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十六) 細君入宮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十五)


此時小茜捻手捻腳的走近皇后身邊, 低聲說道: "皇后, 太子和其他皇子已用完點心, 正在大殿外等著向您請安, 看皇上正忙著, 是否..."

皇后回頭看了武帝一眼, 柔聲道:"陛下, 據兒正在殿外...."

武帝閉著眼睛品著澄保烹的茶:"嗯, 讓他進來!"

澄保此時繼續烹茶, 端上一杯獻給皇后, 皇后接過, 深深聞了一下, 再品了一口, 道:"澄保, 你一旦得閒, 可得來哀家宮裡好好教教哀家你的烹茶秘方. 哀家怎麼烹, 都沒你這好味道! 難怪你不在時下老叨唸著想著你烹的這一口茶呢!"

澄保開心得意的回:"皇后陛下, 奴才怎敢擔的上一個教字, 蒙皇后不嫌棄, 奴才一得空, 必來皇后宮中為皇后烹茶...."

"兒臣劉據/劉閎/劉胥, 拜見父皇母后, 祝父皇母后福壽安康, 萬壽無疆!" 太子劉據和另二位皇子在小茜的招呼下進了椒房殿. 

武帝微笑, 放下手中茶杯, 澄保趕快接下, 武帝笑道: "好好, 都起來吧!"

"謝父皇!"眾皇子異口齊聲的回.

武帝:"據兒來, 告訴朕, 剛從哪兒來?"

太子劉據邊向前走邊說:"父皇, 咱們剛上完學, 從李太傳那兒來, 見到父皇和母后正忙著, 小茜便安排咱們到偏殿先用些點心."太子說到這, 頓了一下, 轉頭看了澄保一眼, 繼續:"澄公公, 您回來啦, 父皇可惦記著您的茶呢, 這回, 可有帶回什麼好東西給咱們兄弟幾個玩兒呢?"

澄保尷尬的說不出話來, 這次去江都, 澄保全程忙著打聽和打點江都王府之事, 好不容易找到劉禪, 也就拿了寶物匆匆回宮, 畢竟救人如救火, 當真是忘了為皇子們挑選些新奇古怪的玩意兒...

皇后瞧見, 替澄保打圓場:"據兒, 怎麼說話的呢? 李太傅平日都教了你什麼呢?"

此時劉胥, 武帝四子, 接道:"母后, 大哥說的沒錯啊, 澄保公公出宮前, 親口答應咱們兄弟四人,  說這次返鄉一定會替咱兄弟四人找些好玩兒的玩意兒回來的. 李太傅教了--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話還沒說完呢, 武帝便哈哈大笑: "胥兒來... 到父皇這!"

劉胥, 為武帝的第四個兒子, 李姬所出. 平日胃口甚佳, 身體健壯, 好動, 生性耿直. 生母李姬雖不得寵, 但因劉胥和太子劉據交情好, 走的近, 平日下課後總和太子一起到衛皇后宮中請安, 所以也很得皇后的照顧.

劉胥快步小跑的衝上前去, 皇后慈愛的伸開雙手迎接這個壯實的小傢伙. 衛子夫從小便與異性兄弟姐妹們相處和睦, 自然現在也視所有帝嬪妃之所出和自己所出一般的疼愛.

"你說李太傅教了你人不可無信?"帝問道. 帝深知此子好食, 便順手拿了個精緻的點心給劉胥.

劉胥開心的接過點心, 邊吃邊說道:"是啊, 今天課堂上李太傅正說著呢, 說一個人如果不講信用, 那就不知道他還可以做些什麼呢. 李太傅說了, 這就好像載貨的牛車少了車和牛之間的輗, 馬車少了車和馬之間的軏一樣, 這樣的車, 還怎麼行走呢?"

邊聽邊笑著轉頭瞇著眼睛看著澄保, 澄保一緊張馬上跪下來:"奴才.. 奴才有罪....陛下....太子爺...." 澄保已經緊張到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了.

太子劉據生性温和敦厚, 見著自己因為一句玩笑句把澄保嚇成如此, 也於心不安:"胥弟, 澄保公公大概是因為這次返鄉探親太忙太趕了, 才忘了的, 別介. 咱們就罰他陪咱兄弟玩騎馬打仗, 給他當馬, 得了.好吧?!" 劉胥是個有好吃的便什麼都行的孩子, 隨手又從皇后手中接了個糕點邊吃邊點頭.

"奴才謝過太子爺, 謝陛下."澄保馬上磕頭謝恩. 要知道, 在宮中, 奴才的命不是命, 因為少主一句無心的玩笑話掉腦袋的不在少數.

帝此時閉上眼睛慢慢的開口道:"胥兒, 你澄保公公倒也不是個言而無信之人, 他這回返鄉, 的確給你們兄弟幾個帶了個有趣好玩兒的東西, 只不過, 這玩意兒太過新鮮了, 他, 正等著朕同意呢!"

太子劉據生性聰明, 也懂的察顏觀色, 此時知道最好閉嘴不問. 但劉胥就沒那麼的機靈了, 忍不住問道:"是嗎? 澄公公, 你帶了啥新鮮有趣的玩意兒回來? 怎麼不早說? 父皇, 同意了吧, 我想玩呢."

衛皇后聰明過人, 善於察顏觀色, 知道此時是個關鍵時刻, 温柔的把劉胥拉到自己身邊, 一手輕輕的幫劉胥臉上吃的點心渣滓兒擦乾淨:"胥兒, 乖, 父皇心中自有打算, 你乖乖的等著."

此時二子劉閎也忍不住問道:"母后, 您知道澄保公公帶回什麼好玩的玩意兒嗎?"

衛皇后一手攬著劉胥, 一手招呼著劉閎讓他也上前來, 衛皇后就這麼一手攬著劉胥, 一手攬著劉閎, 太子劉據就站在他們旁邊, 劉閎看了太子一眼做詢問狀, 太子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澄保到底帶回了什麼.

帝睜開了眼睛, 盯著劉胥看著, 劉胥自動走向了帝, 帝伸出手牽著劉胥的小手, 拉到自己身旁問道:"帶回了個大活人兒陪你玩可好?"

劉胥的小眼睛巴扎巴扎的閃著, 圓滾滾骨溜溜的看著帝, 一臉不解, 嘟著小嘴問道:"大活人兒? 好玩嗎? 別像三哥一樣老欺負我吧."

衛皇后忍不住笑了出來:"胥兒, 三哥今早又搶了你的食物了是嗎? 別氣, 以後早膳沒吃飽, 下了學到母后這兒, 母后給你備好吃的."

"嗯, 謝母后!" 劉胥小臉一臉滿足樣.

帝摸了摸劉胥的頭說道:"這回給你帶個年紀比你長, 但輩份上比你小的... 算是個...侄女姐姐吧! 你說好不好?"


衛皇后忍不住噗呲的笑了出來:"下, 虧您想的出這詞兒- "侄女姐姐"? 來, 胥兒, 別聽你父皇的, 就是你五叔的孫女兒, 細君. 算起來, 她和你諸邑姐姐一般大, 讓她來陪你玩兒, 你可歡喜?"

"哦, 原來, 澄保公公去了五叔家? 難怪, 桌案上放著五叔的寶劍."劉閎接道, 順勢掙脫了衛皇后環抱他的手, 往桌案方向走去, 在案前站定手指著寶劍, 轉頭看著帝問道:"父皇, 兒臣可否看看這五叔的龍淵寶劍?"

"嗯, "帝點點頭, 繼續問道:"你也知道這柄劍名為龍淵? 可知你五叔如何得到的?"

劉閎得到帝首肯, 興奮難耐的伸出小手想要看看這把名震天下的七星龍淵寶劍, 那裡顧的上回答帝的話.

此時太子劉據也忍不住, 看了母后一眼, 見母后並未阻止, 便走向劉閎, 邊走邊替劉閎回帝:"回父皇, 這把七星龍淵乃高祖父在芒碭山斬蛇起義時用的劍, 傳說是位仙人給高祖父的. 後來因五叔平亂有功, 祖父便把這寶劍賜給了五叔!

此時劉據和劉閎兩人四目盯著這把七星龍淵寶劍, 四隻小手一起把寶劍從案上取下, 看著劍鞘上雕刻著維妙維肖的飛龍在天的圖案, 興奮的說不出話.

"好! 不愧是我大漢朝的太子."帝開心的拍了自己的大腿. 衛皇后也算鬆了口氣, 看來, 皇上對據兒還是很滿意的, 而且, 細君看來是已從死神手中救下來了.

"父皇, 那, 兒臣要這個細君侄女來陪兒臣玩. 可否讓她住在我娘宮中? 大哥已經有了三個姐姐, 這回這個讓給我吧."劉胥邊吃著點心邊說.

"行, 這就依了你了! 來啊, 宣, 接江都王劉非之孫劉細君入宮, 寄住李姬宮中."

澄保馬上跪下磕頭:"奴才謝皇上隆恩!"




下一篇: 細君公主傳(十七)


繼續閱讀:
[細君公主傳(15): 救命契機]  [細君公主傳(16): 細君入宮]
[細君公主傳(17): 衛長公主]  [細君公主傳(18): 淘氣諸邑]
[細君公主傳(19): 合縱連橫]  [細君公主傳(20): 平陽侯曹襄]
[細君公主傳(21): 石邑公主]  [細君公主傳(22): 桂花釀]

[細君公主傳(23): 私會劉禪 ]  [細君公主傳(24): 麒麟送子圖]
[細君公主傳(25): 和親人選][細君公主傳(26): 常御醫]
[細君公主傳(27):]
[細君公主傳(28):]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