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二十九) : 李夫人


平陽公主不愧是武帝的親姐姐, 果然非常了解武帝, 之前選的衛子夫和今天選的李氏, 都讓武帝看了一眼便無法忘懷.

就在家宴結束後, 李氏便得武帝召見. 李氏不僅舞跳的好, 人長的美, 對武帝更是體貼入微, 深得武帝的寵幸, 很快的李氏便懷上了龍嗣, 武帝開心異常立馬封李氏為李夫人, 並讓李延年入宮為樂師之首.

王夫人一下子失寵, 心中自是不滿, 本想找皇后聯手, 但衛子夫豈是如此小心眼的女人, 況且衞子夫縱使不再為平陽公主所用, 但也決不會成為平陽公主的絆腳石.

王夫人在皇后這裡得不到後援, 放眼整個後宮也只剩下李姬還有點利用價值了, 於是轉而向李姬尋求援助.

李姬是個近視短利之人, 從來對王夫人就沒給過好臉色, 除了因為王夫人比自己得寵之外, 自然也是因為當王夫人得寵時對自己也是頤指氣使的給足了架子.

李姬看到王夫人一下子從雲端中跌入泥堆裡, 她心裡比誰都開心. 對於李姬, 這位新來的李氏對她根本構不上"威脅", 反正武帝早就嫌棄她了, 她若不是靠著自己肚子爭氣, 為武帝接連生了二位皇子, 恐怕早被打入永巷了.

李姬再愚蠢也知道自己的後半輩子是指望不上復寵了, 只能巴巴的拽著二個兒子, 才能保住自己在宮中僅存的一點尊嚴了.

相比於王夫人的失勢, 李姬在宮中的地位反而因為細君而更為穩固和備受武帝的重視了. 這自然是因為細君成為和親人選的關係. 

對於這個自私自利的李姬而言, 細君的終身幸福從來不是她考量的重點, 然而因為細君成為了和親的人選, 不日武帝必會冊封, 這份榮耀她肯定也是跑不了的. 想到這兒, 李姬可是開心的不得了.

當年因為兒子劉胥開口要了細君, 李姬為此還氣的不理劉胥好幾天, 覺得肯定是中了二皇子劉閎的計, 不然為何把細君送到自己宮中, 王夫人僅有一子, 不是更合適收養細君嗎? 

現在想想, 好在兒子要了細君, 不然, 這份便宜豈不平白讓王夫人給佔了去. 

四皇子劉胥可就不這麼想了. 劉胥並不想細君遠嫁, 更氣自己的母親把細君的不幸當成自己在宮裡爭權奪利的手段, 為了細君, 劉胥還曾跑到武帝前面求情, 結果自然是被狠狠的責罰. 

細君為了不要再連累四叔劉胥, 自此收起了她傷心的容顏, 每天佯裝開心的過日子, 還對劉胥表達了對於即將遠嫁烏孫一事不再難過, 讓劉胥不用為她擔心.

因此每當細君心情不好, 都只能離開常寧殿在後花園找一處無人之地躲起來自己獨自傷心, 免得有人告訴四叔, 讓直腸子的四叔為她擔心受罸. 

今日午膳時, 李姬又提及和親一事, 還告誡細君在受封時千萬不要忘了為她在武帝前面邀功. 細君除了微笑點頭表示, 還得口頭上稱讚和感激李姬這些年對她的照顧, 其實心裡難受的像被插了把刀似的疼痛.

細君藉口吃的太飽要獨自去後花園散步, 卻不料平時沒人的園子裡, 今天居然巧遇新受封的李夫人.

細君只見過李夫人一面, 便是那日家宴之上舞姿輕盈曼妙的李氏. 自那日起, 細君便沒再見過李夫人. 

"細君見過李夫人."細君有禮的對李夫人行躬身屈膝禮.

李夫人對於這位未來的烏孫昆莫王妃非常好奇, 自入宮後, 便聽聞不少人提到這位未來的烏孫王妃, 武帝和皇后對細君更是讚譽有加, 今日算是李夫人第一次見到細君. 

"妳... 就是細君公主?" 李夫人手一抬示意細君免禮, 同時盯著細君好奇的問道.

"不敢, 皇叔祖父尚未冊封...細君..." 細君語未畢, 李夫人便打斷:"果然生的標緻, 美的像是不食人間煙火般的女子.... 這樣的女子, 送到烏孫豈不可惜?"

細君聞言雙眼一紅, 口咬下唇忍住千萬不要讓淚水流下來. 李夫人瞧見細君模樣, 心中頓時一抽, 驚覺自己失言了, 於是轉頭對貼身侍女說:"妳們下去吧!

李夫人身旁二位貼侍女緊張的互望一眼, 其中一位回:"可是, 李夫人, 皇上說..."李夫人不等她說完便打斷:"怎麼, 我身邊有細君公主陪我, 妳們還不放心嗎?" 另一位侍女正要開口, 李夫人手一揮便轉頭拉起細君的手柔聲說道:"細君, 妳不介意陪我到前面的涼亭坐坐吧?"

"嗯, 自然."細君伸手拭去了眼中的淚水, 強擠了一抺微笑, 並回頭對二位侍女說道:"放心吧, 妳們就先回去吧, 我必定把李夫人完好無缺的送回合歡殿."

不等細君說完李夫人已拉著細君的手走了, 二位侍女互看一眼, 不敢違抗李夫人的吩咐跟上, 也不敢違抗聖上的旨意離開, 只能呆站在原地不動.

進了涼亭, 李夫人找了一處躺下開口說道:"細君, 請原諒我先前失言惹妳傷心了." 細君看著眼前這位年輕貎美清新脫俗, 目前聖眷正濃的皇上新寵李夫人, 細君在她身上看到一股她不應該有的憂傷. "不敢, 李夫人您快別這樣說, 折煞細君了." 細君對於李夫人作了個屈膝禮.

"我明白妳的心情和處境, 被人當作禮物一樣的送出去, 那樣的感受很不好. 更何況送去一個妳完全不熟悉的陌生國度..."李夫人的語氣誠懇略帶憂愁說道.

細君訝異於李夫人的話, 雖是說給她聽的, 但又彷彿是說給自己聽似的, 不管怎樣, 李夫人的確沒有調侃她的意思, 和其他宮中嬪妃不同. "李夫人, 您..." 李夫人不等細君繼續便接著說:"但是, 細君, 這是皇上下的旨意, 即然沒有廻旋的餘地, 妳便要欣然接受並且高調的表態, 妳是以大漢公主的身份代表大漢朝嫁到烏孫國當王妃的. 不應如此低調讓人看扁了.(看來這個李夫人很愛插嘴哦...)

細君不出聲看著李夫人, 李夫人看了細君一眼嘆了口氣:"陛下和皇后對妳都讚賞有加, 陛下曾說, 妳的才情和妳的美麗絕對能震懾烏孫的子民, 讓烏孫心甘情願的臣服於大漢, 幫陛下完成北伐匈奴的心願..."李夫人盯著細君, 細君仍低頭不語. 

李夫人見細君沒有接話, 於是話鋒頓時一轉變的冷漠和犀利:"妳, 是陛下親選送出去的一份禮物, 一份換取大漢邊境平安的禮物." 細君聽到這裡, 全身忍不住顫抖, 緊咬下唇, 忍住不讓淚水流下來, "而我, 是兄長們選來送給大漢天子做為他們自己晋升的一份禮物, 細君, 妳覺得, 那一份禮物比較高貴?"

細君驚訝的抬起頭看著眼前的李夫人, 李夫人卻刻意的避開了細君的眼睛, 彷彿深怕被細君看穿了自己的心事. 

李夫人深嘆了口氣, 然後作勢要起身, 細君馬上上前扶起李夫人, 李夫人由細君扶著朝涼亭外走去, 李夫人抬起頭看著尉藍的天空說道:"妳應該清楚, 一旦踏進了這座宮殿, 妳就不再屬於妳自己, 妳和我都是大漢朝的一顆棋子啊... 唉! 走吧, 扶我回去, 我累了.




繼續閱讀:
[細君公主傳(15): 救命契機]  [細君公主傳(16): 細君入宮]
[細君公主傳(17): 衛長公主]  [細君公主傳(18): 淘氣諸邑]
[細君公主傳(19): 合縱連橫]  [細君公主傳(20): 平陽侯曹襄]
[細君公主傳(21): 石邑公主]  [細君公主傳(22): 桂花釀]

[細君公主傳(23): 私會劉禪 ]  [細君公主傳(24): 麒麟送子圖]
[細君公主傳(25): 和親人選][細君公主傳(26): 冷面御醫]
[細君公主傳(27): 姐妹情深]
[細君公主傳(28): 北方佳人]
[細君公主傳(29): 李夫人][細君公主傳(30): ]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