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的美麗與哀愁 - 楔子

在一個大雪紛飛的夜裡, 皎潔的月光及滿天的星斗把一望無際被白雪覆蓋的大草原照亮的猶如白天. 細君摒除了隨從侍衛和貼身侍女, 獨自一人站在冰冷荒蕪的雪地中....

這是大漢朝的細君公主嫁到烏孫的第二個冬天. 第一個冬天, 細君基本上是病著的. 不只是因為水土不服, 更多的是思鄉的鄉愁愁煞了細君.

其實, 並非是因為烏孫昆莫獵驕靡對細君不好, 相反的, 獵驕靡對細君極好. 但那種好, 卻不是夫君對妻子的寵溺, 更多的像是祖父對孫女的疼惜和主人對貴客的尊重和禮遇.

由於細君出嫁時, 西漢武帝給予細君公主相當豐厚的嫁妝, 除了貼身侍女, 隨身侍衛之外, 尚有各類工匠技工隨行, 約有五百多人. 獵驕靡還專門另闢營地給細君公主, 以安置細君和她五百多人的隨從,  讓細君和她的護衛們及隨從們有自己的空間, 在這裡儼然形成了細君自己的小天地.

不僅如此, 武帝還令隨嫁的工匠們在夏都為細君公主修建了一座漢式宮殿(位於今天新疆的昭蘇草原), 以解細君思鄉之情. 

然而身為烏孫昆莫的右夫人, 不僅是在身份上矮了來自匈奴的左夫人一截, 更因為語言不通, 生活習慣的不同和年齡上的差距, 讓細君公主與夫君獵驕靡之間形成一道似乎永遠跨不過的鴻溝.  

因為如此, 烏孫王國對細君而言, 似乎將永遠成不了她的家, 她在烏孫將永遠只是一名尊貴的客人, 一名注定要受盡來自左夫人無止盡羞辱的客人.

語言不通, 生活習俗的不同, 把細君壓到幾乎不能呼吸了. 好在昆莫並不要求細君天天去見他, 有事也僅是遺其孫岑陬軍須靡來細君公主的漢宮中議事. 

軍須靡年紀雖與細君公主相當, 但因常年在草原上生活, 烈日下騎馬奔馳, 看上去卻是比起細君公主要年長許多. 

這位昆莫王孫對這個來自中原肌膚白淨如雪, 豐姿綽約的細君公主充滿了好奇心, 二人雖語言不通, 但透過翻譯, 及比手劃腳, 倒也是可以溝通一二. 只是令昆莫王孫不解的是, 在草原上人人莫不以他為尊, 女子對他更是青睞有加, 為何這位來自中原的公主對他卻是不屑一顧, 甚至偶露嫌惡之色.


烏孫的婚姻制度和大部份的草原遊牧民族一樣, 為收繼婚. 所謂的收繼婚指家族男子死亡, 其遺孀由家族其他男子收繼為妻, 此舉為草原遊牧民族習俗, 雖和中原不同, 但並無不妥.


但細君公主乃來自大漢朝宮廷, 自小受到良好的教育, 飽受孔孟之道的熏陶, 又曾受過大儒董仲舒開示, 對於收繼婚之習俗感到訝異驚恐, 無法接受.

這一天, 正是自己的夫君獵驕靡遺其孫岑陬軍須靡到位於夏都的漢宮中告訴自己, 當今昆莫自覺年事已高, 打算明年開春將自己改嫁予岑陬軍須靡.

對於細君, 雖對年邁的獵驕靡並無感情, 也無夫妻之實, 但在細君早已根深蒂固的儒家禮法規範下, 自己就是獵驕靡的妻子, 在輩份上自然也就是這位和自己年齡相彷的軍須靡的祖母了.

這樣的禮法, 讓細君如何能接受來年裡自己將改嫁於自己的孫子呢?

細君公主受到的打擊和內心的憂愁, 在烏孫國內無人能理解, 相反的, 似乎舉國上下都在為這件事大肆慶祝, 老昆莫打算在明年開春時, 不僅為孫子軍須靡完婚, 並準備同時傳昆莫位予長孫軍須靡.

細君認為自己, 只是老昆莫要將孫子軍須靡順利扶上昆莫位的一顆棋子. 細君公主焉能接受如此有違禮法的安排?

細君公主一人在雪地中漫無目的走著, 希望時間就停留在這一刻, 純白美好無邊無際的大地, 照射在皎潔的月光下, 彷彿全世界只剩下她自己. 

就這樣, 在西元前104年的一個寒冬中, 就在這片被白雪覆蓋的大草原上, 一名美麗的漢朝公主, 孤零零的一個人站在冰天雪地中, 無奈的做下一首流傳後世的, 令人感傷的《黃鵠歌》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
遠托異國兮烏孫王。
穹廬為室兮旃為牆,
以肉為食兮酪為漿。
居常土思兮心內傷,
願為黃鵠兮歸故鄉。





繼續閱讀:

 劉教授說歷史

西漢時的烏孫位於今天新疆的西北方和哈薩克斯坦中間. 冬天温度可以低到摄氏零下20幾度, 夏天的高温可以到35度左右. 這樣的温差和長安甚不相同. 

下一篇: 細君公主傳(一)

參考資料: 劉教授說歷史, 中華民族的故事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