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三十一) 烏孫王國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三十)

西元前109年, 大漢朝元封二年秋

秋天的草原上, 一望無際黃澄澄的芒草, 煞是好看. 烏孫王獵驕靡在座騎上看著自己廣大的草原, 低頭吃草的牛羊, 一片詳和. 

你很難從獵驕靡蒼老的臉上猜出他究竟是悲是喜. 在長年的烈日風吹下, 獵驕靡被烈日曬紅的臉龐和一條條的皺紋深深地刻劃在他的臉上, 每一條皺紋都彷彿在訴說著一個故事...

獵驕靡就這樣不發一語的盯著自己的疆域, 時而快馬奔馳, 時而停下靜靜地看著眼前廣浩詳和的山谷和草原. 跟在他身邊的, 還有一個年輕的小伙子.

小伙子年輕氣盛, 數度想要開口問前方的烏孫昆莫今天此行的目的為何, 但只要他才一張口, 昆莫便快馬加鞭的向前奔跑, 自己只能竭盡全力的趕上. 一路下來都是如此, 本以為昆莫要帶他去哪裡, 但大半天下來, 昆莫只是漫無目的地瞎逛. 這讓年輕氣盛的小伙子有點耐不住性子了.

加上已過正午, 小伙子早已餓的肚子咕嚕咕嚕地叫, 一早除了喝了點口袋裡的水, 什麼都還沒吃, 就被昆莫叫出來. 小伙子此時心中有點不滿, 騎在俊馬上原地打圈胡亂跺步, 相比於神態自若穩重的烏孫昆莫, 真有天差地別之感.

獵驕靡抬頭看看日頭, 知道身後的小伙子一定餓了. 乾硬的臉龐嘴角微微上揚, 回頭對小伙子說道:"就是這兒了, 餓了, 就坐下來吃點東西吧."

小伙子馬上從馬背上跳下, 取下掛在馬背上的乾糧和奶酒, 快速的打開了酒茶袋大喝了一口, 拿出乾糧正要放入嘴吧, 目光瞟見剛下馬的獵驕靡正盯著自己, 於是不甘不願的把手上的乾糧和奶酒雙雙奉上.

獵驕靡老實不客氣的接過了奶酒大喝一口, 閉上眼睛讓熱滾滾的奶酒自喉嚨慢慢地流入胃裡, 順手把奶酒袋再還給身旁的小伙子. 

獵驕靡把大餅掰了一半, 大半的遞回去給小伙子, 另一半自己慢慢的啃. 小伙子接過來像餓狼般的配著奶酒大口大口的吃著餅.

二人就這麼坐在山坡上看著下方的大草原, 偶有一二隻老鷹帶著一陣呼嘯聲從頭上飛過. 獵驕靡吃飽後便躺下閉上雙眼, 身旁的小伙子看著這位年邁但不失英氣的老昆莫, 不知他今天此行的目的究竟為何.

待小伙子吃飽喝足後, 全身不住扭動, 全然一副沒有耐心坐不住的樣子, 在一旁閉目養神的獵驕靡只好坐起身來:"你可知我今天為何帶你到這裡?"

"厚, 爺爺, 您終於開口說話了. 為什麼? 我一直想問您啊?" 昆莫身邊的這個小伙子正是烏孫昆莫唯一的孫子軍須靡.

獵驕靡臉無表情(又或者有表情, 但根本外人看不出什麼表情)的看著前方的大草原說道:"你可知我尚在襁褓時, 父王難兜靡為月氏所害, 全族被迫分散四處逃難. 或為他族殺害, 或為別族所奴役. 而我, 則被遺棄荒野, 若非天上烏鴉叨肉餵食, 蒼狼為我哺乳, 我命已休."

軍須靡並非不知這段傳說, 在草原上, 烏孫國裡, 人人都知道, 昆莫獵驕靡為上天為烏孫撿選的王, 所以這些年來, 雖有族內中人對昆莫位蠢動欲動, 但卻無人敢真的出手的原因. 畢竟若非當今昆莫, 那有今天的烏孫子民.

"當時因此異象, 我得已倖免於匈奴冒頓單于的獵殺, 相反的, 因為他親眼目睹了烏鴉餵食和蒼狼哺乳的異象, 他決定收養我, 把我哺育成人." 獵驕靡回想自己年幼時期的遭遇娓娓道來.

"嗯, 這我聽說過, 爺爺後來藉著單于的幫助, 得以復仇, 趕走了侵占我烏孫土地的月氏, 收回流離四處的部眾, 才得以復國.軍須靡接著說.

"那是你們聽說的故事, 事實是, 我在匈奴冒頓單于下, 負責守衛匈奴西境, 如若做的不好, 命運亦如同一般失職將軍一樣命不久矣. 若非右賢王的協助, 讓我有機會帶兵出征攻打月氏收回故土, 你我今天仍只是匈奴單于帳下被豢養的馬前卒罷了." 獵驕靡語氣平淡面無表情的說著.

"如今, 我年歲已大, 你父親偏偏早逝, 你叔父他...獵驕靡說到此嘆了口氣, 繼續:"他身居大祿, 權力與地位僅次於我. 然而, 他過於好大喜功, 性格殘暴自私, 和匈奴單于過從甚密...."

"我好不容易成功和平的脫離匈奴, 又能與其保持著良好的合作關係, 倘若一步走錯, 我烏孫國又將重新成為匈奴國的附庸國. 這, 不是我想看見的, 你懂嗎?獵驕靡語重心長的說道.

"爺爺我懂, 您想我怎麼做?軍須靡雖年輕好動, 但天資聰穎, 一點即通, 這也是獵驕靡疼愛和看重他的地方.

"我本早該退位, 可惜太子早逝, 我在你父親臨終前答應過他, 會將昆莫位傳於你, 然而, 你叔父並不同意. 你又太過年輕魯莽和毛燥...獵驕靡皺著眉慈愛的看著眼前這個身形狀碩, 面容酷似自己長子的愛孫.

軍須靡抓抓頭聳聳肩, 一副不知該怎麼辦才好的樣子:"爺爺..."

"我要你, 穩住!獵驕靡伸出長滿大繭的老手緊緊抓住軍須靡的肩膀說道. "嗯.軍須靡點頭.

"前陣子, 派出去的探子回來說上次來自大漢的使臣在幾年前已過世, 我擔心他上回來提的和親一事恐怕有變." 獵驕靡慢慢站起身來, 走向他的馬匹.

"爺爺, 您指的可是那個長相有趣留著一綽長鬍子的張騫?" 軍須靡面帶喜色也跟著站起來.

"嗯, 就是他. 他當初提出讓我烏孫與大漢和親時, 我不置可否, 因為條件是要與大漢聯手對抗匈奴....獵驕靡說到這裡, 停頓了一下, 目光盯著前方的大草原, 若有所思. "但二年前我置辦了大禮, 派了使者送去的數十匹良馬和數箱禮物都表示了和親的意願, 然而卻沒有聽到大漢承諾何時可以準備娶親." 獵驕靡身形矯健的跳上馬背, 準備出發.

"我要你這次再帶上數千匹天馬和數箱珍寶, 向大漢皇帝逼親. 我要你親自帶著大漢公主回來, 有了大漢做我們的後盾, 烏孫才不至於淪為匈奴的屏障.獵驕靡眼神堅定望向自己的疆土說道.

"是, 爺爺.軍須靡眼睛閃著亮光, 開心的大聲回答著. 是啊, 想到可以離開這片除了牛就是羊的草原, 去遠方的大漢朝看看那個長相有趣好笑的張騫所描述的國度, 軍須靡已經等不及要出發了.

獵驕靡心中雖有千萬個不放心, 但也是時候讓愛孫出門歷練歷練了, 不經千錘百煉後, 又如何接的下這被多人虎視眈眈的昆莫位子呢.

獵驕靡不捨的看著眼前因太陽西下染紅的大片草原, 心中想的是, 不能再度失去這片屬於烏孫國的土地, 不論是月氏還是匈奴, 都不能奪走這片只屬於烏孫國的土地.


下一篇: 細君公主傳(三十二)



繼續閱讀: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