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日記 : 種族歧視

聲明: 這是一個虛構的科幻/災難故事, 所有資訊在本連載全為作者瞎編, 不具任何參考價值. 如有雷同, 純屬巧合, 各國各人請不要自己閒來沒事對號入座. 謝謝!

本篇故事開始:
隨著全球各地病毒疫情的快速攀升, 益達國死亡人數一夜破千, 優耐國確疹人數一夜破萬, 其他各國一夜確診人數也是一夜數千的往上狂飇. 反觀病毒最初的爆發點抗謬尼國明顯的疫情趨緩, 死亡人數明顯下降, 一夜確診人數也降低到2位數. 從排行榜的第一位直落到前五名之外.

優耐國對抗謬尼國的公開攻擊最為直接, 但其他益達國, 佛朗磯國和斯班國對抗謬尼國也沒少攻擊過, 只是沒像優耐國總統那麼大膽的在公開媒體上公開指責病毒為抗膠尼國製造的生化武器. 但是國內民眾對耶蘿族的惡意攻擊和言論遣責卻是隨處可見. 

種族歧視是這個新型病毒帶來的附產品, 它對依萊星所造成的傷害未必比新型病毒本身來的低, 而後遺症卻是依萊星球難以抺滅的記憶.

莘蒂是一個老僑民, 從抗謬尼國移民到奧斯國快20年了, 在莘蒂到奧斯國定居前, 曾在優耐國待了4年多, 對莘蒂而言, 在優耐國的那4年, 猶如一個長期住在深山裡的人, 突然到了海濶天空的大海旁, 呼吸到了大海的氣味, 感受到了無邊無際的自由, 像是一條被拘禁在茶杯裡的魚突然被放回到大海一樣, 享受到從來沒有過的自由.

思想和言論不再受到限制, 無邊無際的想像空間, 讓莘蒂花了一段時間才適應過來.

莘蒂在優耐國短短的四年, 帶給莘蒂很棒的回憶, 友善的優耐國同學, 開啓並容許她自由思考的優耐國老師, 尊重不同意見和想法的優耐國文化, 她太喜歡優耐國了, 也結交不少優耐國的好朋友, 但因為許多因素當時年輕的她不得不離開優耐國.

離開優耐國後的莘蒂選擇在奧斯國定居, 從一開始的不適應到習慣了奧斯國人民的懶散, 寛容和愛好自由的文化. 

突然之間席捲全球的疫情, 讓各國出現物資短缺的現象, 還有在世界各地傳出耶蘿受到歧視的新聞層出不窮, 莘蒂開始擔心她在優耐國的好朋友們是否平安.

透過了發達的網際網路, 莘蒂得以和遠在優耐國的好友們連繫. 好友提娜傳來一段影片, 讓莘蒂覺得不可思議. 雖然在奧斯國也開始了限時限量的購物時間, 但還不至於誇張到要排到像優耐國這麼長.

當莘蒂問及了是否有排擠耶蘿族的情況時, 提娜嘆了口氣說道:"唉! 肯定是有的, 但基本上現在都不出門了, 每週的食物和日用品都在網上訂購付款, 貨物送到門口放下, 也見不到人, 所以, 倒還好, 並沒有直接被歧視和攻擊的狀況."


提娜是住在優耐國的中部隔一個五大湖對面便是肯那國了. 該州人口密度低, 疫情不算太差, 不過, 該州也是全封了. 不允許隔壁州的人進入, 也早已停止了上班上課. 所有的活動只能在網上進行. 

在今年初, 疫情尚未在全依萊星大爆發時, 提娜的小女兒還來了奧斯國當交換學生, 本來莘蒂和提娜還打算年中在奧斯國來個相見歡的, 不料疫情的無情肆虐, 提娜的小女兒在二個月前就被優耐國招回了. 

相較於幸運的提娜, 莘蒂的另一位好友喬就沒這麼幸運了. 喬目前住在優耐國的N城, 那是目前優耐國疫情最為嚴峻的城巿, 目前該單一城巿的確診人數就已數萬, 死亡人數也早已破萬了. 

喬說N城醫院的太平間已經沒有空間存放屍體了, 每家醫院外都停了一長排的冷凍卡車貨櫃, 光是看的, 都怵目驚心, 令人毛骨悚然.


喬還說, 同橦公寓裡有個隣居, 和他一樣是布克族人, 她姐妹之前生病一直咳不停, 還有發燒症狀, 去了醫院幾次, 都被當做是普通感冒給打發回去, 最後一次去, 醫院就是打個針, 開個藥還是讓她回家做居家隔離, 怎麼也不給她姐妹做新型病毒的檢測, 結果昨天夜裡在家走了.

家人叫了救護車, 來的人全是穿戴全套防護衣的醫護人員, 最後終於做了檢測, 証明她姐妹是死於新型病毒導致的肺炎.

今天衛生所的人來給整棟公寓做消毒, 還警告大家都不許外出, 要做居家隔離至少14 天. 喬很擔心自己會不會也被感染上了, 因為上週還和隣居一起在樓梯間聊天聊了快半小時. 

基本上這棟公寓裡住的全是布克族人, 也許有一二戶是布朗族人. 優耐國有個歷史優久的種族問題, 懷特族人不喜歡布克族人. 所以喬認為隣居的姐妹有可能因為是布克族人所以醫院不給檢測. 

莘蒂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 只能讓他保重, 乖乖待在家中別出門了.
延伸閱讀:
[疫情日記:楔子][豬一樣的領導層][恐慌來自於匱乏]
[雷厲風行][封城令][口罩無用論][留學生日記][陰謀論]
[陰謀論之洗牌篇][喪失理智的暴動][不自由, 毋寧死]
[預言][馬克日記][群體免疫][種族歧視][二度封城]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