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語成讖12 - 獨家報導

2人一進蔣總編的辦公室, 看到蔣一反常態的用大編輯椅的椅背對著他們, 從李雲青和陳偉正兩人所站的角度, 根本看不到蔣總編. 如果不是在進來前聽到門口的秘書小姐透過對講機和蔣總編報告2人的到來, 他們會以為蔣總編不在辦公室.

"咳~~咳~~ 蔣總, 找我們啊?" 陳偉正率先打破沈默.

"...." 蔣沒回話, 但看到蔣的大編輯椅慢慢的在轉動, 轉到一半停住, "阿正, 你早上採訪完怎麼沒有直接回來, 去哪兒了?"

陳偉正覺得奇怪, 一般蔣總編輯從來不過問資深記者的行蹤的, 只要採訪稿準時交稿. 而他在採訪完隨即在採訪車上把採訪稿打好寄給了蔣總編了, 而且, 不是都已經登出了嗎? 難道有什麼問題嗎?

"我... 我看時間差不多是中飯時間, 所以和小李一起去吃中飯了啊. 怎麼了, 稿子有什麼問題嗎?"

蔣總的椅子慢慢的轉回到桌面前, 看著2人站著, 蔣: "雲青, 你也來啦, 坐, 都站著做什麼, 坐下, 有話坐下來說."

陳和李二人對看一眼, 老規矩, 李在蔣的大檀香木桌前拉開了椅子坐下, 陳則重重的把身子甩進了旁邊的沙發裡坐下後蹺上了二郎腿滑著手機, 說道: "反應不錯啊.... 不到一小時, 點閱率快破十萬了耶..." 陳偉正面帶微笑的把手機轉向蔣總編後再轉向李雲青.

"嗯, 這正是我要找你來談的, 雲青也在, 剛好, 也和你有關." 蔣先看著陳偉正說, 再轉向李雲青.

"從線上及時新聞快報刊出後, 我的電話就沒停過, 各個大小報社都來電投訴我們沒有照規矩走. 就連警方也說要約談你, 阿正..." 蔣總編邊說邊看著陳偉正.

"我... 談就談唄, 又不是沒談過..." 陳偉正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 低頭看著手機上點閱人數不斷的增加中.

"是的, 談, 是要談的, 我想知道你打算怎麼說." 蔣總整個人躺在他巨大的咖啡色編輯椅中, 雙手十指交扣地放在他那肥滋滋的大肚腩上.

"怎麼說? 實話實說唄. 我去站崗, 運氣好碰上了, 這有什麼稀奇的? 記者在各大法院外站崗又不是什麼新鮮事兒... 就我運氣特別好, 讓我碰了個正著唄." 陳偉正放下手機後看著蔣總編認真的回道.

"嗯... 你如果真這麼說能混過去, 我也倒樂見其成, 就怕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之前的幾個報道都是你和雲青二人聯名的, 這回這個獨家採訪, 雖是你自己的獨家報導, 但雲青之前的幾個巧合, 已經被警方關注了, 所以, 他們懷疑這個獨家採訪真的只是你站崗碰上的這麼簡單...."

"所以, 蔣總, 您的意思是, 我有麻煩了?" 李雲青插嘴問道.

"嗯... 也不能說是麻煩, 不過, 警方的確是指明了你和阿正二人要去一趟警局交待一下細節問題." 蔣轉了一下旋轉椅看著李雲青說.

"我很難交待啊.... 我一個人住, 沒人能証明我寫這篇小說時我是在家的啊." 李雲青有點焦躁不安地回.

"嗯, 找你來, 就是要告訴你, 別太擔心, 警方那裡, 你和阿正一起走一趟, 不過就是過一趟程序罷了, 小說的事, 你不用跟警方提, 剩下的就交給阿正." 蔣總編低沈渾厚的聲音讓聽的人很能安下心來, 然後轉頭看著陳偉正: "阿正, 你就咬住你憑的就是記者的直覺, 單純碰運氣去站崗而已."

"嗯, 沒問題, 我們站崗的次數還少嗎? 雖不至於百發百中, 20-30%的命中率還是有的... 不過..." 陳偉正點點頭, 欲言又止的突然停住.

"阿正, 你如果有什麼困難, 就往我身上推, 我自會想辦法和警方交待清楚的." 蔣總編的小眼睛瞇起來時, 讓人很難猜到他在看哪裡.

"我倒不擔心站崗這事兒, 只是覺得把這名母親的採訪錄影公開, 是不是有點... 有點...." 陳偉正表情尷尬地問: "有點... 殘忍?" 陳偉正想到自己無情地逼問這名青少年母親時, 母親無助的哭泣, 紅腫的雙眼看的出來這母親已經哭了一天一夜了.

"阿正, 我們身為記者, 就有責任把真相公開, 你做的很好, 問的問題針針見血..." 蔣說到這裡頓了一頓, 陳偉正抬頭看著蔣, 嘴巴張開好像想說點什麼, 但又沒有說出口, 狀態略顯滑稽的看著蔣, 蔣接著說: "站在被害者家屬的角度來看, 你一點兒都不殘忍, 你在為他們伸張正義呢."

"想想, 被害者家裡嗷嗷待哺的2個孩子, 年紀輕輕的已經失去了雙親, 就連撫養他們的爺爺都遭遇不測... 你說是意外或是生病, 也就算了, 居然是被幾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當作遊戲中的箭靶, 隨機挑中行兇....下手之殘忍, 一點人性都沒有...." 蔣講到這裡, 突然停住, 陳偉正和蔣總編二人突然把頭轉向李雲青, 盯著李雲青不發一語.

李雲青被看的有點尷尬, 卻不知道要說什麼, 只能也默默地看著他們. "你怎麼會想到這麼殘忍的虐殺手法呢?" 蔣總編歪著頭好奇的問著李雲青.

李雲青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說不出話來, 從蔣總編身後窗外灑進來的陽光, 像把利刀似的劃在李雲青的臉上, 可以清楚的看到李的喉頭因為吞口水而上下鼓動.

"....." 李雲青張口, 卻發不出聲音, 蔣總編突然話鋒一轉問: "對了, 雲青啊, 給你的資料, 你昨晚看了沒? 有什麼想法嗎?"

李雲青像是擺脫困境般地鬆了口氣回道: "看了, 看了, 這案子很有意思, 我發現了一些很有趣的地方, 不過... 現在說什麼都還太早, 我們..." 李雲青轉頭看了陳偉正一眼接著說: "我們剛才... 其實, 也不單純是去吃中飯...." 陳偉正和蔣總編二人同時望向李雲青.

"正哥帶我去一家咖啡廳, 我相信, 這家咖啡廳和米雪案有相當程度上的關聯, 不過, 因為臨時接到蔣總您的電話, 所以, 本來要查証的事, 就暫時放下, 先趕回來了." 陳偉正聽著李雲青這麼說, 還以為這是李幫自己找的藉口, 心裡還在想這小伙子的職場打混話術果然很有一套, 偷偷對著李雲青舉起大姆指.

"哦? 是嗎? 要說來聽聽嗎?" 蔣總編很有興趣的瞇起他的小眼睛看著李雲青說道.

李雲青有點猶豫, 想了想說: "嗯... 現在說什麼都太早了, 再給我幾天的時間吧..."

"雲青, 記著, 你是... 記者, 當然啦, 也是作家, 但你不是警察, 你的工作, 是... 寫作, 和採訪, 不是去辦案. 當然啦, 我不干涉你怎麼寫, 就照你以前怎麼做的, 就怎麼寫吧. 記著, 別給任何人看, 寫好, 先給我看." 蔣總編睜大眼睛細小的雙眼目光炯炯地盯著李雲青說道.

"是, 我知道." 李敷衍的回答著.

"那, 你們倆現在走一趟城中分局吧. 高警官在等著你們兩人去跟他報到. 雲青, 別擔心, 就是走一個流程. 切記, 別提到任何有關你寫的小說." 蔣總編認真的交待著.

"沒問題的, 蔣總, 小李跟著我, 沒事兒的." 陳偉正一躍從沙發上站起來, 拍拍李雲青的肩膀看著蔣說道.

"嗯, 那, 我們走啦."

出了蔣總編的辦公室後, 陳偉正用手肘頂了頂李雲青, "不錯嘛, 你挺能掰的, 居然說去咖啡廳是和米雪案有關? 我算是服了你了..."

"我? 掰? 沒有哦, 正哥, 我說的是真的. 如果不是你急著趕回來...." 李雲青一臉認真的看著陳偉正.

"對厚, 你怎麼突然對那家店的老闆感興趣啊? 你還沒告訴我哩..." 陳偉正一手按下電梯鍵, 轉頭看著李雲青問道.

"你不也還沒告訴我為什麼心情不好, 要去那店散心?" 李反問.

"叮~" 電梯到了, 2人邊說邊進電梯按下了G鍵, "不然, 咱去完警局, 再去那家店, 把你要辦的事給辦了?" 陳偉正提議.

"好主意, 就這麼辦! 走吧." 2人各自騎著自己的摩托車往城中分局方向騎去.

<上一篇: 一語成讖11>                                                         <下一篇: 一語成讖13>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