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二十五) 和親人選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四)

時間: 元鼎三年, 西元前114年

細君整夜無法入睡, 在床上是哭累了睡, 睡醒又哭的渡過了整晚, 枕頭和被褥上都沾滿了細君憂傷的淚水. 

就在黎明時分, 細君終於哭累了在不知不覺中昏昏沈沈的進入了深層的夢鄉. 半夢半醒間, 細君彷彿看到了最疼愛她的爺爺站在床前, 用慈愛的眼神看著她, 面帶微笑. 

爺爺的嘴巴在動似乎在說話, 爺爺的手裡拿著一個用布包著的東西想要交給她, 但細君卻完全聽不見爺爺在說什麼, 細君想要起身抓住爺爺的手, 爺爺身子卻的緩緩的往後退, 愈退愈遠, 細君想要張口大叫"爺爺不要走" 然而就這短短的五個字, 細君卻怎麼也發不出聲.

突然之間, 細君聽見巨大的聲响, 爺爺面上表情剎那變的驚恐, 快速的將手上的包裹藏進兜裡, 細君知道爺爺要離開了, 細君著急的想要大叫"爺爺不要走"卻偏偏怎麼也發不出聲...

"細君, 細君, 妳醒醒哪, 別嚇我, 我是諸邑啊...細君..."諸邑站在細君床邊緊張的搖著細君的身體大聲叫著.

細君聽到諸邑的聲音, 一下子從夢境中回到了現實, 細君想開口, 但只覺得喉嚨好乾好痛無法發聲, 細君想要張開眼睛, 然而眼睛卻怎麼也張不開, 估計是哭了一整晚, 眼睛都哭腫了.

石邑看到細君有些反應了, 便回頭對站在門口的侍女說:"去, 快去打盆熱水來給妳家翁主擦臉"

""采繪馬上轉身離開細君屋內去廚房打水.

石邑從桌上倒了杯水, 示意諸邑把細君扶起來, 讓諸邑餵細君喝點水. 細君喝了點水, 咳了幾下, 算是能說話了:"謝謝三姑姑."

"唉, 這時候了, 還跟我這麼客氣, 來, 再喝點..." 諸邑說. 細君把茶杯輕輕推開, 搖搖頭, 此時采繪端了盆熱水進來, 石邑示意采繪把盆放下後離開並把門帶上.

石邑遞上了熱毛巾給細君:"細君趕緊的, 用熱毛巾敷個臉, 會舒服些..." 細君接下了熱毛巾, 面上強擠出一絲微笑, 頜首以表謝意. 

細君快速的把臉洗了, 再用熱毛巾敷在雙眼上, 嘆了口氣, 身體靠在床椽上有氣無力的說道:"謝謝二姑姑三姑姑, 讓你們見笑了, 怎麼這麼早就到我這裡兒了?"

"早嗎? 細君, 妳可知現已過了晌午, 母后沒見到妳去請安, 很是擔心, 讓我們過來看看妳, 結果敲門妳也沒回, 是我硬推才推開的, 看到妳在床上的樣子, 真是嚇壞我了." 諸邑一口氣霹靂扒拉的說了一大堆.

細君聽了想起剛才在夢裡聽到的巨响大概就是諸邑用力推門時的聲音吧...

石邑有些內疚, 彎身摸了摸細君的額頭, 低呼:"啊, 好燙, 細君妳生病了..." 轉頭大叫:"采繪, 采繪..." 采繪聞聲進來:"是, 二公主..." "去, 快去叫御醫, 妳家翁主病了."石邑吩咐著, 采繪應聲後離去.

細君忍不住又哭了起來:"別叫御醫了, 讓我病死好了, 我寧可死在大漢朝的宮殿裡也好過去那蠻荒之地啊...."細君止不住的再次嗚咽起來.

諸邑咬著下唇, 不知該如何安慰細君才是, 只好從床上撿起細君丟下的濕毛巾重新搓洗擰乾後再交給細君:"別哭了, 細君, 來, 再熱敷一下妳的眼睛, 瞧, 妳哭了一夜, 眼睛腫的像個核桃似的, 美女都成了醜女了..." 諸邑想藉著俏皮輕鬆的口氣來逗逗細君, 希望能讓細君別再難過了, 但, 顯然沒有用, 細君聞言, 哭的更傷心了.

諸邑無奈, 轉頭看著石邑, 擠眉弄眼的, 希望石邑能幫忙勸勸細君.

石邑知道, 因為自己前些時候在母后宮中和父皇跟母后耍了點小心機, 這才免去了諸邑成為這次和親的人選, 雖說她知道繼諸邑之後, 細君會有很大的機會被選中, 但並不表示自己故意讓細君成為和親人選. 

自從五年前(元狩四年)衛長公主被武帝賜婚于平陽侯時, 三人一起置辦了大姐的禮物, 石邑已經慢慢的開始喜歡細君了. 這幾年, 石邑雖不似諸邑那般和細君親近, 但對細君也不似以前那般的防著了. 

只是, 比起細君, 石邑肯定還是選擇先救自己的胞妹諸邑了. 但, 對細君的內疚, 卻是免不了的. 石邑嘆了口氣:"細君, 妳別哭了, 我知道以妳的才情, 讓妳嫁去那... 咳(石邑故意避開"蠻荒之地"這4個字), 偏遠的地方, 對妳很是不公平, 但, 木已成舟, 天子無戲言, 這... 已是既成事實, 與其在這裡自怨自艾, 不如想想怎麼讓這件婚事辦的盛大隆重些?"

細君聽到石邑的話不但沒止住哭, 反而哭的更大聲更傷心, 差點沒哭厥過去. 諸邑一邊忙著拍細君的背, 一邊氣的直瞪石邑:"二姐, 把妳叫進宮來是讓妳來勸細君的, 妳怎麼讓細君愈哭愈傷心了呢?"

石邑在三年前便已出嫁, 雖嫁的不如衛長公主那般尊貴, 但, 也是皇親國戚, 至少, 是石邑自己首肯也是父皇和母后歡喜的對象, 不似諸邑, 死心眼, 巴巴地等著非劉禪不嫁. 想到這, 石邑就一肚子氣, 若非為了幫諸邑, 今天自己也不用對細君有任何內疚之感.

頓時石邑口氣一變, 從温和變的冷漠:"諸邑, 妳覺得二姐那句話說錯了? 我不是在勸細君嗎? 我讓她看清楚形勢, 不要再做無謂的抗爭, 這件事, 妳認為還有轉圜的餘地嗎? 父皇昨天都已經在朝堂之上允諾了和親人選, 妳覺得現在還能怎麼勸細君? 自然是讓細君看清現實, 然後, 想辦法在不可逆的惡劣條件下尋找如何創造出對自己最有利的環境.

諸邑想反駁, 但, 諸邑從來都說不過石邑, 對於石邑現在所說的話, 聽上去殘酷現實, 但, 好像也很有道理, "唉... 細君, 二姐... 好像說的也沒錯, 妳別再哭了好嗎? 不管怎麼說, 哭, 是解決不了問題的啊..."

細君慢慢的止住了哭泣, 其實在細君心中明白的很, 雖不願承認, 但在宮中諸多公主們之中, 只有自己的身份最卑微, 畢竟自己是罪臣之女啊, 本該死在元狩二年的, 若非皇上恩典, 這世上哪裡容的下自己啊... 只是, 現在想想都不知究竟值不值得活下來啊.... 想到這兒好不容易止住的淚水, 又啪啪地流下來了...

石邑叫了下人進來, 讓下人再去打盆熱水, 並吩咐準備點熱粥和小菜送來, 看細君這樣, 肯定吃不下什麼, 但總不能不吃. 又問了御醫什麼時候過來, 就是想留給細君點時間, 讓她慢慢消化自己剛才講的話.

等下人端來了熱水, 送上了一桌清粥小菜後, 石邑讓下人退下, 關上了門, 擰了條熱毛巾, 遞給細君:"來, 細君, 把臉擦擦, 諸邑, 你扶細君過來, 咱們陪細君一起吃點東西."

石邑的口氣平淡但冷峻, 讓人聽了下意識的無法反抗, 只能照做.

下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六)



繼續閱讀:
[細君公主傳(15): 救命契機]  [細君公主傳(16): 細君入宮]
[細君公主傳(17): 衛長公主]  [細君公主傳(18): 淘氣諸邑]
[細君公主傳(19): 合縱連橫]  [細君公主傳(20): 平陽侯曹襄]
[細君公主傳(21): 石邑公主]  [細君公主傳(22): 桂花釀]

[細君公主傳(23): 私會劉禪 ]  [細君公主傳(24): 麒麟送子圖]
[細君公主傳(25): 和親人選][細君公主傳(26): 冷面御醫]
[細君公主傳(27): 姐妹情深]
[細君公主傳(28): 北方佳人]
[細君公主傳(29): 李夫人][細君公主傳(30): ]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