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日記-留學生的去與留

聲明: 這是一個虛構的科幻/災難故事, 所有資訊在本連載全為作者瞎編, 不具任何參考價值. 如有雷同, 純屬巧合, 各國各人請不要自己閒來沒事對號入座. 謝謝!


本篇故事開始:
疫情發展到今天, 有著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對於之前千方百計想方設法才進到奧斯國的陳紅, 她有點不知所措. 當初好不容易出了抗謬尼國的W城, 進了奧斯國就為了完成她的碩士學位, 結果怎麼也料不到最不該出現疫情爆漲的奧斯國, 現在居然變成了第二個W城.

她現在進退二難, 是再逃回抗謬尼國? 還是乖乖留在奧斯國??

留在奧斯國的身份僅僅是一名留學生, 雖說此新型病毒目前對年輕人的傷害不大, 就算染上了, 也只是一些流感的症狀, 應該是不需要太過擔心, 然而, 對於身為外國人的陳紅, 如果不幸轉成重症, 在異鄉的她, 怎麼辦?

奧斯國雖比抗謬尼國先進, 但在醫療資源上郤未必足夠應付突如其來因疫症所引發的病人.

其實, 在奧斯國疫情才剛開始上升的時候, 已經有人建議陳紅是不是考慮回去了. 但陳紅說什麼也不肯. 要知道, 當初為了再進奧斯國, 陳紅是費盡心思離開了抗謬尼國的W城, 並且為了要能進入奧斯國, 還得在第三國待滿14天.

先撇開所花費用和時間, 這份努力為的就是完成陳紅的碩士學位, 然後申請居留權. 如果現在回去, 何時再回的來也未可知. 所以陳紅選擇了觀望.

其實在奧斯國的S城, 人們對於新型病毒的反應是很二極的. 但凡是在地的居民, 感覺都比較緊張, 囤貨的囤貨, 戴口罩的戴口罩. 但對於遊客和留學生, 似乎沒有太大的反應.

遊客來玩, 自然不會只是待在旅館, 哪裡好玩就往哪裡擠. 景點處仍是人山人海, 留學生也一樣, 放假時, 未必乖乖待在宿舍, 外食, 景點和開Party一個也不放過.

所以, 對於陳紅而言, 她確實暫時感受不到必需離開的迫切感. 然而, 人在安逸中腐敗. 

人是這樣的, 如果你身處於一群都不在乎的人群中, 你也會變的毫不在乎. 如果你身處於一群恐慌與焦慮的人群中, 你也會開始變的恐慌和焦慮.

陳紅交往的朋友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留學生, 年輕活潑, 根本不把這款新型病毒當一回事. 尤其是當優耐國留學生們堅信他們的領導人說的 -- 這只是流感不用擔心, 年輕人就算染上, 也僅是輕症, 不會有事的.

所以, 陳紅一點也不覺得自己需要因為這個病毒做任何學習上的變動. 自己年輕, 健康, 沒有任何基礎病史, 好不容易才回到奧斯國, 根本沒有打算在學期中離開. 


不過, 為了小心起見, 陳紅倒是事先買了些奧斯國素有感冒神藥之稱的普拿疼. 反正冬天快來了, 總是有機會用到的, 先買了存著, 免得到時缺貨. 陳紅對自己的先見之明, 甚為讚賞!

就在學校陸陸續續出現了感染的案例後, 陳紅也開始有點不安了. 看著奧斯國日日上升的確診病例, 再回頭看看已趨平緩的抗謬尼國, 陳紅開始有些動搖了, 留下來的決定究竟是對還是錯?

二週又過去了, 奧斯國開始進行stage 1的封城政策, 抗謬尼國也開始對從海外逃回來的國人進行了14天的隔離, 陳紅的去與留似乎已經不再是自己能決定的了.

學校已經開始網路授課, 回去, 並不影響陳紅的學業, 但陳紅的房租是半年一簽的, 回去, 房租肯定還是要繳的. 而這一走, 半年內能否回的來? 東西是否全打包帶走, 還是繼續付房租養東西? 這個陳紅都不好決定.

接下來, 讓陳紅開始焦慮的是, 身邊來自優耐國的留學生們, 一夜之間全部決定放棄學業回到優耐國. 原來是 -- 優耐國領導人突然下令招回在海外各地的優耐國人, 並聲稱如果不在限期內回來, 他們很有可能將長期滯留海外.

突然之間, 陳紅身邊的朋友和同學少了一大半, 之前那股初生之犢不畏""的勇氣, 也在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踪. 

壓倒陳紅的最後一根稻草是, 今天晚上看到奧斯國總統公開表明的聲明, 竟然是要求在奧斯國境內的外國人儘早離開奧斯國, 返回自己的原居地.

天哪! 這對陳紅而言, 無疑是一大打擊. 陳紅從沒想到以人道主義立國的奧斯國會在這時候發出這樣的聲明, 這跟逐客令沒什麼二樣了, 她還有選擇的機會不走嗎?

問題是, 陳紅似乎已經錯過了她能離開的最佳時間點了, 現在要回抗謬尼國的機票早已一票難求了, 加上現在回去似乎在回程被感染的機會比留下來還高. 陳紅, 還是不想走.

於是陳紅選擇了上社交媒體求助, 希望友善的奧斯國人能為他們這樣的一群滯留在奧斯國的弱勢團體發聲.

不求救還好, 這一求救, 得到的回應, 真是讓陳紅涼透了心.

以奧斯國目前的狀況, 醫療物資不足以應付本身快速受感染的人數, 加上奧斯國國內擁有過多持旅遊簽証的遊客不受控的到處亂竄導致本地人因此被感染, 不少本地人早對這些不聽話的遊客產生了極度的不滿, 今天奧斯國總統的聲明, 倒是難得的引起了全國民眾一片叫好的掌聲.

陳紅頓時有種自己被背叛的感覺. 當初奧斯國學校為了賺取留學生的學費提供了各種優惠措施來吸引留學生選擇奧斯國而非優耐國, 其中一項便是畢業後可以申請奧斯國的居留証進而申請居民身份.

抗謬尼國基本上是奧斯國留學事業的大客戶. 陳紅付著巨額的學費, 期待的便是畢業後可以順利的找到工作, 然後申請到奧斯國的居民身份, 從此可在奧斯國定居. 

然而所有的計劃都在這次突如其來的新型病毒肆虐下, 全成泡影! 陳紅坐在桌前, 上網查著返國機票, 價格是一天一漲...


延伸閱讀:
[疫情日記:楔子][豬一樣的領導層][恐慌來自於匱乏]
[雷厲風行][封城令][口罩無用論][留學生日記][陰謀論]
[陰謀論之洗牌篇][喪失理智的暴動][不自由, 毋寧死]
[預言][馬克日記][群體免疫][種族歧視][二度封城]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