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十九) 合縱連橫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十八)


眾人異口同聲的向帝行禮, "呵呵呵呵, 平身, 都起來吧! 今天怎麼這麼熱鬧? 大家都在啊! 好! 朕喜歡! 好久沒這麼熱鬧了, 皇后, 今天是什麼日子啊?"帝一進椒房殿中看到大家都在, 開心的不得了.

"陛下, 倒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 就您今天在前朝忙的晚, 孩子們正巧今天又下學的早, 難得大家都在, 臣妾就想, 把晏兒, 石邑和諸邑也叫來, 熱鬧熱鬧..."皇后淺笑道.

"好, 好! 知朕著子夫也. 今天, 前朝雖忙事多, 但總的說來, 也是件讓朕高興的事. 下朝後又看見大家都在, 朕心甚慰! 甚慰!帝邊說邊招手示意澄保準備烹茶, 子夫示意小茜端上為帝準備好點心後去為澄保準備烹茶器具.

孩子們看到帝心情似乎不錯, 原本一顆忐忑不安的心也放了下來. 尤其是衛長公主, 原本被諸邑嚇的不輕, 現在看到帝如此輕鬆, 想必, 今天, 至少今天父皇是不會把她嫁到西域的, 一顆心便已暫時放下.

帝坐下後, 環顧四週:"嗯, 據兒, 今天李太傅教了些什麼啊?"

等不及太子劉據回答, 四子劉胥便搶著回答了, "回父皇, 今日李太傅的課特別有趣, 講的是東周戰國時代以張儀為首的縱橫家所提出的一種外交策略."

"喲, 今天第一次朕聽到咱們胥兒說李太傅的課有趣啊?! 子夫, 妳說太陽今天是不是打西邊出來啊? 哈哈哈" 皇后笑而不語, 倒是一旁的細君這會兒又著急的拼命給劉胥使眼色, 只可惜這個少心眼兒的劉胥哪裡看的明白細君的眼色.

"父皇~~, 您別消遣兒臣了, 這, 和打架有關, 兒臣自然覺得有趣, 不會打瞌睡了...."劉胥很尷尬的抓抓頭.

"父皇, 胥弟也沒說錯, 今天的課, 確實新鮮, 開了咱們四兄弟不少眼界, 大哥, 你說是吧?!" 此時二皇子劉閎也頗為興奮的說道.

"是啊, 二哥這不正是現學現賣嗎?" 三皇子劉旦冷冷狠狠的回. 

"你這什麼意思啊?"劉閎生氣的問.

"不是嗎? 看老四沒心眼, 你就急忙忙的拉著太子一起把老四往坑裡推, 這, 不是現學現賣嗎?" 劉旦看都不看劉閎一眼的說著.

火藥味似乎愈來愈重, 細君在一旁急的不得了, 但又無計可施, 太子劉據正要開口辯解, 此時帝說道:"胥兒, 不要管你二位哥哥, 來, 到朕跟前, 跟朕說說, 今天的課怎麼個有趣法?"

劉閎和劉旦二人對彼此都甚為不滿, 起源於二人的生母算是死對頭吧. 二皇子的生母王夫人頗得聖寵, 為人又機靈, 八面玲瓏, 雖心計甚多, 但表面功夫做的不錯, 也讓其他嬪妃抓不到錯處. 

三皇子的生母則為李姬. 李姬雖不得聖寵, 但運氣奇好, 一共也就被帝召來侍寢三次, 就連生了二位皇子. 本來是上天賜予的好運命, 可偏偏李姬本人層次水平不高, 今天在前朝忙的晚, 孩子們正巧今天又下學的早, 難得大家都在, 臣妾就想, 把晏兒, 石邑和諸邑也叫來, 熱鬧熱鬧..."皇后淺笑道.


"好, 好! 知朕著子夫也. 今天, 前朝雖忙事多, 但總的說來, 也是件讓朕高興的事. 下朝後又看見大家都在, 朕心甚慰! 甚慰!" 武帝邊說邊招手示意澄保準備烹茶, 子夫示意小茜端上為武帝準備好點心後去為澄保準備烹茶器具.


孩子們看到武帝心情似乎不錯, 原本一顆忐忑不安的心也放了下來. 尤其是衛長公主, 原本被諸邑嚇的不輕, 現在看到武帝如此輕鬆, 想必, 今天, 至少今天父皇是不會把她嫁到西域的, 一顆心便已暫時放下.


武帝坐下後, 環顧四週:"嗯, 據兒, 今天李太傅教了些什麼啊?"


等不及太子劉據回答, 四子劉胥便搶著回答了, "回父皇, 今日李太傅的課特別有趣, 講的是東周戰國時代以張儀為首的縱橫家所提出的一種外交策略."


"喲, 今天第一次朕聽到咱們胥兒說李太傅的課有趣啊?! 子夫, 妳說太陽今天是不是打西邊出來啊? 哈哈哈" 皇后笑而不語, 倒是一旁的細君這會兒又著急的拼命給劉胥使眼色, 只可惜這個少心眼兒的劉胥哪裡看的明白細君的眼色.


"父皇~~, 您別消遣兒臣了, 這, 和打架有關, 兒臣自然覺得有趣, 不會打瞌睡了...."劉胥很尷尬的抓抓頭.


"父皇, 胥弟也沒說錯, 今天的課, 確實新鮮, 開了咱們四兄弟不少眼界, 大哥, 你說是吧?!" 此時二皇子劉閎也頗為興奮的說道.


"是啊, 二哥這不正是現學現賣嗎?" 三皇子劉旦冷冷狠狠的回. 


"你這什麼意思啊?"劉閎生氣的問.


"不是嗎? 看老四沒心眼, 你就急忙忙的拉著太子一起把老四往坑裡推, 這, 不是現學現賣嗎?" 劉旦看都不看劉閎一眼的說著.


火藥味似乎愈來愈重, 細君在一旁急的不得了, 但又無計可施, 太子劉據正要開口辯解, 此時武帝說道:"胥兒, 不要管你二位哥哥, 來, 到朕跟前, 跟朕說說, 今天的課怎麼個有趣法?"


劉閎和劉旦二人對彼此都甚為不滿, 起源於二人的生母算是死對頭吧. 二皇子的生母王夫人頗得聖寵, 為人又機靈, 八面玲瓏, 雖心計甚多, 但表面功夫做的不錯, 也讓其他嬪妃抓不到錯處. 


三皇子的生母則為李姬. 李姬雖不得聖寵, 但運氣奇好, 一共也就被武帝召來侍寢三次, 就連生了二位皇子. 本來是上天賜予的好運命, 可偏偏李姬本人層次水平不高, 還是一個心胸狹窄, 睚眥必報的人. 常常仗著自己是二位皇子的生母, 頤指氣使的對別的嬪妃. 有時, 連皇后她也不放在眼裡. 

"父皇, 兒臣說了, 您可不要生氣, 也不能罵兒臣, 兒臣, 兒臣才敢說." 劉胥有點怯怯的說. 本來沒心眼大冽冽性格的劉胥根本不會先要保命符再開口的. 但剛看到三哥和二哥二人的對話, 也看到站在對面的細君著急的模樣, 心想, 自己是不是又說話不用大腦了, 有些後悔自己搶了太子的話鋒.

"咦, 胥兒長大了啊?! 子夫, 這小子現在懂的先跟朕要保命符才肯開口啦? 哈哈哈!帝轉頭看著皇后說道, 子夫笑而不語, 此時小茜已取出烹茶工具交予澄保公公, 子夫袖手一揮, 一方面是示意澄保開始烹茶, 一面是示意小茜下去. "行, 朕賜你無罪, 說吧!"

"父皇, 今天李太傅說了... "劉胥抓抓頭, 想半天要怎麼說, "唉呀, 太傅說話太文鄒鄒了, 胥兒說不清楚, 但意思就是打架要打贏, 千萬不要笨到以卵擊石, 遇到強大的對手, 一定要找其他人一起幫忙去群攻."

"哈哈哈...."帝大笑還未開口, 諸邑便搶先說道:"四弟, 所以今天太傅不是教你們讀書做人的道理, 反倒教你們怎麼打群仗了是嗎? 細君, 你說說, 你們今天真的在學怎麼打架嗎?" 諸邑興奮的小臉頰紅冬冬的轉頭看著細君, 細君不知怎麼接話才好, 只好頜首示意. 諸邑也不等細君開口馬上轉向帝:"父皇, 這麼有趣的課, 諸邑也要去上!"

細君正在煩惱怎麼讓劉胥別再胡說, 熟料諸邑又火上添油的摻一腳, 這下, 真是愁煞細君了.

"呵呵呵... 皇后, 瞧瞧咱們這三公主....呵...."帝笑的合不嚨嘴, 子夫眉頭微微一皺, 看著諸邑低聲道:"諸邑, 別胡鬧了... 下去."

"來, 據兒, 你說說, 今天李太傅當真像胥兒說的教你們怎麼打群架嗎?"帝好不容易止住了笑隨手指向太子劉據.

"啓稟父皇, 四弟一向愛開玩笑, 其實今天太傅講到<孟子.滕文公下>裡的一句話: 

一怒而諸侯惧, 安居而天下息

於是大家好奇什麼樣的人能一怒而諸侯惧, 這太傅才舉些東周戰國時期有關合縱連橫的故事. 是以才有胥弟剛才所說的找其他人一起去攻打一個強敵."太子劉據恭敬有理的回答.

"是嗎? 嗯...武帝漸漸的收起笑容, 正色的問道:"那, 據兒, 你怎麼覺得呢?"

"兒臣以為,"劉據頓了一下, 眼光微微飄向皇后馬上轉回來:"此非君子之道, 乃恃強凌弱之舉." 子夫此時雙手緊握, 但仍然努力的維持著臉上的笑容, 看上去有些僵硬. 太子繼續:"真正的君子, 當如孟夫子所說: 天下之廣居, 立天下之正位, 行天下之大道. 待志與民由之, 不待志獨行其道. 富貴不能淫, 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此之謂大丈夫."

帝坐著不語, 手捻鬍鬚看著太子, 皇后在一旁心裡其實很緊張, 但表面郤也看不出來, 其實, 如果靠近細看, 是能看到衛子夫的額頭已經滲出細細的汗珠了.

此時澄保順勢把烹好的第一杯茶呈給帝, 帝接過慢慢品嚐...

此時劉胥正要張口, 眼睛一抬剛好看到細君目光灼灼的瞪著他, 於是硬生生的把剛到嘴邊的話給吞了回去. 帝都看在眼裡, 順著劉胥的眼光, 一眼看到了細君. 帝放下手中的茶杯緩緩開口:"細君, 朕差點忘了, 今天你也在課堂上, 來, 告訴朕, 你怎麼認為?"

"回皇叔祖父, 細君乃一介女流, 目光短淺, 哪裡是在上課, 只是坐在堂中作些女兒家的白日夢, 那裡有什麼想法呢?" 細君誠惶誠恐的回著.

"怎麼? 也和胥兒一樣? 要先拿到免死金牌才敢回話?武帝不愠不怒的問道. 

"細君不敢. 如果皇叔祖父一定要細君說, 那細君就說了, 四位叔叔和姑姑們可千萬別取笑細君. "細君頓了一頓繼續道:"細君以為如果為了抵禦外侮無道的侵犯, 那麼如四叔所說尋找盟友共同禦敵無疑是個聰明的辦法."接著細君話鋒一轉:"太子的話亦不無道理, 如果本身便已一強國如同戰國時期的秦國, 郤行離間破壞的手段恃強凌弱, 那麼也未免太不君子了."細君不卑不亢的回答, 語畢看了皇后一眼, 瞧著皇后仍然保持著微笑, 以眼皮蓋閤示意, 細君稍稍的安心了.

"兒臣以為四弟說的好, 要打架當然以打贏為目標..."完全狀況外的諸邑此時插一句, 子夫緊緊的閉上雙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哈哈哈... "武帝大笑:"皇后, 妳確定妳只生了據兒一個兒子嗎? 咱們這諸邑不是皇子而是公主嗎? 哈哈哈..."衛子夫睜開雙眼巧笑嫣然而溫婉的回:"陛下, 臣妾有罪, 沒把諸邑教好, 求陛下降罪." 然後起身向武帝行躬身禮.

"皇后何罪之有, 快起來. "武帝接著說:"倒是五哥把細君調教的真是沒的說, 妳瞧她把胥兒和據兒都讚了一番, 不看事件的本身, 而是從不同的角度來看事件, 說法雖說尚不成熟, 但以細君的年齡能有這樣的看法, 也實屬不易, 妳說呢? 皇后?"

衛子夫緩緩起身坐下, 微笑回答:"陛下說的是, 這細君啊, 真的是蕙質蘭心, 難怪五哥那麼疼愛這個孫女兒." 子夫向著細君招了招手示意細君上前, 子夫就抓住了細君的手拍了拍. "謝皇叔祖父, 皇叔祖母的謬讚, 細君不敢當." 細君臉紅的低下頭去.

"嗯, 咱們細君豈止是學問好而已, 父皇你瞧, 細君的手有多巧?"衛長公主趕快出來打圓場, 省得自己的三妹不知道又要快嘴的說出什麼惹事的話來, 遞上了剛從諸邑手裡拿到的如意結給武帝看.

"嗯, 當真精巧, 這編法, 朕.... 朕.... 怎麼覺得在哪裡看過?武帝專心看著手中的如意結, 還給衛長公主的同時問道:"細君, 這如意結妳編的?" "是的, 皇叔祖父." "嗯, 果然匠心獨具, 好." "謝皇叔祖父."


"晏兒, 朕剛好有話問妳, 妳, 可要老實跟朕說."
衛長公主此時恨自己為何要強出頭, 一顆心開始七上八下不知道接下來武帝要怎麼安排她了. "是, 兒臣哪敢欺瞞父皇, 父皇有話問便是了, 兒臣必然如實稟告."

下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



繼續閱讀:
[細君公主傳(15): 救命契機]  [細君公主傳(16): 細君入宮]
[細君公主傳(17): 衛長公主]  [細君公主傳(18): 淘氣諸邑]
[細君公主傳(19): 合縱連橫]  [細君公主傳(20): 平陽侯曹襄]
[細君公主傳(21): 石邑公主]  [細君公主傳(22): 桂花釀]

[細君公主傳(23): 私會劉禪 ]  [細君公主傳(24): 麒麟送子圖]
[細君公主傳(25): 和親人選][細君公主傳(26): 常御醫]
[細君公主傳(27):]
[細君公主傳(28):]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