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三十二) : 冊封大典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三十一) : 烏孫王國


元封三年, 西元前108年

今年一開春, 武帝便已收到探子快報, 說是烏孫國已派出一求親使團目前正往大漢長安城方向前來. 

在未央宮裡武帝皺著眉問道: "眾愛卿, 可知這次烏孫派來的求親使團是由誰帶領? 官居何職?"

"回陛下, 據報此次帶隊之人相貎年輕, 官居... 官居岑陬." 未央宮裡一名正三品的官員回道.

"岑陬?? 岑陬是何官職? 怎麼朕從來沒有聽說過?" 武帝的眉頭緊鎖, 口氣不佳的大聲問道.

未央宮中人人面面相覷, 無人敢出聲. 

"朕, 可不能讓細君委屈了, 來者官位過低, 朕可不准這門親事." 武帝見朝下一片鴉雀無聲狀, 更火了, 用力的拍了下龍案, 大聲吼道.

"回陛下, 我們對烏孫所知太少, 很難說岑陬的官位是高是低, 可惜... 可惜張大人已逝, 不然張大人可能會認識此次求親使團的帶隊之人." 朝下一名光祿大夫被眾人推出來說話.

"唉, 張愛卿英年早逝, 著實可惜..." 武帝嘆了口氣, 往殿下張望像在在找人, 問道: "怎麼? 今日子長(註)沒來?"

(註) 司馬遷字子長

"回稟陛下, 史官司馬遷仍在為父守孝, 守孝期為三年, 到今年的秋分期滿, 所以今日並未上朝." 殿下一太常令回道.

"是嗎? " 武帝聞言不語, 殿下一片安靜, 人人面面相覷, 不知武帝為何突然想起了司馬遷.

突然武帝下令: "來啊, 子長守孝已近三年,  召司馬遷即刻入宮, 繼父職, 升為太史令. 朕記得張愛卿第一次自西域回朝, 便是由子長為其記錄. 朕, 有事要問子長."

"是, 遵旨." 朝下一官員大聲回應.

"回稟陛下, 此次烏孫的求親使團隊伍聲勢浩大, 看來是此行必是想要問個明確的和親日子, 臣以為, 不能再拖了. " 石丞相.

"嗯, 一切等子長回朝再說." 武帝不耐煩的回道.

"回陛下, 那是否該為細君翁主辦冊封禮了? 這... 總是要在求親團入京前辦妥啊..." 太常令焦急的問道.

武帝不耐煩的揮了揮手說道: "好吧, 冊封禮你著手去辦吧, 切記要辦的愈隆重愈好."

"是, 遵旨!" 太常令鬆了口氣大聲接旨. 

"怎麼說也是五哥的親孫女....武帝小聲的像是自言自語般說著, 然後揮揮手, 表示今天到此為止, 退朝了.

"退朝~~" 禮官唱著, 朝下眾臣們伏首下跪叩拜大唱: "恭送吾皇, 吾皇萬歲, 萬歲, 萬萬歲...."

武帝在眾臣的唱賀聲下, 心煩的離開了未央宮, 往椒房殿走去.

宮中這陣子都在忙著準備著細君的冊封大典, 由皇后親手超辦, 一點都馬虎不得. 元封三年夏, 細君正式被冊封為大漢朝的公主, 封號細君, 史稱細君公主.

李姬因撫育細君成人有功, 亦如願得到豐厚的賞賜, 並從原來的正六品貴人連升二級到現在的正五品的嬪位. 

原本是一椿喜事, 可偏偏這沒遠見小肚雞腸的李姬不但不知謝恩, 反倒在常寧殿裡不時抱怨皇上偏心.

認為自己冒著生命危險懷胎十月生的二位皇子, 每位皇子也才讓她晋位一級. 

因為二位皇子的誔生, 才讓她從原來的常在到美人, 爾後再到貴人. 今日不過代為養育一逆臣賊子的女兒, 她竟得以連晋二級. 讓她直感嘆二位皇子的身價還不如這逆臣賊子的女兒啊.

這話李姬以為在自己殿中說說無傷大雅, 殊不知讓有心人聽到, 在皇后面前搬弄是非大作文章.

衛皇后宅心仁厚, 也知道李姬的為人, 就一張壞透了的嘴巴, 倒也做不出什麼傷天害理的大事. 看著細君這些年在常寧殿裡也算平安長大, 並不想把事情鬧大, 便沒有將此事稟報武帝.

而李姬雖幾經三皇子劉旦警告平日裡要謹言慎行, 但李姬並未放在心上. 由於三皇子和四皇子已於元狩六年(西元前117年)帝分別冊封燕刺王和廣陵王, 早就到封地就藩不再長住京城, 沒了兒子成天在一旁耳提面命的提醒, 李姬這張嘴愈發不可收拾了.
李姬之後的命運也就全毁於她一張嘴, 還連累了三皇子及四皇子, 當然, 這都是後話了.
細君一經冊封, 也就不用再寄居於常寧殿中, 帝賜漪蘭殿給細君, 衛皇后亦是貼心, 生怕細君身邊沒有可心的人伺候, 便把貼身侍女小茜給了細君, 讓小茜好生侍候著細君公主.

皇后身邊的人, 細君原是不敢要的, 但皇叔祖母的盛情難卻, 細君也只能收下. 小茜在宮中多年, 深知宮中禮法和眉角, 有小茜在細君身邊的確也幫細君省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細君原本寄居於李姬常寧殿時, 是門可羅雀, 平日裡會上門找她的也只有石邑和諸邑二位公主. 如今自己晋升為和親公主, 本也不值一提, 但由於皇叔祖父的重視和冊封場面的浩大, 一下子細君公主成為大漢宮廷裡的熱門人物, 每天上門的嬪妃絡繹不絕, 讓細君無暇應付, 小茜的到來, 確實幫了細君的大忙.

小茜雖只是一介婢女, 但畢竟是皇后身旁邊的人, 俗話說的好, 不看僧面看佛面, 小茜開口回絕, 任那一位嬪妃都不好說什麼. 小茜說出的話, 要比身為公主的細君還管用.

自從冊封為公主後, 細君的心裡更加的焦慮了, 因為這表示她離和親之日又更近一步了. 雖然明知當年石邑公主和李夫人對她說的話不無道理, 她也清楚她的命運在入宮的那一天便已註定了, 只是當事情真真實實的呈現在眼前時所帶來的衝擊, 她一下子還是有些緩不過氣來.

細君打發了小茜和采繪, 獨自一人在御花園漫無目的的走著, 不知不覺中, 細君走到了靠近合歡殿旁的湖邊, 居然看到李夫人正站在湖邊面俏皮的眨著雙眼面帶微笑的看著她: "細君公主, 妳來了."

細君有些微微驚訝地看著李夫人, 不忘先行並足屈膝禮:"細君見過李夫人. 李夫人您~~在等細君? 外面風大, 李夫人可要細君扶您回寢殿?

李夫人於元封元年順利的誔下五皇子, 武帝大喜賜名髆, 而原本身子骨就弱的李夫人在誔下皇子後身體變的更差了. 

李夫人巧笑嫣然溫婉的回禮:"不, 不進宮裡, 宮裡悶, 細君公主, 我這幾天, 天天都在這裡等妳來, 今天總算是讓我等到妳了."

細君睜大雙眼頗為驚訝的問道:"李夫人有事找細君嗎? 怎麼不讓芝蘭直接來叫細君?

"不, 我沒事, 但妳有事. " 李夫人雙眼緊盯著細君含笑說道:"妳有心事, 不是嗎?

細君頓時臉色一沈, 低頭看著地上不發一語. "可是怪我沒去參加妳的冊封大典?"李夫柔聲問道.

"自然不是."細君趕緊抬頭看著李夫人答道, "細君知道李夫人身體不好, 怎會怪罪...對了, 李夫人, 您最近身體好些了嗎? 太醫怎麼說?" 細君熱切地詢問著李夫人的近況.

武帝對李夫人寵愛有加, 心疼李夫人的身體, 於是讓皇后免去了李夫人日常上椒房殿的請安, 也不讓各宮嬪妃沒事上門打擾李夫人休息, 於是大家見到李夫人面的機會是少之又少.

李夫人聳聳肩一臉不在乎的表情答: "不就那樣, 這群老太醫還不如從前我在巿井裡隨便看的一個郎中來的強, 每個來看的太醫都說一樣的話..." 突然之間, 李夫人俏皮的裝成老太醫的臉和身形, 一手假裝捏著鬍鬚, 一邊閉眼搖頭晃腦, 用低沈沙啞的聲音說道:"稟陛下, 李夫人她氣弱體虛, 微臣不敢濫用虎狼之藥, 只能慢慢調養..." 然後噗哧一聲笑出來.

細君也忍不住跟著李夫人一起笑了出來, 二人站在湖邊笑的差點不支倒地, 細君趕緊上前扶住李夫人, 李夫人雙手捧著肚子直搖頭, 細君笑的眼淚都流了下來, 細君沒想到李夫人居然這麼調皮.

好不容易二人止住了笑, 整了整衣衫, 細君原本的煩憂竟已一掃而空. 細君看了李夫人一眼說道: "李夫人怎知細君會來?" 李夫人笑而不答, 眨眼示意讓細君跟著她往湖邊走. 

二人就這麼不言不語的在湖邊漫步, 輕風拂面, 甚是舒服.

下一篇: 細君公主傳(三十三) 

繼續閱讀:
[細君公主傳(31): 烏孫王國][細君公主傳(32): 冊封大典]
[細君公主傳(33): 烏孫求親團]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