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二十三) 私會劉禪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二)

時間: 元狩四年, 西元前119年

今年自開春以來便是一個忙碌的一年. 前朝全忙著為中郎將張騫第二次出使西域的任務做準備, 除了安排數百位隨行人員和準備數萬頭牛羊和數千匹絲綢之外, 還要忙著趕製與挑選精緻的漆器, 玉器, 銅器等貴重物品. 因為都是為了向西域諸國彰顯大漢朝的富裕和強盛, 必得精心挑選出最精美的器皿, 切不可在這上面失了大漢天朝的面子.

後宮也沒閒著, 上上下下裡裡外外全忙著準備衛長公主下嫁第五代平陽侯曹襄的婚事. 二邊都是貴不可喻的皇親國戚, 在婚事的籌備上可是一點兒都馬虎不得. 

除了皇后自家忙著嫁女兒之外, 別的嬪妃在備禮上也是費盡了心思, 到處搜羅精巧的禮品就怕自己送的禮被別的嬪妃給比了下去, 畢竟這可是衛長公主的婚禮, 嫁的還是帝的親姐姐平陽公主的兒子. 不僅是親上加親, 還是門雙富貴的親事, 嬪妃們都迫不及待的希望藉由這門親事, 能讓自己重獲聖寵同時和平陽公主攀上關係.


就連目前聖眷正濃的王夫人, 在這備禮上也絲毫不敢馬虎. 王夫人為人心思靈巧, 八面玲瓏, 雖未必和皇后真的同心同德, 但表面功夫王夫人還是做的很週到的. 為了準備給衛長公主的禮物, 王夫人大費周章的派人四處尋找大顆的紅珊瑚珠, 就希望她送的禮能成為衛長公主鳯冠上的那顆最耀眼的紅珊瑚珠.

諸邑和石邑二人則是商量好了, 一人負責四處尋找珍珠串, 一人則是尋找一對完美的玉佩, 一起送給大姐取其"珠聯璧合"之美意祝賀衛長公主和平陽侯二人極其相配的姻緣. 

其他皇子們和公主們也都不敢在這上面懈怠, 都使出了渾身解數想要送出一份體面的禮物.



倒是李姬, 心胸狹窄, 始終對衛子夫繼后位一事心懷不滿, 但苦於身份地位和皇后畢竟過於懸殊, 難以擠兌, 平時除了常藉口身體不適免了早上的請安, 倒也玩不出其他的花樣來. 

這次對衛長公主得此好姻緣心中更是不爽, 所以始終沒在禮物上花什麼心思, 倒是三皇子劉旦在這事情上不忘提醒李姬千萬不可失禮. 只可惜, 李姫慧根有限, 縱使幾經兒子提醒, 仍不放在心上.

身居李姬宮中的細君見李姬如此, 也不好太過張揚, 但, 畢竟是衛長公主的婚禮, 自己身受皇恩, 也不能沒有表示, 很是為難, 於是決定去找劉禪商量. 

在晚膳後, 細君悄悄的離開了李姬的常寧殿往羽林軍在宮中的侍衛所走去. 她已查妥, 今天劉禪晚上不當差, 應該在侍衛所中.

細君第一次偷溜出李姬的常寧殿, 心中很是緊張, 廻廊七繞八拐的弄的細君差點迷路, 雖然之前白天時曾應諸邑的要求, 細君跟著諸邑來過一次侍衛所, 但, 那時是白天, 現在的天色有點昏暗, 細君對宮中畢竟還是不熟, 這一段不算短的路程, 讓細君走起來顯的更加的遙遠.

中間, 細君停頓了幾次,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賊心虛, 總覺得身後有人跟著, 但停下回頭一看, 身後及週圍都沒有人. 弄的細君是緊張的不得了, 小手巾緊緊的握在手中, 繞啊繞的, 險些沒扯破.

好不容易, 細君看到了前方侍衛所門前掛著的灯籠, 才鬆了口氣. 細君回頭再四週察看一下, 確定沒有人在附近, 於是悄悄的躲到了侍衛所的牆角邊斷斷續續的發出一種蟲鳴聲, 幾次之後, 細君變躲進侍衛所旁的矮灌木叢裡不再出聲.

沒多久, 劉禪果然從侍衛所出來, 站在大門口, 左顧右盼, 然後搖搖頭正轉身準備回去時, 聽到侍衛所旁的矮灌木叢裡又再發出蟲鳴聲, 劉禪呆了幾秒, 也發出蟲鳴聲, 此時, 細君才從慢慢的矮灌木叢裡出來.

劉禪低聲驚呼道:"翁主, 真的是妳? "然後趕快回頭環顧四週.

"別擔心, 沒人見到我來, 劉禪哥哥, 你一切可好?" 細君小聲的問道.

"多謝翁主關心, 屬下一切都好, 翁主, 妳怎麼來了? 可是在常寧殿中遇到了什麼難事嗎?"劉禪行拱手躬身禮恭敬的問道.

"嗯, 劉禪哥哥, 你猜對了, 我有件難事, 想請教劉禪哥哥的意見."

"翁主, 這裡不是王府, 請千萬不要這麼稱劉禪, 屬下不敢當. 翁主有事, 請交待, 劉禪必定竭盡全力幫翁主." 劉禪依然行拱手躬身禮回答.

"劉禪哥哥進宮後和我變的生份了, 以前爺爺在時, 我不都是這麼稱呼你的嗎?"細君的聲音有些悲傷的說著.

"翁主, 那時是在王府中, 天大的事有王爺頂著, 現在你我都在宮中, 宮中自有宮中的規矩, 您的身份是翁主, 怎可稱屬下一聲哥哥. 這, 可是殺頭的大罪啊." 劉禪謹慎小聲的回答.

"嗯, 是啊, 是我沒想週全, 對不起." 細君黯然道.

"翁主, 可是遇到難事? 可有劉禪可效力之處? 劉禪雖身在皇宮為陛下的親兵, 但對翁主的忠心不變, 翁主如有交待, 屬下必定竭盡全力為翁主效命."

細君盯著劉禪, 天色已暗, 但劉禪站在離侍衛所灯籠下不遠處, 細君則是躲在侍衛所的牆角處, 細君尚能借點灯火看到劉禪的臉, 然而估計劉禪是看不清細君的表情的.

細君淡淡的嘆了口氣:"劉禪哥.. 不, 劉禪, 你也知道大姑姑婚期將近, 後宮女眷們個個都忙著為大姑姑精心挑選禮物, 我..... 入宮時..."不等細君說完, 劉禪便說:"翁主, 請在這裡等屬下一會兒."便轉身回侍衛所了.

沒一會兒, 劉禪從侍衛所裡抱出一方匣子交給細君:"稟翁主, 這匣子早該交給翁主, 但在入宮前, 劉禪並不確定翁主入宮後是否平安, 所以並未交出, 入宮後, 劉禪也沒有機會單獨見到翁主, 所以也沒機會把匣子呈給翁主. 今天, 剛好翁主來, 這匣子內容物應能解翁主的燃眉之急."

細君一臉狐疑的看著劉禪, 雙手接下匣子, 慢慢打開匣蓋, 裡面裝了幾樣稀世珍寶, 細君杏眼大睜, 快速蓋上匣蓋瞪著劉禪:"這些東西你哪裡來的?"

劉禪淡淡一笑:"別擔心, 都是老王爺的. 王爺視這些為珍寶, 收藏在藏書閣的秘格中..."

細君一驚:"那... 不都該在封府時成為充公之物嗎? 怎麼... 怎麼在你這裡?"

"嗯, 當時... 情況不明, 屬下... 當時取出也是為了... 為了以備不時之需..." 劉禪壓低了聲音有些尷尬的回著.

細君明白, 當時劉禪可能都抱著必死的決心來救自己, 私自取出這些珍寶, 想必是為了打通關. 細君想到這裡, 心中對劉禪充滿了感激, 如若不是劉禪, 今天自己也不會站在這裡了.

天色已暗, 細君也不好再久留, 於是謝過了劉禪, 拿了方匣子便摸黑的溜回李姬宮中了. 

兩人都沒注意到, 在廻廊柱子後, 有個黑影一直站在那裡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們兩人....

下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四)



繼續閱讀:
[細君公主傳(15): 救命契機]  [細君公主傳(16): 細君入宮]
[細君公主傳(17): 衛長公主]  [細君公主傳(18): 淘氣諸邑]
[細君公主傳(19): 合縱連橫]  [細君公主傳(20): 平陽侯曹襄]
[細君公主傳(21): 石邑公主]  [細君公主傳(22): 桂花釀]

[細君公主傳(23): 私會劉禪 ]  [細君公主傳(24): 麒麟送子圖]
[細君公主傳(25): 和親人選][細君公主傳(26): 冷面御醫]
[細君公主傳(27): 姐妹情深]
[細君公主傳(28): 北方佳人]
[細君公主傳(29): 李夫人][細君公主傳(30): ]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