的勇猛善戰是又敬又怕,均畏稱李廣為"飛將軍"。

然而,張騫援軍遲遲不到,李廣大軍雖極力與敵軍僵持一天一夜,然寡不敵眾,彈盡糧絕,損失相當慘重。
  contact

李一成在馬厩輕拍著自己的戰馬,一口一口的大啃著饅頭,焦心的等著候爺的軍令。抬頭看著星空,知道此時就算候爺下令派兵,但原先和李廣商議好的反撲大計時機已過,如今只是能多救幾名同僚的姓命而已。

李一成無奈的坐在馬厩旁,開始大口喝酒,每喝一口便放聲大哭一次。因為每喝一口酒,可能就是自己軍中同袍的死亡時刻啊。

"候爺,您看.... 是否先派兵三千讓那個李一成帶走?如果那小子命大真能在黑夜中找到方位解了李廣將軍之困,次日一早候爺再帶大軍前去接應。如若那李一成找不到李廣受困之處,延誤了軍情,李廣將軍也怪不到候爺您身上,您看這樣可好?"張騫身旁的一位副將如是建議著張騫。

張騫盯著這面地圖許久,都未出聲,誰也不明白這位博望候心中的盤算。


"什麼時辰了?"沈默許久的張騫終於開口了。

"候爺,三更已過許久,估計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就打四更了。"副將回。

"嗯,吩咐下去,馬上整軍待發,等四更一到,大軍拔營出發。讓李廣派來的那位畫下地圖,由我們的人中找一個熟悉方向的帶大軍前往救援。"候爺下令。

"候爺,那...那位李一成是否隨大軍前往救援?也許由他帶路更為妥帖?"摸不清張騫心中想法的副將試探著的問道。

"不,給他輕騎一千,早我們大軍一步,我們的人有了地圖,只需跟著地圖,星空和他的馬蹄印,必可找到李廣受困之地。"張騫相當自信的回。


"是, 候爺。"副將接令後馬上吩咐下去,並派人找來了李一成和大軍中的探馬與李一成研究路線圖。

一時之間燈火通明,大軍開始準備迎接一場黑夜中的行軍和救援行動。

李一成在交待完李廣受困的位置後,迫不及待的領著區區一千兵力在黑夜中疾速的往李廣被圍之處飛奔而去。

在疾風勁馬中,李一成心中的感受真的是五味雜陳。候爺給的這一千兵力究竟是派他們去送死?報信?還是救援?




"陳副將,一千?對方可是四萬大軍啊!能否和候爺再商量一下?五千..不, 三千也好, 讓我先帶上三千輕騎當先鋒,必定為候爺殺出一條血路,候爺只要在五更時帶大軍趕到,一定能成功的逼退匈奴大軍,為李將軍解困!" 李一成在馬厩旁聽到張騫僅同意派兵一千讓他先行出發時,他氣急敗壞的跑到張騫帳營前和張騫帳前的陳副將爭執著。

"李兄,相信你很清楚,你在這裡多耽誤一刻,你的受困同袍就將多死一位。此時切莫再去打擾候爺,候爺已同意待四更一到大軍便拔營跟著你的路線前去援助李將軍,您,切莫再耽擱了,快快整軍出發吧。記得,把位置交待清楚,沿途留下方位,我軍必定準時到達。"陳副將一手握劍一手緊握著李一成的拳頭,誠懇的回覆李一成,其他的話也不用多說,李一成也從陳副將眼神中略略猜出一二。

此時此刻,李一成除了照做也別無他法了。

在這一千輕騎中, 李一成自不會忘了交待其中一名士兵殿後,在重要轉折處留下暗記以供張騫大軍行軍時的方位參考。

李一成之所以能成為飛將軍李廣的左右手,除了能征善戰之外,他還有著一項能以星空辦位的本事。不論身處多麼遼闊的大草原,或是一望無際的沙漠中, 只要有星星,他都能找到要去的地方。這也是為什麼在危難時刻李廣會派他去向張騫求救兵。

李一成很快的已經相當的接近圍困李廣的匈奴大軍了,李一成讓一千輕騎分散成五組人馬,主力跟他共400人,用火箭強弩力攻匈奴中軍。另外四組各150人分散於東南西北四面,以間斷式分別以強弩火箭射之。

務必擾亂匈奴大軍,給予被圍之李廣大軍一個喘息的機會。如果李廣大軍尚存,必定會反擊,於是匈奴大軍將腹背受敵,只要能撐到張騫一萬大軍來援,也許尚能反敗為勝。

李一成此計雖好,無奈最好的攻堅時機已然錯過,被圍之李廣大軍早已彈盡糧絕,無法按照原計劃和他內外夾攻匈奴大軍。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李一成所帶的一千兵馬早已死傷無數。雖能看到李廣軍偶有從內部配合射箭出來,但以所射出之箭數也明白早已是困獸之鬥。

 劉教授說歷史

"唉!來啊,再探,看看援兵究竟還有多久會到!"李一成抬頭看著星空,自言自語:已是五更天了吧,按照陳副將的說法,援軍早該到啦,該不是迷路了吧?李一成心中忐忑不安的想著...

李一成用著巧妙的陣型變換的方式讓位於東西南北的4支部隊做著不定時的移位,讓匈奴大軍對於李廣援軍究竟有多少兵力摸不著㡳, 所以也不敢輕舉妄動。

加上李廣已用強弩射死了不少匈奴大將,匈奴大軍人數雖多,如今也僅為無將領帶隊的烏合之眾,士兵們也被李廣"飛將軍"的名號有些嚇的軍心渙散了。

眼看東方漸白,李一成知道如果在天亮前張騫大軍仍未到達,自己只能拼死一搏,如若不然,匈奴單于也能一目了然自己的實力, 那時不僅自己,連同被圍的李廣殘兵也將被匈奴單于一舉殲滅。

現在只求自己的奮力一搏能至少為李廣爭得一線生機,相信主人會明白自己的戰術,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為了已陣亡和即將陣亡的將士們,李將軍必須活著回去為陣亡的將士兄弟們在皇上面前求得一份尊嚴啊!

李一成招呼下去,分散在東西南北四方的兵士都慢慢集中,探子已打探好,現在李一成決定從匈奴大軍中防守最為鬆散的一隅攻入。

一聲令下,只聞殺聲四起,聲勢浩大,雖僅存人數不足500,但在天色微亮的大草原上,像是鬼哭神號般的聲音可傳數十里。

李廣聽見知道時候到了,大吼:"兄弟們,打起精神來,是時候了,我們殺出去。"

其實李廣心中明白,這聲勢,是李一成在做最後的奮力一搏。那麼表示張騫的一萬大軍並未及時趕到,估計這裡將是自個兒和大家伙兒的葬身之地了!

就在這旭日東昇的時刻,原本為一天中最美麗像徵著生命和希望的時刻,草原上郤是一片撕殺,屍橫遍野,鬼哭神號如同地嶽。

李一成和李廣在分離數小時後終於在混亂的戰場上再次相見,"李爺,快,找機會帶弟兄們離去,我殿後!"。李廣雙目佈滿血絲,睜矃的盯著李一成,用斯啞的聲音說:"要走一起走!" 二人背對背一同與匈奴兵撕殺。

太陽已然昇上山頭,無情的目睹著這場戰爭,戰場上的每一個人,似乎已然失去了理智,見一個砍一個,只想殺出一條血路,通往回家的路上。漢軍人數愈來愈少,橫屍遍野的匈奴兵和漢軍似乎在倒地的那一刻,才明白:今天,回不去了!

此時李廣突見遠方塵土飛揚,知道是援軍已到,立即放聲大吼:"弟兄們,堅持住,候爺的大軍來了...."回頭一望,李一成不知何時早已身中數箭,唵唵一息了。


事後張騫雖率一萬大軍逼走匈奴為李廣將軍解圍,但此役終以兵敗收場。

回朝後,帝大怒,李廣因損兵折將無賞無罰,而張騫郤因為延誤軍情,按律當斬,百官為騫求情,帝也以張騫為當朝唯一一位熟悉西域事物者同意留下張騫一命,但斥奪爵位,貶為庶人。

可說張騫以13年西域行和一場戰役榮獲之候爵爵位,不到3年的光景,又再度回復為庶人,這所謂的榮華富貴當真得之不易,失之郤僅在一夜間啊!




 3Q或是如果覺得這篇有用, 那就請我喝杯咖啡吧!請我喝杯咖啡吧!

下一篇: 細君公主傳(十一)
繼續閱讀:
[細君公主傳(15): 救命契機]  [細君公主傳(16): 細君入宮]
[細君公主傳(17): 衛長公主]  [細君公主傳(18): 淘氣諸邑]
[細君公主傳(19): 合縱連橫]  [細君公主傳(20): 平陽侯曹襄]
[細君公主傳(21): 石邑公主]  [細君公主傳(22): 桂花釀]

[細君公主傳(23): 私會劉禪 ]  [細君公主傳(24): 麒麟送子圖]
[細君公主傳(25): 和親人選][細君公主傳(26): 常御醫]
[細君公主傳(27):]
[細君公主傳(28):]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