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二十四) 麒麟送子圖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三)

細君在回常寧殿的途中又迷了幾次路, 好不容易回到常寧殿, 看到自己院外灯火通明, 心中一驚, 知道不妙, 看看手中捧著的木匣子正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時, 李姬眼尖早已看到細君, 扯破了噪門大叫:"細君, 妳好大的膽子, 居然敢私自離開常寧殿?"

正當細君進退維谷不知該如何回答之時, 從細君身後傳來石邑冷冷的聲音:"細君乃奉我母后之命在晚膳後到我房中和諸邑一同商議準備衛長公主的大婚禮單, 難不成, 這, 也要向您稟告不成?

對於衛子夫的三個女兒, 李姬雖不喜歡, 但還是開罪不起的, 只好悻悻然的回: "喲, 二公主, 瞧您這話說的, 我這不是擔心細君的安危嗎?"

"怎麼, 在宮中還有什麼不安全或是值得您擔心的地方嗎?" 石邑依舊用她那一慣冷淡不帶絲毫感情的語氣回答.

"是啊, 瞧您剛那語氣, 聽起來可不像是在擔心細君哦, 倒像是.... 嗯.... 責罸, 對, 就是像要準備責罸細君." 諸邑從石邑身後冒出來挑釁的說.

李姬看著現下的狀況, 知道自己今天是拿細君莫可奈何了, 只好打道回府:"那麼, 即然回來了, 那, 就早些休息吧."

"是!" 細君恭敬的依足屈膝行禮, 石邑和諸邑二人雖瞧不起李姬, 但在輩份上怎麼說李姬也是長輩, 該有的規矩和禮貌在宮中還是不能少的, 於是就意思一下的屈膝恭送李姬.

看著李姬和眾侍女內監離開後, 細君回頭和石邑及諸邑行禮, 石邑則用眼神暗示細君有話進屋裡再說, 倒是諸邑看都不看細君一眼, 小嘴還氣鼓鼓的, 明顯的是在生細君的氣.

細君雖不明白諸邑在氣什麼, 也覺得奇怪怎麼剛好石邑和諸邑會在這個時間來常寧殿找她, 但, 再多的問號, 也還是待進屋後再說, 便輕聲道: "二姑姑三姑姑請進屋再敍," 並轉頭叫:"采繪, 去準備些小點心給二公主和三公主當夜宵."

"是."一名侍女應聲後離去.

三人進屋後, 諸邑仍是一臉不滿的表情自顧自的坐下, 還用力的拍了拍桌子. 細君則尷尬的站在門邊, 手握著木匣子不知所措.

石邑倒是自在, 在諸邑身旁坐下後給自己和諸邑各倒了杯水, 連看都不看細君一眼, 環顧了一下細君的閨房:"嗯, 細君, 妳這兒, 我還是第一次來吧?"

"是的, 二姑姑."細君小心謹慎的回答著. 雖說石邑公主也才大細君四歲, 但石邑的心思慎密, 加上平時話少和細君接觸的也少, 讓細君很難捉摸出石邑的心思, "房裡的東西多是皇叔祖父和皇叔祖母賞賜的, 哦, 還有那一對花瓶是三姑姑送的."

"哼! 虧妳還記得我對妳的好." 諸邑瞅著鼻子嘟著小嘴看都不看細君.

"三姑姑, 細君可是哪裡做不好? 或是哪裡不小心得罪三姑姑了?" 細君盯著諸邑的臉, 小心陪笑的說著:"細君在這裡先給三姑姑陪罪好嗎?"

"不必!" 諸邑一點面子都不給, 直接冷冷的回絕了細君的笑臉.

細君看這情況, 估計這個直心眼兒的諸邑是和她槓上了, 一時半會兒大概也從諸邑這裡問不出所以然, 而今天石邑居然會跟著諸邑過來, 看來, 石邑肯定是幫著諸邑來向她討個"公道"了, 雖說她完全不明白自己哪裡得罪了諸邑.

"二姑姑, 您今天怎麼有這個雅興和三姑姑一起來常寧殿找我呢?" 看來今天想要知道諸邑為什麼生氣, 只能問石邑公主了.

"嗯, 細君, 妳入宮也一年多了吧?" 石邑這回坐正了身示意細君也坐下, 又順手倒了杯水給細君, 細君敢忙放下手中的木匣子, 雙手接過石邑公主倒的水:"不敢勞煩二姑姑." 接著說:"是的, 承蒙皇上恩典細君入宮已一年有餘..."

"嗯, 在宮中一切可都習慣?"石邑目不轉睛的直盯著細君問道.

"都好, 謝謝二姑姑關心."細君心中忐忑不安的回著, 這麼不冷不熱的問法, 真的讓細君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不僅是細君摸不清石邑公主的用意, 就連坐在石邑身旁的諸邑都顯的有些不耐煩的用手開始扯石邑的袖口了. 

石邑只是輕輕的撢掉諸邑的手, 仍是不愠不火的繼續問道:"在宮中可有意中人?"

細君臉上一紅, 低頭回道:"二姑姑, 您別尋細君開心了, 細君那有什麼意中人..."

"妳..."諸邑才一開口, 馬上就被石邑打斷:"是嗎? 那, 妳剛才去哪裡了? 若不是我和諸邑即時趕到這常寧殿幫你解了圍, 妳現在恐怕就不是這麼優閒的坐在這屋裡了吧?!" 石邑雙目緊盯著細君.

"細君在這裡先謝過二姑姑和三姑姑了."細君馬上起身向石邑和諸邑二位公主行過謝禮, 此時有人敲門, 細君:"進來." 采繪端來了三碗蓮子木耳湯和一小碟的核桃酥餅.

"妳下去吧, 這裡不用妳伺候了, 沒人叫妳, 妳也不用來了, 我們和細君要商議一下衛長公主的禮單." 石邑吩咐著.

"是, 二公主." 采繪回覆後便退下了.

待采繪離開後, 諸邑便拿了碗蓮子木耳湯給石邑, 自己也拿了碗邊喝邊說: "說吧! 妳剛才去哪兒啦?"

石邑接過了蓮子木耳湯, 也示意細君坐下.

"細君剛才... 細君是在想... 這, 不是要給大姑姑備禮嗎? 細君..."細君邊說邊走向自己的床舖旁, 並蹲下從床底裡拉出一個木箱子說:"細君給大姑姑綉了一幅麒麟送子圖和做了一對鴛鴦荷包, 但總覺得缺了點什麼, 細君人在宮中, 估計一時半會兒的也不可能出宮, 於是想請劉禪哥哥幫我到外面買些珠花什麼的, 細君好繡在荷包和錦緞上, 增添點喜氣..."

沒心眼兒的諸邑此時好奇心大起, 也跟著細君一起走到床前看著細君打開了木箱子:"哇... 細君, 這妳繡的? 好漂亮啊, 二姐, 妳快來看..."諸邑從細君手中拿起了麒麟送子圖, 邊看邊輕輕的摸著上面五彩繽紛的圖案.

石邑倒是雙眼盯著細君放在桌上的木匣子, 那匣子看上去相當的典雅精美, 看來必是出自王府, 只是不知道裡面裝了什麼, 想著正出神的石邑被諸邑一叫, 回過頭看著諸邑手上拿著的麒麟送子圖微笑道:"細君, 妳的手真巧耶, 瞧, 那麒麟繡的是栩栩如生, 那雲彩的顏色... 妳是怎麼配色的? 如何能配出這般美麗的雲彩啊? 細君, 妳可得教教我..."石邑這會兒倒是真的被細君的綉工給驚豔到了, 不由自主的站起身來走向諸邑, 輕輕用手摸著這幅美麗的錦緞:"大姐一定會很喜歡這幅麒麟送子圖的."

石邑轉頭看著細君說道:"細君, 妳這下可把我和諸邑準備的禮物給比了下去啊.

細君看的出來石邑這話是發自內心的在讚美她的綉工, 細君開心的合不攏嘴, 也害羞的紅了雙頰, 並足屈膝的給石邑行了個謝禮說道:"細君不敢, 謝謝二姑姑謬讚, 細君沒什麼值錢的東西, 只能用心的為大姑姑綉出一個好彩頭, 還希望大姑姑不嫌棄."

石邑和諸邑二人異口同聲道:"心意最重要." 二人互望同時笑了出來.

諸邑忙著問石邑:"二姐, 咱倆的禮怎能被別人比下去啊? 不如, 把咱倆的禮和細君的禮放一起, 就說, 是咱仨一起送的如何?" 諸邑這孩子, 一開心都忘了自己最初來這裡是要興師問罪的呢.

石邑看了諸邑一眼, 轉身走回桌旁, 指向桌上的木匣子:"細君, 這... 可以告訴我們是什麼嗎?"

"嗯, 當然."細君回, 手上還拿著一對鴛鴦荷包走向石邑:"瞧, 這是我給大姑姑綉的, 但總覺得缺點什麼, "細君把手上的鴛鴦荷包拿給石邑, 繼續道:"於是想讓劉禪哥哥幫我去外面買點珠花, 結果, 劉禪哥哥給了我這個木匣子, 說是, 是... 爺爺留給我的." 細君在這上面撒了個小謊, 畢竟如果是爺爺留下的事小, 如果是劉禪私自從王府中取出的, 事大. 有可能還犯了欺君之罪, 那可是要殺頭的啊.

"可以打開來看看嗎?"石邑問道. 諸邑也放下手上的錦緞走過來並伸手接過了石邑手上的荷包.

"嗯. 二姑姑請."細君淡淡回.

"哇... 這些可珍貴了, 妳可別讓李姬看到了, 包準被收去."諸邑口快, 一看到木匣子裡的珠寶馬上說道.

"嘘! 妳知道就好, 還叫的這麼大聲? 不是擺明了讓李姬派人來取走的嗎?!" 石邑壓低了聲音喝斥著諸邑.

"噢! 對不起哦, 細君."諸邑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所以, 妳去找劉禪就是為了這個? 不是和他有.... 有私情?"石邑直接了當的問道.

細君雙頰一紅:"二姑姑, 您想到哪兒去了? 劉禪哥哥于我, 等於是兄長一般. 細君一出生, 劉禪哥哥便已在王府, 爺爺在世時, 劉禪哥哥天天和爺爺一起來陪細君玩, 爺爺薨逝後, 劉禪哥哥雖不再和以前一樣陪細君玩耍, 但劉禪哥哥自請來細君院中做護衛, 這回王府犯事, 若非劉禪哥哥..."

"我知道, "石邑打斷細君接著問:"所以, 妳要告訴我的是, 妳和劉禪之間只有兄妹之情, 沒有其他?"





下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五)



繼續閱讀:
[細君公主傳(15): 救命契機]  [細君公主傳(16): 細君入宮]
[細君公主傳(17): 衛長公主]  [細君公主傳(18): 淘氣諸邑]
[細君公主傳(19): 合縱連橫]  [細君公主傳(20): 平陽侯曹襄]
[細君公主傳(21): 石邑公主]  [細君公主傳(22): 桂花釀]

[細君公主傳(23): 私會劉禪 ]  [細君公主傳(24): 麒麟送子圖]
[細君公主傳(25): 和親人選][細君公主傳(26): 冷面御醫]
[細君公主傳(27): 姐妹情深]
[細君公主傳(28): 北方佳人]
[細君公主傳(29): 李夫人][細君公主傳(30): ]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