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十七) 衛長公主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十六)



元狩四年, 西元前119年, 細君入宮已一年有餘, 名義上雖是寄居於李姬宮中, 但由於細君在江都時便已啓蒙, 年紀雖輕, 對詩詞歌賦興趣甚濃, 帝於是破格讓細君陪同其他皇子一同與李太傅學習. 於是細君也和劉胥一起每回下學便同太子一起到皇后宮中請安.

細君知書達禮, 長的更是清新脫俗, 美的不食人間煙火, 讓帝和子夫是一見到便喜歡了. 平日裡, 細君除了陪太子及劉胥等皇子一塊讀書, 更多的時間, 細君和諸邑及石邑公主因年齡相彷, 常聚在一起, 嘰嘰喳喳說個沒完.


細君的詩詞歌畫和女紅都相當的出挑, 讓諸邑羨慕不已, 常常鬧著要細君繡個荷包, 手帕, 編個如意結什麼的送她, 細君也從不拒絕, 開心的答應著.

細君入宮後也聽說了當初若非澄保公公力保, 劉胥叔叔吵著要她陪著玩兒, 加上皇后從旁協助, 今天她根本不會在這裡. 對這些恩人們, 細君都勞記在心, 從不敢忘.

劉禪, 自然是陪著細君入宮的. 只是一入宮中, 劉禪便被收編入了南軍的郎衛羽林(註一), 負責擔任未央宮殿內廊署的侍衛. 劉禪的心細和過目不忘及敏銳的觀察力, 甚得帝喜歡, 總帶在身旁邊. 因此細君偶爾也能在皇后的椒房殿外見到正在站崗的劉禪. 值勤中的劉禪雖不能和細君話家常, 但二人打小一起長大的默契, 勿需言語, 一個眼神也能表達一二, 知道彼此都好, 雙方便也安心的各盡其職的各自生活了.

(註一) 郎衛羽林 - 西漢帝時宮中侍衛分為南北二軍:
➢北軍由中尉統率防守城北因而得名.
➢南軍為內廷侍衛, 又有兵衛與郎衛之分. 
   ➛兵衛擔任殿外侍衛, 由衛尉統御. 
   ➛郎衛擔任殿內廊署侍衛, 由郎中令統御.
帝更在南軍中增設"羽林軍", 此為皇帝親兵, 地位比起一般衛士要更高些.


今天, 未央宮上吵吵鬧鬧, 早有人來報, 皇后知道今天帝大概不會那麼快下朝了. 於是吩咐了小茜先準備好孩子們的點心, 等孩子們下學時, 到殿中一起享用. 

果然, 以太子為首的諸位皇子們連同細君嘰嘰喳喳一起來到了椒房殿. "兒臣給母后請安."眾皇子急噪噪的異口同聲一併跪下來給衛子夫請安. "細君給皇叔祖母請安."接下來則是細君用著不急不徐和美的聲音給子夫請安. 

"好, 好, 都起來吧, 餓壞了吧? 來, 小茜這裡已經準備好了你們愛吃的點心, 快, 去把手洗了, 來用些點心吧."衛子夫慈祥憐愛的說著.

"母后, 今天父皇沒來?"劉據洗完手環顧了一下四週問道.

"沒來才好, 省得父皇又要考我們今天李太傅教了什麼呢, 都不能好好的吃母后精心準備的點心..." 劉胥草草的把手洗了, 邊說著邊逕自走向放滿各式各樣精美糕點的桌上, 拿起一個糕餅就直接放嘴巴, 嘟嚷的唸著.

"嘘!快別這麼說..."帝三子, 劉胥的哥哥劉旦快口的阻止劉胥, 並用手狠狠的敲了劉胥的頭一下.

"本來就是嘛..." 邊吃邊說的劉胥還不肯停嘴. 細君趕快走過去, 幫劉胥挑了些好看好吃的點心, 又盛了碗甜湯, 拉著劉胥:"來, 四叔, 到這裡坐著吃, 慢點吃, 沒人跟你搶."

劉胥看了一眼細君幫他挑的點心和甜湯, 開心的很, 說道:"嘿, 去年跟父皇要了你, 還真沒要錯, 就你對我最好, 謝謝你啊, 我的好侄女!"

衛子夫看著孩子們在她殿中如此自在的鬧著, 心中甚是開心, 起身牽了太子的手, 同時招來了小茜說:"小茜, 去把衛長公主, 石邑和諸邑公主都一併叫來..." 然後對著殿中的孩子們說道:"這回胥兒倒是說對了. 你們快吃吧, 等會兒你們父皇來了, 肯定有不少話要問你們了."

然後慈愛的看著劉據說道:"據兒, 你也不小了, 用點心吧, 同時好好想想怎麼回答等會兒父皇來可能會問你們的問題." 便讓太子坐下用點心了.

太子性格寛仁温和, 其實武帝並不滿意, 因為覺得和自己太不相同. 但同時又覺得太子敦重好靜, 必能安天下. 聰明通透如衛子夫把這些都看在眼裡, 自然是時時刻刻的提醒著劉據身為太子, 除了好好讀書之外, 更要留意時局和朝政. 

"是, 母后." 太子劉據完全明白母后的用心. 

"咦, 母后, 您這話有語病啊, 怎麼讓大哥想個連問題都不知道的答案呢?"劉胥邊喝著細君端來的甜湯, 邊說道.

"快吃吧, 四叔... 瞧, 這個可好吃了, 做的多漂亮啊..."細君急匆匆的把盛滿點心的盤子遞上去, 希望能堵住劉胥這張說話總不經大腦思考的嘴, 免得惹禍上身.

劉閎和劉旦二人各有心思, 都不說話, 只是靜靜的吃著點心. 

"嗯, "子夫聽了劉胥的話, 面帶微笑的走向劉胥拍拍了劉胥的頭, 一手牽了細君:"細君, 還是女孩子心細體貼, 胥兒在輩份上大你一輩, 在年齡上你又比胥兒大些, 看你這麼懂事的幫著胥兒, 我也安心了.

此時衛長公主, 石邑和諸邑公主都到了, 子夫讓小茜招呼三位公主到殿中的另一旁邊坐下用點心, 自己拉著細君一起走向三位公主坐了下來:"來, 過來和皇祖母及你三位姑姑一起用點心, 別和那群毛猴子混在一塊兒."

"嘿, 母后, 不公平, 憑什麼咱們兄弟四就是毛猴子了呢?"劉胥話才一出口, 就被劉旦又打了個腦門, 二人在那邊又鬧了起了, 劉閎和劉據二人就忙著安撫調解這二兄弟.

衛子夫轉頭看著, 面帶微笑的搖搖頭, 一手按住了忍不住要去幫劉胥的細君, 讓她乖乖坐下:"別擔心, 讓他們兄弟四人自己調解, 你呢, 安心坐在這兒, 皇祖母有話要交待."

"是!"細君回頭看看這個心無城府, 說話不經大腦的四叔, 心中雖焦急, 但皇祖母攔著, 她也不好忤逆. 何況, 今天有些反常, 皇叔祖母慎重其事的把三位姑姑都叫來一起等著皇叔祖父下朝. 看來, 今天, 很不尋常.

"你們邊吃著邊聽好我現在要說的話, "衛子夫輕輕緩緩的收起了笑容目光盯著衛長公主開始說道:"你們四人差不多都到了, 或是快到了該婚配的年紀了, 心中如若有什麼想法, 儘早和母后和皇祖母說, 倘若因為害羞不說, 等到皇上開了口, 你們再開口就是違抗聖旨了, 明白嗎?"

細君臉一紅, 低頭安靜的喝著甜湯. 衛長公主看著子夫撒嬌道:"母后, 你可是聽到了什麼? 女兒還小, 還不想嫁, 想再多陪母后幾年."

諸邑公主馬上搶口道:"是啊, 母后, 和我跟細君沒什麼事兒吧, 我上面還二位姐姐呢, 要嫁, 也是嫁他們先...哼!" 石邑公主一聽, 氣的馬上捏諸邑一把, 痛的諸邑大叫, 馬上動手打石邑.

殿中另一桌好不容易安靜下來的四隻毛猴子馬上大笑, 劉胥口快:"母后, 說誰是毛猴子呢? 瞧, 您那邊二隻潑皮貓打起來了呢, 別傷了我的好侄女喲."

"四叔..." 細君緊張的低聲叫著.

"什麼? 說誰是潑皮貓呢? 劉胥, 你討打嗎?" 諸邑站起來就要往四位皇子方向跑, 被子夫拉住了, 按下坐好.

"好了, 快別鬧了!"子夫嘴上這樣說著, 但心裡其實是暖暖的, 子夫特別喜歡看到孩子們都聚在她的殿中, 一起用膳, 一起鬥嘴, 一起玩耍, 讓她回憶起小時候和自己娘親及眾多兄弟姐妹們齊聚一堂的日子, 那時的日子雖然清苦, 但郤過的特別的踏實和開心.

孩子們都大了, 不知道這樣把所有孩子都召到一起的時間還有幾次呢, 想到這, 衛子夫情不自禁的嘆了口氣"唉!"

"母后, 到底出了什麼事? 從沒見您這樣煩心過啊?" 衛長公主感覺事態好像有些嚴重, 忍不住問道, 畢竟她是這裡面年齡最大的, 也確實到了婚配的年齡了, 只是她從來沒想到這事兒會來的這麼突然, 讓她一點準備都沒有.



下一篇: 細君公主傳(十八)



繼續閱讀:
[細君公主傳(15): 救命契機]  [細君公主傳(16): 細君入宮]
[細君公主傳(17): 衛長公主]  [細君公主傳(18): 淘氣諸邑]
[細君公主傳(19): 合縱連橫]  [細君公主傳(20): 平陽侯曹襄]
[細君公主傳(21): 石邑公主]  [細君公主傳(22): 桂花釀]

[細君公主傳(23): 私會劉禪 ]  [細君公主傳(24): 麒麟送子圖]
[細君公主傳(25): 和親人選][細君公主傳(26): 常御醫]
[細君公主傳(27):]
[細君公主傳(28):]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