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二十六) 冷面御醫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五)

石邑邊幫細君夾菜, 邊說: "父皇母后有多看重妳, 妳應該心裡有數, 母后疼妳一點都不比疼咱們少, 父皇原本是看在五叔和四弟的份上接妳入宮, 但妳自己入宮後的表現讓父皇對妳刮目相看....細君默默的用筷子玩著碗裡的飯菜, 安安靜靜的聽著不出聲. 

諸邑突然用力的把筷子放到桌上, 發出啪的一聲, 嚇了石邑和細君一跳, 還不等石邑開口罵諸邑, 諸邑這小妮子壓低了聲音語出驚人的說道:"要不, 細君, 咱們叫劉禪帶咱倆一起逃走? 哼, 新娘子跑了, 他們到時愛嫁誰嫁誰去! 妳說好不好?"

細君聽到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這一笑, 也讓細君想通了. 石邑本要開口大罵諸邑的, 看到細君居然笑了, 知道細君想通了, 只有這一根腸子通到底的儍諸邑才想的出這種鬼點子.

"啊, 細君, 妳終於笑了, 太好了, 我們吃完去找劉禪商量..."儍諸邑還以為細君是因為她的點子太好了才開心的笑了, 石邑不等諸邑說完就插口:"諸邑, 夠了, 這種殺頭的事妳忍心去找劉禪?"

"二姐, 妳沒聽明白嗎? 咱仨都逃了, 殺誰哪?!"諸邑得意的說著. 石邑眉頭緊鎖, 看來, 這個儍Y頭是認真的, 忍不住邊搖頭邊說道:"妳是父皇母后的親閨女, 大漢朝的三公主, 一旦事發妳都難逃一死, 細君是劉禪從閻王手中拼了命救下來的, 怎麼, 妳倒好, 想法設法把他們倆再送回閻王手中?"

諸邑嘴張的老大, 卻想不出話來反駁石邑, 那窘狀讓細君看了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回諸邑有些惱羞成怒的瞪著細君:"嘿, 細君, 連妳都敢嘲笑我了? 我可是誠心在想辦法幫妳耶...

"細君謝過三姑姑, 細君那裡敢嘲笑三姑姑啊, 是覺得三姑姑剛才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 如果劉禪哥哥看到一定會動心的..." 細君此時既已想通, 也不再煩心了, 於是忍不住想藉機逗逗諸邑. "好啊, 妳, 細君, 妳敢取笑我? 還知道我是你三姑姑嗎? 看我打妳..."諸邑是又惱又急的用手捏著細君的手臂. 

"好了, 妳們倆, 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似的..."石邑才一開口阻止, 門外便傳來了敲門聲, "誰?"石邑警覺的問道, 同時用手指示意諸邑和細君安靜.

"二公主, 常御醫來了."門外傳來了采繪的聲音. 石邑用眼神和手勢暗示著細君回到床上躺著, "進來吧."然後石邑說道.

常御醫是宮裡一位年輕新進的御醫, 品級雖不高, 但醫術極佳, 為人相當謹慎細心, 才進宮幾年就贏得不少嬪妃對他讚賞有佳, 當然, 也因為他長的一表人材, 斯文有禮, 卻又與人保持距離, 很難說他是屬於那黨那派的.

常御醫一進門便有禮的和石邑及諸邑二位公主行禮, 然後便到細君床前隔著幬帳和手巾為細君把脈. 石邑站在一旁目不轉睛的盯著常御醫, 瞧著常御醫從一進門的神情到現在黜著眉頭的樣子, 與他平常沈穩面無表情的樣子不太一樣.

就因為常御醫的外型特別受到後宮嬪妃歡迎, 因此也引起其他老御醫的不滿, 所以常御醫為免紛爭, 他總是不苟言笑, 面無表情, 因此也得到一個"冷面太醫"的封號.

所以石邑今天居然在常御醫臉上看到"關心"二字, 這點令石邑非常的好奇:"常御醫, 細君她..."

"回稟二公主, 翁主只是受了風寒, 受了驚嚇, 加上沒睡好, 所以有些疲勞過度引起發熱的症狀, 待微臣開些安神清熱的方子, 給翁主喝下, 好好休息幾天就沒事了."常御醫不等石邑說完便回道.

此時常御醫的神態已恢復正常, 石邑也看不出什麼端倪, 彷彿剛才是自己看走眼似的, "那, 謝謝常御醫了, 嗯...常御醫, 本公主有件事, 不知該問還是不該問?" 常御醫拱手躬身道:"二公主客氣了, 微臣僅是盡自己的本份為翁主看病, 何需言謝, 微臣擔待不起. 倒是二公主, 您有話請儘管直說, 微臣如果知道必當如實稟告."

"諸邑妳留下來陪細君, 讓采繪去拿藥給細君煎好服下, 我去去就來." 不待諸邑開口發問, 石邑便以眼神和手勢招呼常御醫出去, 石邑也隨著常御醫一起出去.

"常御醫, 平日裡可是由你給細君問的平安脈?" 石邑盯著常御醫的眼睛問道. 

"回二公主, 自細君翁主入宮以來, 一直是由微臣負責把翁主的平安脈." 常御醫用他一貫冷淡平靜的聲音回道.

"那, 你覺得細君的身體可好?"

"回二公主, 翁主身體一切安好, 如微臣之前所言, 翁主此次只是因為過勞和過度傷心才引起的發熱, 好好休息, 按時服藥便可大好."

石邑緩慢小聲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來: "她... 可經的起... 長~途~跋~涉?" 同時目不轉睛的緊盯著常御醫, 石邑非常確定自己看到常御醫在聽到的一瞬間全身僵硬, 但短短的幾秒, 常御醫馬上恢復正常回道:"二公主如果指的是翁主的和親之旅, 那麼二公主不用太過擔心, 翁主只需休息幾天即可. 和親是大事, 不會那麼快成行的."

石邑幾乎覺得眼前的常御醫冷漠的不像這個世間的人, 但又覺得常御醫那裡不對勁卻說不出來究竟哪裡不對勁, 正要開口再問時, 常御醫己搶先開口:"二公主如若沒有別的事的話, 請容許微臣先行告退, 微臣還要趕去為李姬把平安脈."

"嗯, 去吧."石邑說道, 常御醫馬上拱手作揖轉身就走. 石邑看著常御醫的背影消失在轉角口, 待了幾秒, 便轉身推門進了細君的屋裡.

由於石邑已出嫁多年, 所以對常御醫的印象不深, 只記得他與細君入宮時間差不多, "怎麼了?二姐" 諸邑看著眉頭深鎖推門進來的石邑問道. 

這突如其來的一問打斷了石邑的思緒, 抬頭突然看到諸邑一派天真無邪的臉和細君一張病容憔悴的臉, 像是給了她什麼啓發似的問道:"細君, 妳和常御醫熟嗎?"

細君身體微微一振還沒來的及開口, 這個沒心眼的諸邑又忍不住插嘴:"那個冷面太醫啊, 和誰熟的起來啊? 像個冰磈似的, 想要和他熟啊, 得先用柴火把那塊冰給先融了吧!呿." 邊說邊走到桌邊拿起筷子夾了個小菜放入嘴裡, 石邑正要開口, 又聽見諸邑大叫:"采繪, 采繪..."

石邑忍不住眼球轉了個365度, 搖搖頭, 眼前這個急驚風, 總是說風就是雨的, 誰也抓不準她下一步要做什麼, 石邑還來不及開口罵諸邑, 采繪已應聲推門進來:"是, 三公主, 您有什麼吩咐嗎?"

"粥和小菜都涼了, 把它們給撤了吧..." 諸邑嘟著嘴縐著眉的說道. "是!"采繪應聲, 開始收拾桌上的餐盤. "不如, 采繪, 待會兒再上點點心什麼的?"諸邑一臉讒像的問道. 

不等采繪回答, 門外傳來劉胥的聲音:"要不, 來點髓餅, 脯炙, 碧粳粥, 糖蒸酥酪, 和桂花糖蒸栗粉糕?"

"唉啊.... 聽的我讒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 快, 四弟, 還是你貼心..."諸邑趕著采繪快快收拾桌面, 好讓出空間給劉胥把熱騰騰的食物放上來.

細君細細的呼了口氣, 面上露出微笑, 石邑嘆了口氣, 看來, 今天是問不出什麼了, 但, 至少, 細君不哭了, 估計接下來, 只要有人能開導的了細君, 也就沒事了.

"喲, 二姐也在啊, 什麼風把您吹進宮啦?" 劉胥一進門看到石邑也在, 俏皮帶挑釁的問道.

下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七)


繼續閱讀:
[細君公主傳(15): 救命契機]  [細君公主傳(16): 細君入宮]
[細君公主傳(17): 衛長公主]  [細君公主傳(18): 淘氣諸邑]
[細君公主傳(19): 合縱連橫]  [細君公主傳(20): 平陽侯曹襄]
[細君公主傳(21): 石邑公主]  [細君公主傳(22): 桂花釀]

[細君公主傳(23): 私會劉禪 ]  [細君公主傳(24): 麒麟送子圖]
[細君公主傳(25): 和親人選][細君公主傳(26): 冷面御醫]
[細君公主傳(27):]
[細君公主傳(28):]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