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君公主傳(三十三) : 求親使團

上一篇: 細君公主傳(三十二) : 細君冊封



元封三年, 西元前108年秋

烏孫的和親使團一行浩浩蕩蕩抵達了長安城, 在未央宮拜見了武帝後, 便先行被安排在芙蓉驛館定居.

軍須靡生平第一次離開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來到一個在文化, 制度和思維上都和烏孫完全不同的國度, 這讓從沒見過城廓的軍須靡第一次見到長安城時感到異常的興奮. 

一到了驛館的軍須靡便迫不及待的想要去長安城逛逛, 但大漢朝派來名為陪伴實則監督和親使團的鴻臚卿(註)李瞟對和親使團的限制極多, 令他甚為不滿.

(註)鴻臚卿: 掌四夷朝貢, 設宴慰勞, 賞賜, 外賓接待, 和國家喪葬禮儀, 中都祠廟祭典, 道釋籍帳除附之禁令等等, 簡單說, 就是西漢的外交官.

不顧鴻臚卿李瞟的阻止, 軍須靡獨自一人偷偷的跑到長安城裡閒逛, 京城的繁華和熱鬧景象都令軍須靡眼界大開, 這些景象只有在張騫拜訪烏孫時, 聽張騫提到過, 那時的軍須靡還只是個乳臭未乾的青少年, 脾氣倔的像頭牛一樣, 怎麼也不相信當時張騫所形容的長安城是真實存在的, 認為眼前這個綁著頭髮留著鬍子相貎滑稽的中年人只是在吹牛而已.

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今日親眼所見, 才知道張騫所言不虛, 長安果然是繁華一片, 老百姓豐衣足食, 人人穿在身上的布料摸上去如絲綢般的柔軟, 巿集裡的小食, 香噴噴的讓軍須靡口水直流, 長安城裡的女子, 個個嬌豔欲滴, 軍須靡看的目瞪口呆的...

當然啦, 軍須靡的模樣, 馬上就被長安城內的城防士兵認出, 很快的鴻臚卿李瞟就在長安城的某巿集裡找到了吃飽喝足付不出酒菜錢的軍須靡. 

鴻臚卿李瞟自然不好得罪這位遠道而來代表烏孫求親的使者, 心想, 與其讓他自己偷溜出來瞎鬧, 不如索性自己陪著他走遍整個長安城, 滿足一下他這個野人的好奇心, 趁機也了解一下這個人的身份地位和目前烏孫的政局. 

有李瞟帶著, 軍須靡更是老實不客氣的走到哪就吃到哪, 見著什麼新奇的都要摸一下, 身旁經過的女子, 軍須靡也都目不轉睛的盯著不放, 李瞟必需時刻提醒並告誡他這樣盯著女子是不禮貌的行為.

這點, 軍須靡還真不明白, 在大漠, 有男子若發自內心目不轉睛的盯個一個女子, 表示她美麗動人具有吸引力, 那可是那名女子莫大的榮耀, 何來的不禮貌之說? 

不過, 比起巿集上的女子, 更吸引軍須靡的是各式各樣香味四溢的小食, 軍須的食量, 可是把李瞟給嚇到了.

在幾壼美酒下肚後, 軍須基本上是有問必答了, 李瞟看著時機差不多, 也就開始在談話間試探性的詢問著軍須靡在烏孫的地位和官職了.
李瞟是位相當聰明頗具語言天份又熱愛冒險的人, 當年張騫第一次從西域返回大漢時, 李瞟年15, 大街小巷裡都傳遍了張騫的西域故事, 讓李瞟欽羡不已. 張騫成為李瞟心目中的大英雄, 一心想的便是和張騫一樣有機會能為大漢出使西域.

上天待李瞟不薄, 當然, 李瞟自己也很努力, 除了努力學習儒家經典騎馬射箭之外, 也學習四夷語言. 七年後, 李瞟當真遇上了張騫第二次出使西域的機會.

為了成為張騫出使西域的隨行團員之一, 李瞟在關係動員上費盡心思, 不惜低聲下氣進京拜求幼時玩伴司馬遷當說客. 

說到這位神童司馬遷, 年長李瞟三歲, 幼時和李瞟同住在河津的某個村落, 其父司馬談為京都長安太史令所以家中藏書甚多.

村落的孩子們一旦會走會跑後, 都必須幫家中大人放牛, 司馬遷也不例外, 李瞟便是這時認識的司馬遷. 在一群不識字的放牛娃中, 僅僅司馬遷一人能讀書識字. 

李瞟知道, 光憑這樣的交情, 是難以讓司馬遷幫他的, 他還有一張王牌, 那便是因張騫失職而戰死沙場的哥哥, 李一成.

當年若非哥哥李一成力護司馬遷, 司馬遷纖瘦的身形只會成為眾放牛娃欺凌的對象, 哪有他說故事的地方. 李一成高壯的身形和超強的組織能力讓李一成順理成章的成為村裡的孩子王, 孩子們基本上都聽從李一成的指揮和安排.

因為李一成的鼓勵, 司馬遷才能用"說故事"贏得放牛娃們的景仰, 少了餐餐頓頓的打, 所以, 說李一成是司馬遷的幼時恩人, 一點也不為過.

總之, 在元狩四年, 西元前119年, 因為司馬遷的幫忙, 李瞟順利的成為張騫二次出使西域隨行人員裡的一員, 職位很低, 僅為一名馬伕, 但李瞟已經很滿意了.

在出使烏孫的這四年中, 李瞟沒有閒著, 努力的學習外夷語言, 烏孫語, 李瞟雖不能說是精通, 但日常生活對話用語也能朗朗上口了.

當然, 也因為這樣的經歷, 李瞟這回才得以成為負責接待烏孫和親使團的鴻臚卿.

"李卿, 你和這個來自烏孫的岑陬相處的這幾天, 可有什麼心得?"武帝在天祿閣裡接見了剛從驛館回來的李瞟.

"回稟陛下, 以微臣的觀察, 這位岑陬來頭不小, 光是以他的名字看 -  軍須靡 - 在烏孫, 但凡用的上 - 靡 - 這個字的, 均屬皇室人員, 所以, 他必然和當今烏孫昆莫的關係菲淺." 李瞟恭敬又信心十足的回答.

"嗯..." 武帝起身, 邊走邊捻弄著胡子繼續說道: "與當今昆莫關係菲淺是嗎?" "是."李瞟有著十足把握的回應著. "那, 李卿, 你覺得他可會是下個昆莫的接班人嗎?" 武帝止步同時睜大雙眼緊盯著李瞟看著問道.

"回稟下, 這... 這微臣不敢斷言, 傳位一事, 本就詭譎多變, 何況... 何況... 這..."李瞟相當不安的行拱手躬身禮回答.

武帝不耐煩的大手一揮, 示意免禮: "嗯."

"然而, 微臣可以確定一事..." 李瞟小心謹慎的接著說道.

"何事?"

"當這位岑陬提起張大人時, 口氣輕蔑, 而且, 彷彿當時只有張大人, 烏孫昆莫和他三人在場, 從這點, 可以証明, 這位岑陬絕對是當今昆莫心中的不二人選." 李瞟有點附和武帝心意的意味說道.

"嗯, 聽子長(註)說, 當年, 你也也是隨行人員之一?武帝由澄保扶著坐下, 瞇著眼睛看著李瞟問道.

(註)司馬遷字子長

"是, 回陛下, 可惜當年微臣身份低微, 僅為一馬伕, 並沒有機會陪同張大人一同晋見昆莫, 所以...." 李瞟回.

"嗯." 武帝手一舉, 阻止了李瞟繼續, 話鋒一轉改問:"你覺得烏孫哪裡如何?"

"蛤?" 李瞟一愣, 不知武帝此問何意.

"細君公主過去可能適應?武帝不看李瞟, 吹著手中澄保遞過來的熱茶, 邊吹著熱氣邊問道.

"這... 回陛下, 烏孫國風光明媚, 百姓良善好客, 生性樂觀, 但凡能講話的都愛唱歌, 能走路的都會跳舞, 細君公主... 細君公主她善音律, 想必, 應能寄情於歌舞之中..." 李瞟慎戒恐懼的回答著. 

全朝文武百官都知道細君公主在武帝和衛皇后心中的份量, 這和親一事雖由大漢提出, 但選中細君公主也為無奈之舉, 而今日的烏孫和親使團擺明了是來逼親, 這讓武帝心中很是不悅, 李瞟明白如一個回答不小心, 輕則丟腦袋, 重則全家抄斬都有可能.

"嗯, 去, 再去陪他幾天, 朕... 要晾晾他." 武帝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是." 李瞟識趣的退出了天祿閣. 



下一篇: 細君公主傳(三十四) 



繼續閱讀:
[細君公主傳(31): 烏孫王國][細君公主傳(32): 冊封大典]
[細君公主傳(33): 烏孫求親團][細君公主傳(34)]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