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二十二) 桂花釀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一)


黃昏時分, 澄保到了椒房殿外, 子夫好奇一般這時間, 澄保怎麼不在皇上身邊伺候, 反倒往椒房殿跑了. 子夫讓小茜去把澄保叫進來.

"奴才叩見皇后." 澄保乃皇上身邊內侍, 原本不用行叩拜禮, 但澄保很知分寸守禮數, 對皇后, 一向行大禮. 

"起來吧, 澄保."皇后柔聲說道. "皇上可有事要吩咐?"

"是, 回稟皇后, 皇上讓奴才來問問皇后, 今天折騰了一天, 是否累了, 可需要早些安歇?" 澄保兩眼眨啊眨的, 可見是話中有話. 

衛子夫明白皇上的意思便回道:"澄保, 你回去回稟皇上, 就說, 臣妾一切安好, 多謝皇上關心, 今日晚膳小廚房做了皇上愛吃的菜, 臣妾等皇上來一起用膳."

澄保很開心的應了, 便快快回去回稟武帝.

衛子夫也馬上招來了小茜, 讓小茜去吩咐小廚房多備幾樣武帝喜歡的菜, 今晚, 皇上留宿. 

小茜可開心了, 自從皇后封后後, 皇上在椒房殿留宿的次數便愈來愈少了, 皇后從沒說過什麼, 但看在貼身侍女小茜的眼裡, 小茜明白皇后的擔憂. 

王夫人雖不似李姬那般咄咄逼人, 但, 平日的請安, 王夫人對皇后表面的禮數雖週到, 然而任何人都能感覺得到王夫人在顯擺皇上對她的獨寵.

不用皇后多交待, 小茜早已親自跑到小廚房去監督著下人們做事, 以確保菜色和樣式精美好吃. 最好是能留住皇上天天往這椒房殿中跑, 想到這, 小茜自己臉上一紅, 甩甩頭開口瞎罵著下人們, 好掩蓋自己的尷尬. 

用膳時, 帝看著滿桌的菜色, 帝知道平日裡的衛子夫不是這麼奢侈的, 今天菜色如此豐盛, 想必, 子夫必是覺得自己平日冷落她了. 於是主動夾菜給衛子夫, 還略帶歉意的口吻說:"子夫, 怪朕來少了吧?!"

衛子夫馬上起身並足屈膝行禮:"陛下, 臣妾不敢, 臣妾..."不等衛子夫說完, 便温柔的說道:"欸, 這, 不生份了嘛, 快, 坐下和朕好好用膳."

"是!"衛子夫緩了緩神色道:"陛下, 怪臣妾不好, 擾了陛下的雅興, 來, 子夫自罸一杯." 小茜馬上過來為皇后斟酒, 衛子夫一口飲盡. "好!帝開心的叫好, 示意小茜上前斟酒, 也隨及喝了一杯, 並說:"好酒! 子夫, 這酒, 妳自己釀的?"

"是的, 前年臣妾看後花園的桂花開的特別好, 臣妾和小茜一起去採了來, 一共做了三壇的桂花釀. 今天陛下來, 特別開了一壇, 味道正好" 子夫盈盈笑道, 又順手再為帝斟了一杯, 也為自己斟了杯, 然後舉杯敬帝.

"子夫釀的酒, 最合朕意."帝也舉杯和子夫對飲. "謝陛下." 子夫已有些微醺, 雙頰微微泛紅, 在明滅不定的燭光下顯的異常美麗. 帝雙目緊盯衛子夫, 讓衛子夫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陛下怎麼一直盯著臣妾, 可是臣妾臉上沾了什麼嗎?" 邊說邊用手摸了自己的臉頰.

"朕的子夫, 依然這麼美, 這麼迷人哪...朕永遠忘不了在姐姐府中見到妳那天妳嬌俏的模樣啊.帝忍不住用手摸著衛子夫的臉. 小茜知趣的招呼著其他宮人一起慢慢退下. 

"陛下, 您又在取笑臣妾了."子夫巧笑嫣然害羞的說道.

"朕自知最近少來妳這裡, 不怪朕好嗎? 朕今晚, 就留宿椒房殿." "嗯."子夫瞬時面上泛紅, 也不知是不是桂花釀的後勁, 加上子夫今晚穿一身絳紅色以金銀絲線繡著流彩花紋的薄紗, 更加顯得衛子夫格外的嬌艷動人.

衛子夫一面夾菜給帝一面問道:"陛下, 今日陛下下了朝來臣妾這裡, 想必是有要事要說, 郤被石邑那孩子給攪亂了, 臣妾心中實在是不安極了..."語未畢帝便插口問道:"石邑那孩子... 還好吧?!"

"嗯, 諸邑和細君去看過了, 說, 沒事, 就只是身體不適有些發熱, 已叫太醫去看過, 喝了藥已睡下." 子夫幫帝斟酒中.

"嗯...."帝一面吃著桌上子夫為他準備豐盛的菜肴, 一面喝著香醇的桂花釀:"她對襄兒..."

"沒的事兒, 是臣妾想多了. 諸邑說了, 石邑就是身體不適, 聽說, 石邑回去休息後好一點, 還對自己今日在殿上的失儀一事感到不好意思,  深怕自己掃了晏兒的興, 已吩咐下去要為晏兒和襄兒的婚事挑一份大禮呢."子夫含笑慢條斯裡說著, 一邊替帝夾了塊帝平日裡最愛吃的紅燒肉.

"嗯, 那就好.帝夾起了紅燒肉往嘴裡放, 滿意的點點頭, 沉默片刻道:"子夫, 今天朝堂上除了太常上稟公主們的婚事之外, 還有件重要的事." 子夫安靜的聽著. 武帝看了衛子夫一眼繼續: "張騫這老小子上回打了場敗仗, 朕削去了他的博望侯今天他自請再次出使西域.帝瞄了一眼衛子夫, 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子夫馬上再為帝斟滿.

"是嗎? 這, 不正合陛下心意?" 子夫從容的說道, 同時為帝和自己各夾了一塊香樁豆腐.

"妳猜這回這老小子打算怎麼做?帝試探的問著衛子夫.

"陛下, 臣妾身居後宮, 那裡知道朝堂上的事, 再說了, 後宮不得干政, 臣妾那裡敢妄議這朝堂政事呢? 來, 陛下, 再試試這個油雞炖魚翅." 子夫邊說邊夾了塊油雞到帝碗裡.

"哈哈哈, 朕的子夫永遠都這麼懂事. 嗯, 子文(張騫字子文)他這回提出繞過匈奴, 直抵烏孫, 與烏孫國王談聯手夾擊匈奴事宜. 朕, 準了.帝夾起油雞放入嘴裡, 頻點頭, 表示好吃.

"嗯.子夫看帝吃的津津有味, 甚是開心, 又夾了塊烙爆香腰到帝的碗中, 再為帝斟酒. 

"朝上那幾個些老古板, 群起反對, 朕一併給回了.帝把衛子夫剛斟滿的酒一飲而盡, "嗯, 真是好酒! 來, 子夫, 妳也吃些."

"陛下, 您多用些." 子夫亦陪帝對飲一杯桂花釀.

"這回, 朕打算賜子文為中郎將, 配300名隨行人員, 帶上牛羊數萬頭, 及數千匹絲綢, 漆器, 玉器, 銅器等貴重物品, 以示西域諸國我大漢朝之富裕和強盛.帝邊吃邊說:"子文說了, 當今的烏孫昆莫獵驕靡幼時是被匈奴的冒頓單于養大的, 而傳聞烏孫與月氏有世仇, 而此獵驕靡是得到了匈奴的支持去打月氏的. 且獵驕靡的昆莫之位, 也是得到了匈奴冒頓單于的支持, 他才得以繼位."

衛子夫知道帝絕不單單是心血來潮跟她說起這些的, 這後宮不得干政是帝親政後訂下的鐵律. 

帝初繼帝位時便吃了不少後宮干政的虧, 好不容易擺脫了竇太皇太后和館陶公主的勢力, 今天絕不會無緣無故和自己說起前朝的事. 但即然後宮不得干政是鐵律, 衛子夫也只是靜靜的聽著, 絕不多說一句, 也絕不能參與任何意見.

"所以, 要收買烏孫, 不是那麼容易的, 妳明白嗎? 子夫?帝此時盯著衛子夫看著.

衛子夫是個冰雪聰明何奇通透的女人, 怎會不明白武帝這一長串舖陳的話. 公主們的婚事, 從來都不是兩情相悅, 全是國家政事上運籌帷幄的政治籌碼. 今天武帝如若不是為了要保全衛長公主, 也不會這麼快就為衛長公主賜婚. 

然而平陽侯只有一位啊, 而公主郤不只一位.

"臣妾明白, 臣妾在這裡代晏兒謝過陛下." 子夫起身屈膝行禮. 帝扶起子夫示意她坐下, 繼續道:"現今的烏孫國漸漸強大, 獵驕靡也不再事事聽命匈奴單于, 聽子文說, 這讓冒頓單于對烏孫開始心生不滿, 這將是一個很好的時機讓烏孫轉向我們大漢."

"晏兒, 是朕的長公主, 朕自然是捨不得她. 然而, 朕的姐姐平陽, 也就只有襄兒一個兒子.帝話說到這裡頓了一頓, "妳和石邑諸邑說, 身為公主, 自有公主的職責, 皇子也自有皇子的職責. 享了天下人所不能享的尊貴, 自也該為天下人之平安負責."

"是, 臣妾定會好好教導石邑和諸邑."子夫躬身恭敬的回道.

"但, 妳也別太擔心, 這... 也不是眼下這一二年內事.帝舉杯喝了最後這杯桂花釀, 子夫為帝更衣準備就寢.


下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三)



繼續閱讀:
[細君公主傳(15): 救命契機]  [細君公主傳(16): 細君入宮]
[細君公主傳(17): 衛長公主]  [細君公主傳(18): 淘氣諸邑]
[細君公主傳(19): 合縱連橫]  [細君公主傳(20): 平陽侯曹襄]
[細君公主傳(21): 石邑公主]  [細君公主傳(22): 桂花釀]

[細君公主傳(23): 私會劉禪 ]  [細君公主傳(24): 麒麟送子圖]
[細君公主傳(25): 和親人選][細君公主傳(26): 常御醫]
[細君公主傳(27):]
[細君公主傳(28):]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