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語成讖1 - 謝氏滅門血案

簡體中文 | 繁體中文
"李雲青"這個名字現在在米巿應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大記者了. 然而他並不是大傳本科出身, 原來是米大中文系畢業的, 一直以來都是以寫些輕散文, 長短篇小說為主, 算是一位毫無名氣靠投稿為生的小作家. 直到某次他在米巿論壇上發表了一篇短篇小說, 隔天他發現他的電子信箱被上千個留言通知塞爆.

那個短篇小說的靈感是來自於他前幾天讀到的一則舊聞, 那是一則關於米巿某區的一宗滅門血案. 血案發生在數年前, 兇手在案發後的幾週內便被逮捕歸案.

兇手是被害者的姻親, 雖已縛法, 但始終沒有認罪, 其妻也就是受害者的妹妹也在為其四處奔走找律師為他申冤. 由於罪証確鑿, 兇手雖不認罪, 但仍以謀殺罪起訴收押.

李雲青覺得這個滅門血案相當具有戲劇性, 於是以這個案子為故事的主軸, 自己做了改編與延伸. 為了讓故事更具戲劇性, 李雲青在故事的結尾為兇手找到了有利的証據, 不僅足以証明他的清白, 甚至在留下了如何找到真正兇手的線索.

李雲青坐在電腦前看著被上千個留言通知塞爆的電子信箱, 一開始他還以為是因為他的故事為兇手開脫引起了廣大讀者的不滿, 點進去一看, 李雲青有點莫名其妙了.

此時放在一旁一直是靜音的手機畫面一閃一閃的發亮, 表示來電通知, 李雲青拿起電話, 是個不知名的號碼, 再一看手機裡有著數十通的未接來電, 全是不知名的號碼打來的. 正當李雲青準備按下"接聽"鍵時, 門鈴響了.

李雲青愣了一下, 決定先去開門. "誰啊?" 李雲青隔著大門問道.

"刑事局. 李雲青在嗎?" 門外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回道. 門內的李雲青狐疑的透過了門上的窺視孔往出去, 真的是四位身著米巿警服的員警站在門外, 李雲青遲疑了幾秒, 還是把門打開了.

四位身形高大的警察有禮貌的出示了自己的証件, 詢問著能否請教李雲青幾個問題. 李雲青仔細看了一下警察証件, 確認無誤後, 自然不能阻止警察入內.

"李先生, 想請問一下, 您是否昨天在米巿論壇上發布了一則關於謝家滅門血案的消息?" 其中一位警察很客氣但直接的切入主題開始提問.

"嗯, 是的, 那... 只是一篇短篇小說? 怎麼? 用它來寫小說, 有觸法嗎?" 李雲青狐疑的問道. 這件滅門血案這幾年早已從街頭巷尾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中隱退了, 如果不是上週再次開庭, 有個本地的社區報紙再次報導這個案子, 又剛好被李雲青看到, 估計連李雲青都不會想到用這個案子為主軸來一篇小說的.

"小說? 您說, 您只是寫小說?" 警察2問道.

"是啊. 有觸法嗎?" 李雲青問.

"您可知道, 您所謂的小說, 結尾留下的線索正是當局已追蹤多年的嫌犯?" 警察1面色凝重嚴肅的說道.

"...." 李雲青無語, 心想自己猜掰的情節怎麼會這麼剛好?

"你的曝光, 差點讓我們多年的佈署前功盡棄, 你可知道?" 警員3生氣無禮的說道.

警員1用手勢阻止了警員3繼續, 說道:"李先生, 我們今天來, 只是想知道您的內幕消息來源."

"我....內幕??" 李雲青張大了嘴卻也只能吐出這3個字.

"是的, 您可以把消息來源告訴我們嗎?" 警員1很有禮貌但口氣冷漠的說道, 李雲青從4位警察的臉上看到他們不是在開玩笑, 也感受到自己如果不慎言, 自己將有大麻煩上身.

此時握在李雲青手中的手機又開始發出閃光, 表示又一通來電, 李雲青反射性的拿起手機瞄了一眼, 又是個未知號碼. 李雲青抬頭看了一下警員1, 警員1點點頭表示李雲青可以先接電話.

"喂, 那位?" 李雲青站起來轉過身背對著4位警員按下了"接聽"鍵.

"請問是李雲青李先生嗎?" 電話那頭問道.

"是, 我是李雲青, 您哪位?"

"李先生您好, 我是陳偉正, 米巿先驅報的記者, 想請教您幾個關於謝氏滅門血案的問題, 您現在方便講話嗎?" 對方從電話那頭禮貌的問道.

李雲青呆住了, 又是謝氏滅門血案! 如果現在是案發那年, 倒是不稀奇, 但, 謝氏早已定案, 上週的過堂只是形式, 根本沒有任何大報想再報導了, 所以李雲青也僅僅是在社區報紙上碰巧看到, 當時的李雲青還想可能只是補版面罷了, 怎會料到自己以一篇早已過時的舊聞做延伸的短篇小說, 竟引來了警察和米巿先驅報這樣的大報的注意.

"李先生, 您聽的到嗎?" 對方等了幾秒沒聽到李雲青的回應便又問了句, 怕是收訊不良李雲青沒聽清楚自己的介紹.

"欸, 有, 有聽到." 李雲青回了句, 同時轉過身來面對4位警察. 警員1暗示李雲青把電話放到擴音, 李雲青遲疑了幾秒還是照做了. 李雲青心中想的是, 如果警方當真一口咬定自己是洩漏了警方一直以來的秘密偵查行動, 那麼自己就有了大麻煩了. 即然自己明明是瞎猜的, 也就不怕警方聽到這通電話了, 米報記者的來電有可能可以証明自己的清白.

"你問吧." 李雲青把手機調到了免持聽筒.

"李先生, 您怎麼知道警方今天凌晨的攻堅行動? 您又怎麼知道謝氏滅門血案的凶手另有其人?" 陳偉正單刀直入的切入主題問道.

這個訊息量太大了, 李雲青昨晚寫到凌晨, 發完文又看了一下youtube和其他新聞, 差不多過了半夜快3點才睡的, 今天睡到了剛剛才起床, 根本還來不及看今天的新聞, 連午飯都還沒來的及吃, 警察就登堂入室了, 現在又來了這麼通莫名其妙的電話.

李雲青有點怒火的瞪著眼前的警察, 警察聳聳肩示意他趕快回答. 李雲青有點不爽, 警察一進來, 就指責自己昨天發表的小說差點害他們前功盡棄, 哦... "差點"! 哼!

"什麼攻堅行動? 什麼凶手另有其人? 我才睡醒還沒看今天的新聞呢, 你這麼沒頭沒腦的問, 我怎麼回答?" 李雲青沒好氣的回道.

"哦, 李先生, 不好意思, 希望您不是被我這通電話吵醒的, 事情是這樣的, 今天凌晨1點30分左右, 警方攻入位於米巿伏臨街的一棟公寓裡, 逮捕了一位王姓男子, 據說他有可能是謝氏滅門血案的真兇. 而整個事件, 警方是打算今天6點才會對媒體公佈, 但是您已在警方攻堅的同時便發佈了謝氏滅門血案的真相, 不知道您的消息來源是什麼?" 陳偉正一口氣說完整個故事, 讓李雲青大概了解了現在的情況.

"您誤會了, 我寫的只是一篇小說, 沒有什麼消息來源!" 李雲青簡潔的回了一句, 便打算掛了電話.

"李先生, 只是一篇小說是嗎? 怎麼會這麼巧呢? 所有的細節你在你所謂的小說上提到的, 都和警方昨夜的攻堅行動相符, 如若不是有知情人士告知, 或是親自參與活動, 應該..." 陳偉正咄咄逼人的問道.

"你想多了, 那只是一篇小說, 我還有事, 不多說, 不好意思, 拜拜." 李雲青不等陳偉正說完便把電話掛了, 雙目緊盯著面前的4位警察開口問道: "所以, 你們來, 也是要問這個記者要問的事?"

員警1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雙手抱胸等著李雲青的回答.

"我說了, 我寫的只是一篇小說, 一篇根據上週社區報紙報導的謝氏滅門血案做的延伸小說而己." 李雲青一臉無辜的叫道.

"是嗎? 你的延伸怎麼會剛好延伸到真凶王氏住的伏臨街呢? 又怎麼會剛好知道我們準備抓人的時間呢?" 警員4口氣輕蔑的問道.

"你可知道, 你所謂的小說, 差點害我們前功盡棄?" 警員3火氣極大的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大叫.

"謝氏滅門血案証據確鑿, 百分之九十八的人都相信真兇是謝氏, 我要吸人目光, 自然是反其道而行, 我... 我真的只是瞎掰出一個住在伏臨街的真兇, 至於為什麼選伏臨街, 只是因為那條街是受害者女兒每天上學時必經之路啊." 李雲青有點失控的大叫起來.

"我怎麼知道我瞎掰的情節會和你們的行動那麼剛好的完全符合?" 李雲青像是個洩了氣的氣球, 癱軟無力的坐下.

"發文時間點呢? 寫文的動機呢? 靈感來源呢? 還有, 我們可能需要您走一趟警局, 我們還需要調查一下您的交往記錄, 如果您不介意, 請帶上您的電腦和我們走一趟吧." 警員1平靜冷漠的說道.

李雲青臉無表情, 目光空洞, 腦袋嗡嗡作響的不知怎麼回答, 雙手無意識的揮了幾下, 緩緩的站起身來走向房間.

李雲青走到房門口停住, 轉身看著4位警察說道: "等我換個衣服吧."

下一篇: 一語成讖2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