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二十七) 姐妹情深


由於白天沒機會從細君口中問出什麼, 石邑決定今天在宮中留宿, 晚上叫了諸邑過來, 像小時候未出嫁前一般和諸邑同褟而.

"二姐, 妳回來真好. 多住幾天好嗎?" 諸邑抱著石邑天真的說著.

"不怕我欺負妳?" 石邑笑著回道.

"妳哪會真欺負我啊, 逗我玩兒的吧."諸邑撒嬌的說著.

石邑雖僅年長諸邑3 歲, 但石邑天生心思靈敏, 善於觀察, 和諸邑性格上完全不同, 因此也顯的特別成熟和老成. 諸邑特別受到武帝的寵愛, 於是自然而然養出了一份天不怕地不怕的膽子, 加上她天生豁達開朗樂觀的個性, 做事從不會思前想後, 講話更是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哼, 算妳有點良心, 知道二姐對妳的好."石邑用手指用力的戳著諸邑靠向她的額頭.

"唉喲, 好痛啊, 二姐..."諸邑把身子挪開, 雙手撐著身子爬起, 背靠著床椽:"二姐, 我知道, 這次若不是妳, 和親人選可能就是我了."

"儍Y頭, 不會的, 父皇那裡捨得."石邑也坐起身, 看著諸邑, 心想, 這小Y頭長大了, 看的明白一些隱藏在事情表面下的真相了? 

"我知道, 本來未必會是我, 但... 因為我不聽母后的安排, 還... 還...."諸邑低著頭咬著下唇說不出話來, 石邑接著說:"還吵著非劉禪不嫁?"

諸邑一聽"劉禪"二字, 馬上把頭埋在棉被裡, 羞的抬不起頭. 

原來二年前, 衛子夫幫諸邑已看好一門親事, 和武帝商量過, 然而武帝對這顆掌上明珠疼愛有加, 任誰武帝都看不上眼, 加上諸邑當時也表明了還不想嫁, 於是這事便暫時擺在一旁. 直到去年(元鼎二年, 西元前115年)張騫自西域返漢後, 便在朝堂上大力主張與烏孫王和親, 石邑年紀雖輕, 這些朝堂上勾心鬥角的骯髒事, 石邑卻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張騫在元狩二年中的匈奴一役因自己失職導致李廣兵敗一事, 痛失了自己好不容易得來的博望侯爵一位心有不甘. 二年後自請二度出使西域的目的是昭然若揭, 為的不是別的, 就是一心想要再度封侯.張騫為了逹到自己的目的, 如何收買烏孫便成為其中重要的一環了. 

"諸邑, 妳可想清楚了? 二姐為了救妳, 明知細君極可能成為和親人選, 還是不惜為了妳... 等於是出賣了細君, 妳, 當真為了劉禪不惜和父皇母后作對?" 石邑語重心長的說道.

"二姐, 我也不想細君嫁給那個恐怖的野人老頭啊... 可是, 可是... 唉!難道二年前我同意了母后安排的婚事, 今天就不是細君了嗎?"諸邑抬起頭看著石邑, 漲紅了臉說著.

"嗯, 妳說的沒錯, 細君的命運在她進宮的那一刻便已註定了. 不, 在她出生時便註定了如若不是在十歲那年死, 便是今天這局面."石邑堅定的說著, 彷彿要讓自己也相信細君的命運與她前些時候在母后宮中所說的話無關.

"現在, 細君的事已然無法婉回, 我們要做的不是節外生枝, 而是勸導細君, 並幫她把這親事搞的愈隆重, 對她以後在... 烏孫的生活愈有利, 妳明白嗎?" 石邑愛憐的邊用手幫諸邑扶順那頭亂髮邊說道.

"二姐, 妳... 真的讓細君嫁到那個蠻荒之地嗎?" 諸邑一手抓住石邑的手, 著急的問道.

"第一, 和親之事已無轉圜之餘地, 別再想任何的逃避方法, 切記, 細君只剩下乖乖的上花驕, 或是死路一條, 妳如果不想細君死, 妳最好別出鬼主意. 第二, 從今天起, 不許再在細君面前講"蠻荒之地"四個字, 那叫烏孫, 聽明白了嗎? 還有, 別說什麼野人老頭, 人家可是烏孫的昆莫啊. 別失了咱大漢公主的體統." 石邑頓時變的嚴肅且冷峻的說道.

"哦..." 諸邑低頭玩著手指, 她雖不甘心這樣水靈有才華的細君被嫁到那偏遠的地方, 但也知道這事已回天乏術, 她, 當然不想細君死, 如今能做的, 看來, 只是幫細君爭取到一場極其隆重的婚禮, 讓她到了烏孫之後能備受重視了, "那, 我該怎麼幫細君呢?" 諸邑低聲問道.

"首先, 我想知道細君私下是否曾和妳提到過那個常御醫?"石邑話鋒突然一轉讓諸邑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看著石邑:"常御醫? 沒有啊, 細君從沒跟我提過常御醫啊, 二姐妳為何這樣問?"

"那, 平時是那個御醫來給妳請的平安脈?"石邑又問. "我? 那當然是劉御醫囉, 都是在母后宮中時母后讓人請的劉御醫來, 和妳出嫁前一樣的啊, 妳忘了嗎?"諸邑一臉狐疑的看著石邑回答.

看著諸邑一臉儍樣, 石邑知道是沒指望從這個沒心眼的Y頭嘴中問出什麼的了, 於是改問:"妳和劉禪打算怎麼辦?"

"唉喲, 二姐~~" 諸邑臉一紅, 又把頭埋進了棉被堆裡了.

石邑硬生生的諸邑拉起來, 正聲問道:"妳也不小了, 不能老是逃避這件事, 父皇疼妳捨不得逼妳, 不強迫妳嫁妳不想嫁的人, 但他可以給劉禪指婚, 劉禪可不是妳, 沒法像妳一樣用抗旨來拒婚啊. 到時候, 妳不一樣嫁不了劉禪?"

諸邑這下呆了, 是啊, 怎麼沒想到, 自己可以非劉禪不嫁, 可劉禪呢? 他又沒說非自己不娶啊?

"今天是和親烏孫, 明天呢? 父皇一心想打匈奴, 多少人想藉著這個機會往上爬, 這個可惡的張騫為了自己的仕途可以出賣咱大漢朝的公主, 妳以為為何母后二年前著急著幫妳張羅婚事呢?" 石邑接著說.

"二姐, 妳該不會是因為這樣才嫁給二姐夫的吧?"諸邑驚惶的看著石邑. 石邑面帶微笑不發一語的看著眼前驚慌失措的諸邑. "那二姐, 妳, 現在過的好嗎? 開心嗎?" 諸邑關心的問道.

"儍諸邑, 有人覺得只要封侯掛帥便覺得好, 有人覺得嫁了如意郎君那才是好, 問題是, 再顯貴的爵位也是皇上賜的, 今天賜給你, 明天便取走, 難道沒了爵位日子就不過了? 至於如意郎君..."石邑突然一臉悲傷抬頭看著床頂. 

諸邑也頓時安靜下來:"大姐真可憐... 姐夫那麼優秀的一個人, 怎麼這麼年輕就...."

"是啊, 表哥這樣的人, 身份地位極其尊貴, 人品又好, 文武雙全, 可一旦你成為閻王名單上的人, 任誰也不能說個不字啊. 所以日子是自己在過, 好與不好, 也只有自己知道." 諸邑一臉問號, 聽不懂石邑在說什麼, 呆看著石邑, 石邑彈指在諸邑的額頭上把諸邑打醒.

"好了, 不早了, 快睡吧." 石邑躺下, 拉了棉被蓋上翻身睡去, 留下諸邑一人坐著發呆....

石邑背對著諸邑, 其實並沒睡著, 腦中回想著前些時候在母后宮中父皇說的話...

張騫這次回來帶回來的除了西域各國進貢的禮物之外,  還帶著數十位來自烏孫國的使者和數十匹烏孫良馬. 馬, 為打仗時的必備品, 有了好馬, 仗已打贏了一半. 父皇光是為了換取烏孫的良馬, 便會不惜代價的和烏孫結盟.

那時正值諸邑和父皇為了劉禪一事鬧的不可開交. 父皇在氣頭上, 不是沒有考慮過以諸邑為和親人選, 原因當然是因為諸邑公開忤逆父皇的旨意, 和諸邑天生開朗的性格, 比起細君, 諸邑可能更適合在大漠草原上奔馳. 

然而, 母后的不捨, 加上自己在旁耍了點小心機, 才讓諸邑被劃出了和親人選的名單, 只是, 那麼多公主們, 石邑總抱著一線希望這人選未必會是細君.


繼續閱讀:
[細君公主傳(15): 救命契機]  [細君公主傳(16): 細君入宮]
[細君公主傳(17): 衛長公主]  [細君公主傳(18): 淘氣諸邑]
[細君公主傳(19): 合縱連橫]  [細君公主傳(20): 平陽侯曹襄]
[細君公主傳(21): 石邑公主]  [細君公主傳(22): 桂花釀]

[細君公主傳(23): 私會劉禪 ]  [細君公主傳(24): 麒麟送子圖]
[細君公主傳(25): 和親人選][細君公主傳(26): 冷面御醫]
[細君公主傳(27): 姐妹情深]
[細君公主傳(28): 北方佳人]
[細君公主傳(29): 李夫人][細君公主傳(30):]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