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二十八) : 北方佳人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七)

時間: 元鼎六年, 西元前111年

石邑出嫁後甚少回宮, 這次回來, 是想為細君的和親之行出一分力, 也算是減輕自己對細君的內疚吧.

加上這幾年, 宮裡出了不少事, 回想起當年父皇在母后宮中為大姐衛長公主賜婚時, 就忍不住感慨世事無常. 當時自己年紀還小, 對表哥平陽侯曹襄也有著一份少女情懷的欽慕之情, 但也因為賜婚一事, 讓自己一夜之間成長不少, 明白了在宮中的一切都由不得自己作主.

熟料不到十年的光景, 被父皇母后視為掌上明珠的大漢朝第一公主, 居然接連的痛失二任丈夫, 原來地位再尊貴, 也抵不過死神的招喚啊.

衛長公主二婚時, 石邑也曾回京和諸邑及細君一同再次為衛長公主置辦禮物, 那時姑侄三人各懷心事, 雖不似第一回三人都還是孩子時那般的親近暢快, 但倒也相處融洽.

只不料大姐嫁給栾大才短短一年光景不到, 曾被父皇委以重任封為將軍, 並得以佩六印貴振天下的姐夫, 竟被父皇賜了腰斬. 大姐再度孀居, 其遭遇著實令人不忍.

聽諸邑說, 在栾大被賜腰斬後, 大姐便憂思不已, 父皇已派人把大姐接回宮中由母后就近照料. 

石邑的夫君雖不如平陽侯有著世襲爵位般的尊貴, 但人品和才情也未必輸給曹襄. 因著娶了大漢朝的二公主, 成為駙馬, 本也可以在官場上扶搖直上的, 但石邑卻帶著駙馬遠離京師, 在自己的封地上做一對逍遙夫妻.

宮裡唯一令石邑放心不下的只有諸邑了. 因為三年前(元鼎三年)表哥曹襄的早逝, 讓大姐衛長公主傷心不已, 曾動了尋短的念頭, 自己也是那時候以大姐為藉口才免了諸邑成為和親的人選.

武帝視衛長公主為心頭肉, 自然不忍心在衛長公主忍受喪夫之痛時, 還要承受自己心愛的小妹妹成為和親的犠牲品, 何況諸邑開朗的性格, 也會是撫慰衛長公主的一劑良藥.

當然, 為了讓衛長公主重拾活下去的力量, 父皇才把大姐許配給栾大.

說到這個栾大, 來歷也算有趣, 是十二叔家中的尚方(註), 身材相當魁武, 不僅相貎俊美, 舌燦蓮花, 還精通陰陽五行八卦相生相克之術, 正投父皇所好, 所以扶搖直上, 不但當官封侯還得以迎娶新寡的衛長公主.

(註) 尚方: 古代制辦和掌管宮廷飲食器物的宮署

諸邑算是沾了栾大的光, 也不知諸邑這Y頭怎麼收買了栾大, 承蒙栾大在父皇母后面前為諸邑和劉禪卜了一個上上之卦, 那卦簡直是好到不可言喻, 讓父皇不得不儘快為諸邑和劉禪賜婚.

其實自從諸邑和劉禪成親後, 石邑一直在勸諸邑儘快帶著劉禪離開京城, 和她一樣到封地去做個甩手掌櫃, 但二人為了細君都不肯離開京城君.

由於今年開春, 烏孫再次進貢數十匹天馬, 及數箱珍寶禮物給所謂的"漢朝公主", 那指的必然是烏孫昆莫尚未過門的妻子 - 細君了. 

武帝因喜得良駒, 加上和親一事已訂, 對於能與烏孫結盟達到東西來擊匈奴的目的, 讓自己對攻打匈奴的算增加不少, 開心的很, 決定趁石邑回宮小住時在宮中舉辦一場盛大的家宴.

平陽公主也藉口要進宮看看自己的媳婦兼侄女, 所以也帶了一份說是必定會令武帝"驚豔的"賀禮來參加武帝辦的這場家宴.

平陽公主的禮物總是能送到武帝的心坎兒裡, 所以武帝對於今晚的家宴很是期待, 也特別叮囑了細君一定要到場, 因為要把烏孫昆莫送的禮在今晚正式的賜給細君.

自從細君被定為和親人選後, 細君在宮中行事更為低調了, 如非必要, 她不出席任何宴會, 今天武帝指明了她要參加, 再不情願細君也不能抗旨.


酒過三巡, 平陽公主招來了自平陽府中帶來的樂隊, 由精通音律的李延年帶隊為武帝獻歌: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寧不知傾城與傾國,佳人難再得!

不知是武帝已喝了許多的佳釀有些微醉, 還是這曲子太過美妙, 讓武帝聽的如痴如醉, 聽著聽著, 竟大嘆一口氣.

"陛下, 怎麼了? 李師傅這曲... 陛下不喜歡?"平陽公主抬手讓樂隊停止了奏樂, 李廷年緊張的馬上跪下. 

"不, 朕喜歡, 喜歡的很,"武帝抬手示意讓李延年起來, 繼續彈奏, "只是, 唉, 這世間去哪裡尋得曲中的那般佳人啊?"

平陽公主面帶微笑, 一看便知她是有備而來的, 衛子夫坐一旁早知平陽公主此番前來, 對自己是來者不善的.

當初自己雖也是由平陽公主的安排才得以入宮進而成為大漢皇后, 但這幾年, 由於自己在宮中勢力漸漸獨大, 自己為了三個女兒的幸福也不再事事聽從平陽公主的安排, 估計平陽公主是想要重新奪回她在後宮的控制權, 才會有今天的這步棋吧.

衛子夫温柔的笑道: "陛下, 別煩惱了, 想必平陽公主今天所獻之禮, 必然不會僅僅只是這支美妙的樂曲,"然後轉頭看向平陽公主繼續:"是吧? 公主必定還有令陛下驚豔的好禮正準備獻上以解陛下之憂思吧?"

"哼, "平陽公主冷笑道:"不愧是自哀家府中出來的, 子夫, 妳果然很了解哀家." 平陽公主雙手一拍, 回頭看著李廷年, 李廷年馬上樂曲大作, 美妙的樂曲配上從宮門外飄進來的一群舞孃, 身材輕盈如同燕子一般, 舞孃們雙手高舉, 上面似乎還抬著一個人被薄紗包覆著, 武帝緩緩的自座位上站起來, 目不轉睛的盯著這支舞群, 李延年的音樂, 舞孃們輕盈的舞姿, 緩緩的放下高舉的雙手.....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
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寧不知傾城與傾國,
佳人難再得!




繼續閱讀:
[細君公主傳(15): 救命契機]  [細君公主傳(16): 細君入宮]
[細君公主傳(17): 衛長公主]  [細君公主傳(18): 淘氣諸邑]
[細君公主傳(19): 合縱連橫]  [細君公主傳(20): 平陽侯曹襄]
[細君公主傳(21): 石邑公主]  [細君公主傳(22): 桂花釀]

[細君公主傳(23): 私會劉禪 ]  [細君公主傳(24): 麒麟送子圖]
[細君公主傳(25): 和親人選][細君公主傳(26): 常御醫]
[細君公主傳(27): 姐妹情深]
[細君公主傳(28): 北方佳人]
[細君公主傳(29): 李夫人][細君公主傳(30): ]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