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二十一) 石邑公主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

諸邑和細君一起來到了石邑房門外, 諸邑正準備推門進去, 郤被細君拉住, 諸邑不依, 二人在門外鬧出微微聲響, 房內石邑早已聽到, 從床上坐起來, 擦乾了眼淚說:"門外是諸邑和細君吧?"

"欸, 是我二姐." 諸邑回道. "是, 二姑姑"細君也回道. 

"諸邑, 妳進來吧, 二姐有話跟妳說. 細君, 二姑姑今天不舒服, 就不請妳進來坐了." 石邑聲音冷淡的回絕了細君. 

細君與二公主本就不親近, 打從細君一入宮, 二公主對她便是禮數週到, 郤又不冷不熱. 細君知趣, 知道今天這事兒, 二公主也只想跟自己的親妹妹說, 於是有禮的隔著門也向二公主行了個躬身禮:"是, 細君告退, 希望二姑姑早日康復." 離開前也跟諸邑頜首行禮.

諸邑看著細君離開後便推門進去."把門關上."石邑淡淡的說道. "嗯."諸邑回頭把門關好, 說:"二姐, 妳就這麼打發了細君, 不太好吧, 她也是真心關心妳呢."諸邑有點擔心的說道.

"妳啊, 真是沒個心眼到了蠢的地步了. 還笑人家四弟, 妳跟四弟倒像是親姐弟."石邑皺著眉低聲道.

"二姐, 妳怎麼這麼說人家, 人家來, 是來安慰妳的, 妳怎麼反倒罵起人來了?"諸邑生氣了"我現在不想跟妳吵架, 如果妳不想見到我, 我走便是了."轉身正要把剛才關上的門打開.

"來吧, 諸邑, 二姐也沒力氣跟妳吵, 把門關好, 過來坐下, 二姐有話跟妳說, 咱倆是親姐妹, 有些話, 也只能親姐妹之間能說, 能聽. 打發走細君, 是因為二姐有體已話要跟妳說."石邑一口氣說完, 身子便像洩了氣的氣球似的, 整個人又癱在了床上. 想必是剛才的一陣大哭, 傷了石邑不少元氣.

諸邑慢慢走近石邑床邊, 看著石邑雙眼紅腫, 知道自己準沒猜錯. 自己平常雖和二姐老鬥嘴, 但和大姐二姐還是很親的. 想想, 自己似乎是近半年來和細君開始走近, 反倒有些和二姐生份了. 心中突然萌生些愧疚感, 於是坐在石邑旁邊, 問道:"二姐, 妳... 喜歡表哥?

"噓!"石邑一震, 坐起身來向窗外看了一眼, 確定外面沒有人, 才回頭看著諸邑低聲說道:"這話別再說了, 他現已是大姐的駙馬, 這話傳了出去, 豈不讓人笑話."

諸邑本想頂回去, 但, 一看石邑紅腫的雙眼也不捨再火上添油了, 便把到了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我知道, 妳要說我剛在母后殿中反應太過是嗎?" 諸邑點點頭. "我知道, 畢竟這事兒來的太過突然, 我一下子反應不及, 失態了. 但, 沒關係, 就一句'父皇不公平'也不難解釋. 只要接下來沒人把我和表哥扯到一塊兒, 也就沒事了, 明白嗎?

"嗯. 諸邑明白了, 二姐, 妳..." 單純的諸邑還想問下去, 便被石邑打斷了. "好了, 別說我的事了, 說說妳的事吧."石邑把手指按在諸邑嘴上, 讓諸邑別再繞著曹襄的事說了."我的事? 我有什麼事兒啊?"諸邑一頭霧水的看著石邑.

"妳啊, 就那點小心事兒, 以為旁人都看不出來嗎? 大姐是幸運兒, 一出生便佔了先機, 讓父皇母后是捧在手掌心裡的疼著. 妳和我, 那裡有那麼幸運? 父皇那麼多的皇子公主們, 除了大姐身份特別的尊貴, 妳我和其他嬪妃所出的公主們又有何不同?" 諸邑不等石邑說完, 便氣急敗壞的搶口道:"當然不同, 母親可是當今皇后啊..."

諸邑向來以自己是嫡出公主而自豪, 總是低看別的嬪妃所生的庶出公主. 而偏偏諸邑長的真是甜美可愛, 個性也直爽, 特別討武帝喜歡, 於是別的嬪妃和公主們也不敢拿諸邑怎麼樣, 諸邑在宮裡也就更加的跋扈飛揚了. 

好在諸邑心善, 雖跋扈, 但郤也從不惡意傷人, 所以武帝也從來不讓子夫過於管束她, 武帝就曾當著諸邑的面對子夫說過: 朕, 就喜歡諸邑這無拘無束的性格, 妳別老用宮中的條條框框來限制她. 諸邑如同拿到了御賜的免死金牌似的到處張揚的過著她無拘無束飛揚跋扈的日子. 

石邑看著諸邑搖搖頭, 知道要讓諸邑明白這其中的道理, 怕是說上個三天三夜也沒用的, 於是只淡淡的說了句: "前皇后只是無所出而已, 如若她膝下有子女, 如今她的子女們又是何光景?" 諸邑不明白的看著石邑. 石邑只能說的再直白些:"皇后這頭銜, 是父皇賜的. 別人給的, 隨時可取回, 妳明白了嗎?" 大姐和據兒是父皇的長女長子的身份, 是無人奪的走的, 這句, 石邑留在心中並未說出口.

諸邑驚的杏眼大睜, 料不到二姐竟敢說出這番大逆不道的話. 嘴巴張開, 郤吐不出半個字. 

"所以, 大姐的婚事, 絕對不會像妳早上開的那番玩笑, 而妳和我則未可知了. 如今, 母后已給咱們提了個醒, 且父皇在給大姐指婚前, 縱使是那麼好的婚配對象, 父皇還是給了大姐機會. 妳, 可別儍的錯過選擇的機會. 如果, 妳當真心意已定, 趁早跟母后表明了吧. 別讓細君搶在妳前面了."石邑趁著諸邑驚魂未定前一口氣說完. 

諸邑這下, 驚的是不知是該張口說話還是該閉口裝羞了. 氣的她是:"二姐, 妳... 妳....唉呀... 氣死我了." 諸邑氣的轉身背向石邑. 

"二姐不跟妳開玩笑, 也不是逗妳的. 二姐不想妳和二姐一樣, 在大殿中被突如其來的消息嚇到不知所措. 妳也看到了, 細君表現出挑, 父皇和母后對她都甚為滿意. 難得的是, 縱使她經歷家中大變, 入宮後行為甚是低調, 並不刻意突現她的優點. 她愈是如此, 愈得父皇母后的喜愛. 而, 劉禪和她可是一起長大的啊..."石邑說到此打住, 用手扳回諸邑肩膀, 看著諸邑的表情. 

諸邑此時雪白的雙頰微微泛紅看看著石邑:"二姐, 妳是說細君和劉禪...唉呀, 妳怎麼會扯到劉禪啦!" 諸邑一扭身站起來, 害羞尷尬的走向窗邊.

石邑此刻也起身離開床上, 坐到桌邊給自己倒了杯水一飲而盡, 冷冷的說: "諸邑, 二姐說了, 就妳那點小心事兒, 明眼人都看的明白. 如果妳還執意要耍這點小女兒嬌態, 那麼, 別怪二姐沒事先提醒妳." 語畢, 又倒了杯水, 一口喝完. 看來, 剛才是哭的太厲害了, 石邑走向鏡前看著自己哭腫的雙眼.

諸邑此時回過身來看著石邑, 彷彿石邑像是沒事人了, 諸邑心中不明白怎麼二姐能這麼快就恢復平靜, 接受了大姐和表哥的婚事, 再想到如果今天是父皇把細君指婚給劉禪.... 才想到這兒, 就用力的搖搖頭不敢往下想. 不行, 絕不行. 劉禪... 劉禪不能!

"二姐, 那, 妳說我該怎麼辦?"諸邑開始低聲下氣的詢問石邑的意見.

"告訴母后妳的心意."石邑邊說, 邊看著鏡子, 並隨手從桌上拿了個茶杯往自己的眼皮上輕輕的滾動, 看來, 是想要快速的幫自己的雙眼消腫.

"二姐~~"諸邑扭捏的叫著:"妳讓我怎麼跟母后開這個口啊, 而且, 而且...人家也不知道劉禪的心意..."諸邑的聲音愈說愈小聲, 小聲到讓人幾乎聽不到. 

石邑放下手中的茶杯, 回頭看著諸邑不語, 走向茶几坐下, 也示意諸邑坐下. 倒了杯水推給諸邑, 也給自己倒了杯水, 單手托著下巴, 歪著頭瞧著眼前這位小自己三歲的妹妹 -- 單純, 無心眼, 天真活潑可愛, 長的還特別白淨漂亮, 自小便人見人愛. 怎麼就喜歡上一個來歷不明的傢伙呢?

"二姐... 妳別這麼看著人家嘛, 妳倒是說話啊!"諸邑被石邑看的不自在, 伸手拿了石邑推向前的茶杯一飲而盡. 

"諸邑, 妳確定妳喜歡那個侍衛嗎? 妳可想清楚了, 他的來歷不明身份低賤啊. 妳這麼看重自己的出身份, 怎麼會在這麼重要的事情上糊塗了呢?"

這回諸邑的臉上倒是籠罩了一層難得見到的憂愁. 諸邑知道劉禪的身份配不上自己, 但, 感情又豈是自己想左右便左右的了的? 

一開始也試著壓抑著自己對這個陪細君入宮的侍衛的好奇心, 但, 奇怪了, 愈壓抑愈想見到他. 才會逼的自己開始向細君示好, 僅僅只是為了不想再看見劉禪用犀利的眼神盯著自己. 

最近劉禪見到自己時的眼神是柔和許多, 但, 態度依然是那麼的恭謹守禮, 彷彿對他而言, 自己就是一位, 一位.... 一位公主而己, 僅此而己. 

"唉!"諸邑發自內心的深深的嘆了口氣不再言語.

石邑起身, 摸了摸諸邑的頭, 往床上走去:"諸邑, 二姐言盡於此, 希望妳好好想想, 如果當真心意已定, 二姐定然幫妳. 再搖擺不定, 今日殿上之事, 將為妳的前車之鑑, 二姐累了, 要休息了, 妳, 回去吧."

下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二)



繼續閱讀:
[細君公主傳(15): 救命契機]  [細君公主傳(16): 細君入宮]
[細君公主傳(17): 衛長公主]  [細君公主傳(18): 淘氣諸邑]
[細君公主傳(19): 合縱連橫]  [細君公主傳(20): 平陽侯曹襄]
[細君公主傳(21): 石邑公主]  [細君公主傳(22): 桂花釀]

[細君公主傳(23): 私會劉禪 ]  [細君公主傳(24): 麒麟送子圖]
[細君公主傳(25): 和親人選][細君公主傳(26): 常御醫]
[細君公主傳(27):]
[細君公主傳(28):]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