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語成讖13 - 警方約談

陳偉正和李雲青二人一走進城中分局, 就聽到分局長高警官爽朗的笑聲大聲的打著招呼: "嗨~嗨~又是你啊... 李先生, 我們, 是不是該改口尊稱您一聲李大師啦??"

"呵~呵~~ 高警官, 您... 別消遣我了... 什麼... 什麼大師啦..." 李雲青有點尷尬地笑著說.

"是啊, 高Sir, 您今天怎麼變的這麼幽默啊...哈~~ 我們蔣總說您找我們啊?" 陳偉正馬上接過高警官的話鋒, 有一股俠士風範般的要保護李雲青的味道.

"哼, 幽默嗎? 那, 可以請教您是怎麼知道今天早上會針對這個青少年隨機殺人案開庭的呢? 又怎麼知道XXX的母親今天會出現呢?" 高警官臉色突轉深沈, 嚴肅的問道.

"我哪裡知道啊, 不就是運氣好嗎?! 遇到這種大新聞, 站崗是一定要的, 只是這次我運氣真好, 站崗的第一天就讓我碰上了!! 這, 以前又不是沒有過? 這和小李有什麼關係?" 陳偉正用著吊兒郎當的口氣打哈哈的說著.

"是嗎? 我們也很想相信這事兒和李先生無關, 不過, 從你們發的第一則和這個案子有關的報導起, 我們就發現, 每次你們的報導, 總有至少一項消息是我們在開記者會時並沒有公佈的內幕. 你們這次不也因為這個案子, 讓貴報的銷售量遠遠超過米巿晨鋒嗎?" 高警官冷冷的說道.

"高Sir, 你這樣說, 也未免太小看我們先驅報了吧. 在小李沒有加入我們先驅報前, 我們的銷售量就比米巿晨鋒報好很多好嗎?" 陳偉正隨手拉了張椅子坐下, 也用眼神示意李雲青也坐下.

高警官在陳和李的對面也拉了張椅子坐下, 說: "陳先生, 我想, 我們也不要在這裡打啞謎了, 你們二位應該也不想整個下午都耗在這裡吧?"

李雲青和陳偉正兩人互相交換了個眼神, 不發一語的盯著高警官, 高警官接著說: "要知道, 這個案子的嫌疑犯幾乎全是未成年, 他們都是受到法律保護的對象, 就連他們的家人, 都不應該被公開, 你們... 真的不要做的太過了, 小心觸法!!"

"哼, 高Sir, 瞧您這話說的, 他們全都是受到法律保護的對象?? 講的好像他們才是受害者似的.... 不要忘了, 他們是加害者...." 陳偉正嗤之以鼻的邊說著邊從上衣口袋裡拿出香煙.

高警官突然大力拍打桌面, "碰!!" 突如其來的一聲巨响把一直默不出聲的李雲青嚇了一大跳, "你以為我不知道這個道理嗎?? 陳偉正, 你不要在這裡跟我玩文字遊戲! 這事兒我比你還清楚. 被害人的背景, 家庭狀況, 你究竟知道多少? 你不要說的好像你是在為被害人請命, 你根本不在乎被害人或是被害人家屬, 你只在乎你的獨家新聞, 你們報紙的銷售量, 點閱率, 為了達到你們的目的, 你們根本不擇手段..." 高警官雙手撐在桌面上站著惡狠狠地盯著眼前的陳偉正繼續說著: "你們就是一群嗜血的怪物, 被害者之於你, 就是貢品而已, 你們盡情的吸噬著被害者的血, 成就著自己的豐功偉業, 別說的一副你們是因為正義感而在討伐加害者.... 你們根本就不在乎...."

高警官還沒說完, "啪!" 的一聲, 就被陳偉正打斷, 陳偉正漲紅著臉, 把手上的香煙盒往桌上一摔, 雙手"碰!"的一聲也撐在桌上, "....." 有幾秒鐘陳偉正只能盯著高警官看, 李雲青也跟著站起來, 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你憑什麼說我不在乎?? 你憑什麼說.... 我不在乎?" 陳偉正用著近乎是吼叫的聲音對著高警官叫著.

"正哥...正哥..... 冷靜啊...." 李雲青低聲的在陳偉正耳邊說著.

高警官對一警員招招手, 警員拿來一台筆電放在高警官面前, 高警官按了個鍵後把筆電轉向陳偉正, 營幕上正在播放的就是今天早上陳偉正的現場採訪, 一位淚流滿面心碎的母親, 面對陳偉正的採訪毫無招架之力, 陳偉正的一字一句都像一把利刄一次又一次的刺上這名母親的心頭.

李雲青是第一次完整的看到這個採訪, 呆站在那裡不知該說些什麼, 陳偉正伸出手來, 把筆電蓋上, 中止了這段影片的播放, 無力的坐下.

陳偉正今天本想找李雲青談的就是這影片的事, 熟料諸事不順, 陳偉正根本還沒有機會提到正事報社便已把所有的採訪內容登出. 他明明在傳回採訪稿時再三要求蔣總編先不要上影片, 只發文和照片即可....

對了, 他忘了, 蔣總編是什麼樣的人? 哪裡會等? 只要一有獨家, 必在第一時間刊出, 生怕獨家不再獨家. 是他的疏乎, 忘了蔣總是個什麼樣的人.... 陳想到這裡, 抬頭看了高警官一眼, 像個洩了氣的氣球, 整個人挎坐在椅子上.

"正哥.... 你... 你還好吧?!" 李雲青小心翼翼地問著.

"他當然好啦, 他有什麼不好的? 這條獨家報導還附贈這麼個吸睛的影片, 他現在可是新聞界灸手可熱人人想要的寵兒啊. 他的價碼也因為這群青少年犯的錯而水漲船高啊..." 高警官無情冷漠用著鄙視的眼神看著陳偉正.

李雲青本以為陳偉正會因此而暴怒, 熟料陳只是呆呆坐著不發一語. 畢竟李雲青於新聞界還是太生嫩了, 完全不懂個中因果和厲害關係.

"隨你怎麼說吧, 高Sir, 你找我們來, 該不會就是為了專程說這番話來羞辱我的吧? 到底什麼事? 快說, 說完了, 我們還有下個採訪要做呢!!" 陳偉正原本低著的頭緩緩抬起, 目光冷峻地盯著高警官.

"很簡單, 我需要你們二位交待清楚你們的內幕消息來源." 高警官此時口氣也放緩重新坐下, 目光緊盯著李雲青.

李被看的有些尷尬, 但又不知該說些什麼, 畢竟他所知道的一切, 全是憑空杜撰的, 至於為什麼全部吻合案情, 他也不明白.

"哼... 哼...." 此時, 陳偉正在一旁發出了冷笑, "高Sir, 問我們有何用? 我建議您好好清查一下你們內部人員吧.... 難不成, 您當真相信有人能單靠瞎猜就猜中所有案情嗎?"

聽到陳偉正這麼說, 高警官臉上突然一陣青一陣白, 李雲青更是緊張的雙手冒汗, 陳偉正這樣講豈不是要讓他陷入困境嗎? 咦.... 李再一想, 還是陳偉正是在幫他脫困?? 他有點搞不懂了, 與其多說多錯, 不如就三緘其口吧.

"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高警官陰森森地盯著陳偉正問道. 陳偉正像是板回一城似的面上帶著邪惡的微笑緊盯著高警官的眼睛.

"高Sir, 你懂的, 您找我們來, 不就是想從我們嘴中問出個人名嗎? 基於道義, 我們怎麼樣也不能說的啊, 更何況, 我們的資訊, 都是來自蔣總的, 他人脈廣, 您又不是不知道, 他叫我去站崗, 那麼不論是刮風還是下雨, 我不都得去嗎?" 陳偉正嘻皮笑臉地說著.

高警官像是啞巴吃黃蓮似的, 一肚子火, 卻無法張口反擊陳偉正, 是啊, 一旦陳偉正把一切都推到蔣總編身上時, 高警官也沒輒了. 這個蔣總編真的是個令人頭痛的人物, 不論是警政署長還是內政部長, 都是蔣總編的老友, 基本上, 不論什麼圈子裡, 都有這位蔣總編的知交摯友.

"這回, 真的只是我運氣好, 蔣總編前一天晚上才叮囑我要去少年法庭外站崗, 那知第一天站崗就被我碰上了,  就連蔣總都覺得我走狗屎運啊! 您說, 這個記者站崗, 有時站個十天八天的, 都未必堵的到想堵的人, 我這....呵~呵~~" 陳偉正一付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賤樣, 看在高警官眼中真是很欠揍.

李雲青坐在一旁, 看在眼裡, 不禁佩服在心裡, 果然薑是老的辣, 陳偉正四兩撥千金, 三二句就把高警官的嘴給堵上了.

"高Sir, 沒別的什麼事的話, 咱倆就走了, 還有一個採訪等著咱倆呢..." 陳偉正站起來作勢準備離開了, 一手拍拍李雲青的肩膀表示該走了.

"李先生, 你呢? 你有什麼話要告訴我們的嗎?" 高警官看著李雲青問道.

"我??? 我.... 我不知道啊. 這個案子, 是正哥的, 我只是實習記者, 跟著正哥跑而己." 李雲青結結巴巴地回答著.

"哼! 你若沒有巨大貢獻, 他會肯讓你跟他聯名報導?" 高警官瞇著眼睛歪著頭看著李雲青, 李不知怎麼回答, 陳偉正順勢插嘴說道: "高Sir 不愧是高Sir, 果然懂我! 沒錯, 我自然不願跟他聯名, 但, 人家是蔣總編的新菜, 蔣硬要把他放進來, 我這仰人鼻息的小記者有什麼權利說不? 哼!"

陳偉正說完頭也不回的拉著李雲青往警局外走, 邊走邊說: "您還有什麼疑問, 就請直接找蔣總吧, 我該交待的交待了, 不該交待的, 也交待了..."

"我警告你, 別靠近這群青少年的家屬..." 高警官扯大了噪子叫著.

"放心, 我們下一個採訪對象和這個案子無關." 陳和李二人步出了城中分局, 交換了個眼神, 各別騎上了自己的摩托車朝著位於青湖森林公園巷子裡的咖啡廳方向騎.

<上一篇: 一語成讖12>                                                         <下一篇: 一語成讖14>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