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三十) 無題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二十九)

細君從合歡殿離開後獨自慢慢一人跺步回常寧殿. 自己從沒想到李夫人居然是這樣看待自己, 心思敏銳的細君, 和李夫人短短的一席話已然明白李夫人對於入宮並非出於自願.

頓時和李夫人有一種同病相憐之感, 相識雖短, 但似乎相知頗深. 細君邊走著邊自顧自想著自己的心事, 沒有注意到剛從常寧殿走出來的常御醫正站在殿外大樹下看著她.

細君被天上突然飛過了一隻燕子吸引, 停住了腳步, 抬頭仰望, 細君想: 這大漢朝的藍天和遠在烏孫國的藍天可是一般? 突然, 細君希望李夫人一定要好好的, 開心的活著. 不知為何, 細君突然開始為李夫人未來在宮中的日子擔心了起來....

"嘿! 細君, 妳在想什麼呢?" 諸邑突如其來的一聲著實把細君嚇了一大跳, 整個心碰碰地跳, 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整張臉因心跳太快而漲紅, 劉禪在一旁焦急的問道:"翁主, 您還好嗎?" 細君只能揮揮手, 說不出話, 此時常御醫已大步趕到眼帶指責的看著諸邑說道:"快快扶翁主坐下, 待微臣為翁主把..."

細君忙搖頭揮手表示不需要, 諸邑杏眼大睜覺得這個冷面御醫是不是不要命了, 居然敢對她這個堂堂的三公主這樣的態度, 一邊扶著細君, 找了個地方讓細君坐下, 一邊大聲的喝斥著:"常太醫, 你好大的膽子, 敢對本公主不敬? 不但見了本公主沒有請安, 還..." 不待諸邑說完, 常御醫轉身面對諸邑拱手作揖:"微臣常繼冰向三公主" 然後轉向劉禪眼神飄向劉禪面帶一抺淡淡的似笑非笑的微笑: "和駙馬爺請安!"

"呿!" 劉禪臉上表情尷尬, 大手一揮免了常御醫的請安. 諸邑聽到"駙馬爺"三個字, 臉上馬上一陣掩不住的喜悅, 一下子便饒了常御醫, 細君看在眼裡忍不住一聲笑了出來.

三人轉向細君, 不待劉禪和常御醫開口, 性急的諸邑已搶先問道:"細君, 妳還好吧? 對不起, 嚇到妳了, 但, 妳在想什麼想的那麼出神啊?"

常御醫此時已回復常態, 面無表情恭敬的問道:"翁主如不介意, 請容微臣為翁主把個脈."

細君抬頭看著常御醫:"常御醫, 您怎麼在這兒?"

"回翁主, 微臣今天是來為李姬請脈, 想說順便為翁主把個平安脈, 誰知碰巧翁主不在, 便等在常寧殿外..."

"哦, 不好意思, 細君讓常御醫久等了."

"不敢, 這是微臣份內的事, 來..."常御醫便就地打開了醫箱, 取出了手巾為細君把脈.

諸邑站在一旁, 看著眼前的冷面太醫和細君, 突然間, 石邑之前在宮中留宿時, 沒頭沒腦問過的話閃過了諸邑的大腦...

諸邑頓時覺得那裡不對勁, 但又說不上來, 回想剛才短短幾分鐘發生的事, 想想冷面太醫和劉禪二人之間眼神交會的那幾秒鐘, 再想想為何這個素來冷漠, 看病不夾雜私人感情的冷面太醫剛才竟會為了細君而忘了對自己請安?

諸邑盯著在為細君把脈的常御醫, 再看看細君, 卻又完全看不出異樣, 再轉頭看著身邊的夫君劉禪, 劉禪專注的看著常御醫和細君, 面露關心, 頓時諸邑醋意大發, 拍拍劉禪用眼神示意有話問他, 二人走到一旁, 諸邑眼看地上, 腳尖踢著掉落在地的花瓣悻悻然道:"你不知道你這樣關心細君, 我會不高興嗎?"

"公主, 妳多心了, 細君如我... 不怕冒犯的說, 似親妹妹般, 她還在世子妃腹中時, 我便已入府, 如果說我是看著翁主長大的, 也不為過啊."劉禪恭請且緊張的對諸邑解釋著.

"嗯, 我都知道, 我也關心細君, 對於細君... 我也很難過, 但, 不知為何, 看到你緊盯著細君的樣子, 我的心... 很痛."諸邑愈說聲音愈小聲, 淚水已在眼眶中打滾.

"公主, 妳對劉禪的心意, 劉禪明白, 劉禪此生絕不負公主, 請公主放心.劉禪雙手緊緊地握起諸邑的手, 低頭看著眼前這位身分尊貴的大漢朝三公主, 柔聲地哄道. 

劉禪真心的開始喜歡上眼前這位公主了. 她的率真誠實和美麗, 還有她對他的一片真心, 劉禪都看在眼裡, 對三公主, 劉禪一點都不願傷害, 然而, 細君是老主人的臨終重託, 劉禪必不可辜負, 對於劉禪, 他目前真心相信這二件事是不會有衝突的.

"嗯..." 諸邑看著緊握著自己小手的大手, 臉上頓時充滿了幸福感. "對了, 你和那個冷面太醫很熟嗎?" 諸邑抬頭看著劉禪問道.

劉禪一怔, 不知該怎麼回答. 諸邑是個單純直率沒有心機的女孩, 劉禪不認為單憑諸邑自己能把常御醫和他聯想到一起, 一定有人曾在她面前提過什麼. 劉禪看著眼前睜著杏眼盯著自己的諸邑, 一方面劉禪不願打破諸邑對自己的信任, 另一方面, 也許, 諸邑將來能幫的上忙.

"嗯, 算是吧, 公主, 回府後待劉禪再細細向妳道來."劉禪微笑的對諸邑說道.

"咳...二位, 三公主和駙馬爺, 是否要找別處去談情說愛? 微臣這就先行告退了."常御醫語帶調侃的對著諸邑和劉禪拱手作輯, 準備離開.

細君手摀著嘴笑著, 起身站在身材高大的常御醫旁, 顯的嬌小可人. 

不待劉禪開口, 諸邑已嬌嗔道: "放肆, 好你個常繼冰..." 劉禪輕輕的扯了下諸邑的衣角, 清了清喉嚨問道:"御醫, 翁主一切可好?"

常御醫瞬時恢復他冷面太醫的神態, 躬一躬身子施禮道:"回稟駙馬爺, 翁主一切安好, 只是..."

"只是什麼? 有話快說!"諸邑大步向前走向細君牽起了細君的手說道:"啊, 細君, 妳手好涼啊." 轉身看著常御醫微顯忿色道:"快說啊, 別讓細君在這冷風下待久了受涼."

"是, 三公主, 微臣有罪. 只是翁主的身體狀況, 不宜受到突出如來的驚嚇, 微臣剛才為翁主把脈, 感覺翁主的脈像不穩, 時快時慢, 與一般人略略不同, 需小心侍候著." 常御醫面無表情的說著.

"快, 細君咱們回屋裡, 別受涼了, 劉禪, 你就留下和這個冷面太醫問清細君的狀況, 順便讓人為細君抓藥煎藥去." 諸邑說完便拉著細君往常寧殿走去, 留下劉禪和常御醫二人在御花園中.

諸邑看著細君的表情, 不覺有任何異狀, 再回頭看看在御花園中的二人, 諸邑確定劉禪和常御醫二人關係斐然.

進到屋裡後, 諸邑快快讓采繪給細君加件衣服, 又讓采繪去小廚房備些熱甜點上來, 等采繪下去後, 諸邑想起之前石邑問她的話, 轉頭小心奕奕地對細君問道:"細君, 妳... 和常御醫... 很熟嗎?"

細君看著諸邑純真的臉, 不忍騙她, 想想, 該來的跑不掉, 便回道:"談不上熟, 但, 如同之前二姑姑猜的, 劉禪哥哥和常御醫是在入宮前便已認識的, 我們都是來自江都."

諸邑瞪大眼睛驚訝的問道:"啊~那, 冷面太醫也是來自五叔(註)府中?"

(註)諸邑口中的五叔為武帝的五哥劉非, 細君的爺爺-江都王.

"不, 常御醫並非王府中人, 細君也是入宮之後, 才知道常御醫也來自江都, 並且和劉禪哥哥是舊識." 細君說到這裡, 頓了一頓, 並刻意壓低了聲音繼續說道:"當時二姑姑問時, 細君當真不知該如何回答, 因為事關劉禪哥哥, 細君不想因為說錯了什麼連累了劉禪哥哥." 

諸邑張大了嘴不知該說些什麼, 盯著細君, "現在三姑姑和劉禪哥哥即成了夫妻..."細君俏皮的眼睛眨啊眨的看著諸邑繼續說道:"三姑姑問了, 細君自然是要說的."

"那... 那個冷面太醫和妳劉禪哥哥..."諸邑驚訝的說不下去, 細君用手指放在了諸邑的嘴上同時搖著頭暗示諸邑不要聲張:"三姑姑, 如果您想要知道常御醫的來歷, 只能回去細問劉禪哥哥, 細君當真不知."

諸邑呆坐在細君房裡, 心裡想著多年前在二姐房裡二姐對自己問的話... 是啊, 縱使二人已經成親, 但自己對劉禪, 究竟了解多少?

下一篇: 細君公主傳(三十一)



繼續閱讀: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