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語成讖2 - 米巿先驅報

在謝氏滅門血案之後, 李雲青雖然証實了自己的清白, 完全找不到李雲青有任何知情可能的情況下, 警方也只能當作李雲青的小說真的是"存屬巧合"般的這麼巧, 把許多警方不曾為外人道的細節都猜的十分精準.

警長還開玩笑說, 下回遇到難解的案件, 可能先去請教李雲青, 說不定就有答案了.

總之, 李雲青是沒事了, 然而, 接下來的幾件社會新聞, 無論是發生的地點, 時間, 和情節, 都和李雲青杜撰的短小說不謀而合.

警察來訪的次數也愈來愈多, 李雲青也感覺到自己受到警方嚴密的堅視. 他倒不在乎警方對他的堅控, 反而自嘲自己多了好多免費的貼身保鑣. 只是讓他有點惶恐不安的是, 一次可以稱之為巧合, 二次, 就有點不可思議了, 最近這幾次他每次的小說發文都中了社會版的頭條, 這就有點... 令人毛骨悚然了.

這幾週, 他坐在電腦前, 寫故事時, 都有所保留, 再不就是寫好也不敢發文. 整個人覺得不對勁. 他知道自己被堅視著, 但他覺得除了有形的警察在堅視著自己, 他覺得還有無形的一種說不出的力量也在堅視著他.

還有成天打電話來的米巿先驅報的記者陳偉正, 也讓李雲青覺得很煩燥. 陳偉正自然是不相信李雲青的每篇小說都是猜測和想像, 因為這麼多的社會新聞都和李雲青的小說內容相符, 可怕的是, 發生的時間點都是李雲青發文的時間前幾分鐘.

陳偉正約了李雲青幾次, 都被李雲青婉拒了, 陳偉正自然不會輕易的放棄, 於是親自的找上門來, 也都被李雲青拒於門外. 李雲青不知道陳偉正要做什麼, 只知道這一切的巧合有可能把自己陷入危險之中.

李雲青又是一夜未眠的, 穿著邋遢地走向家門口的7-11, 買了杯咖啡加了個茶葉蛋和一碗甜不辣, 坐在窗邊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

"介意我坐下嗎?" 李雲青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 嘆了口氣說道:"坐吧, 不然你永遠不會放過我是吧?!"

陳偉正坐在李雲青的對面看著李雲青面前的甜不辣和茶葉蛋問道:"李先生, 這是您的早餐還是午餐啊?"

"有差別嗎?" 李雲青頭也不回的盯著窗外回道.

"自然, 如果是早餐, 這個時間吃, 太晚了. 如果是午餐, 營養可能不夠哦."

李雲青把視線從窗外收回, 看著這個坐在自己對面的陳偉正問道:"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李先生, 你不要誤會, 我沒有惡意, 只是想知道你的消息來源, 米報不會少了您的好處的." 陳偉正邊說邊遞出一張米報記者的名片推到了李雲青面前.

"你要我說幾遍, 沒有什麼消息來源, 我說了, 我不是記者, 我只是個寫小說的, 還是個没没無聞的小說家." 李雲青沒好氣的回道, 順手插了個甜不辣送入口中大口嚼著.

"李先生, 我知道, 您已經說了很多遍了, 您寫的是小說. 只是, 一篇可以說是巧合, 二篇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這麼多篇, 您, 讓人很難相信, 不是嗎?" 陳偉正低聲的說道.

"不過, 這不是我此次來找您的目的." 陳偉正恢復正常的音量, 坐挺身子說道: "這次, 我是受了米報總編輯的請託, 來邀請您加入我們先驅報."

李雲青張大了口一手正準備送入嘴巴的茶葉蛋就卡在半空中. 米巿先驅報是米巿第一大報社, 招人過程嚴謹, 規章煩瑣人人皆知. 基本上不是大傳系的, 想都不要想進到米報當記者, 就算是大傳系畢竟的, 想要進入米報, 也要經過層層關卡, 今天, 居然主動邀請自己這個非本科的人加入米報?

李雲青放下茶葉蛋, 喝了口咖啡, 看著陳偉正, 問道: "加入先驅報?"

"嗯哼!" 陳偉正調整了一下自己的領帶回道.

"正職?" 李雲青不敢置信的問道.

"嗯哼!" 陳偉正臉上帶著一抺微笑的點點頭

"有年假, 退休金, 和年終獎金的正式員工?" 李雲青知道米巿先驅報之所以那麼高調難進去, 還有個原因, 就是因為福利太好, 人人都想進去, 當供不應求時, 這個位置自然是水漲船高的. 米巿先驅報確保員工每人一年都有21天的帶薪年假, 15天的帶薪病假, 每個月公司會提撥18%的員工薪津做為員工的退休金, 並且保証3個月年終獎金.

"嗯哼!" 陳偉正有些得意的揚揚眉, 微笑的點點頭.

"什麼條件?" 李雲青知道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的.

"沒有什麼特別的條件, 就是讓你不要再在什麼小論壇發文了, 米巿先驅報讓你發表你的文章." 陳偉正正色的回道.

"哼, 米巿先驅報? 什麼版面? 我說了, 我不是記者, 我寫的小說全是想象的, 想到哪裡寫到哪裡, 米巿先驅報? 你讓我發表在什麼版面?" 李雲青問道.

米巿先驅報是米巿第一大報, 其版面有國際新聞, 社會新聞, 財經新聞, 體育, 教育, 藝術, 娛樂等新聞, 但就是沒有文學版.

"咳, 這, 李先生, 我們總編輯就是想和您約個時間面對面的來討論這個問題, 但之前您一直回避我, 讓我很難向您提出這個offer. 我們總編輯的意思是, 看李先生您什麼時候方便, 來一趟先驅報, 在這之前, 咳..." 陳偉正好像有點不好開口似的清了一下喉嚨, 繼續: "在這之前, 是不是可以請李先生暫時先不在其他小論壇發表您的大作?"

"....." 李雲青盯著陳偉正看, 不吱聲, 開始吃起茶葉蛋, 配著咖啡, 吃完又插了個甜不辣放入嘴中. 陳偉正就這麼坐在李雲青對面看著李慢慢的吃著, 也不急著催他回答.

李雲青吃完了最後一個甜不辣, 搖了搖咖啡杯, 放下杯子, 陳偉正順手遞過一張面紙給李雲青, 李接過用紙巾擦了擦嘴, 靠在椅背上, 瞄了一眼陳偉正便轉頭看著窗外.

其實李雲青現在也不太敢下筆太重, 就算寫好的, 也不敢再發文了. 總覺得這種"百發百中"的感覺有點恐怖. 自從退伍以後, 李雲青就沒有一份長期的正式工作, 在親戚的公司裡做文職也總是做不久.

李雲青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但最近頻頻發生的"巧合"事件也實在令他困擾, 因為害怕, 也開始讓他寫起東西來綁手綁腳的, 橫豎不能寫了, 不如先混進去米巿第一大報也不錯.

李雲青的目光從窗外回到了陳偉正的臉上, 然後掃到桌上陳偉正之前給的名片, 伸手拿起名片仔細端詳著, 嘴裡喃喃唸著: "米巿先驅報資深社會記者陳偉正."

"正是在下, 敝人我!" 陳偉正油腔滑調的接口回道.

"那麼, 我的職稱是什麼? 待遇多少? 上班時間? 工作內容? 何時開始?" 李雲青一口氣問了5個問題.

"太好了!" 陳偉正雙手用力一拍, 說道: "那麼, 我當作李先生您答應暫時不會再在其他地方發文了? 至於細節部份, 李先生, 要不, 明天早上十點到報社面見蔣總編輯再詳談?" 語畢, 陳偉正起身, 禮貌性的伸出右手和李雲青握手.

"好的, 明天見!" 李雲青也站起來和陳偉正握了手.

"明天見!" 陳偉正微笑點點頭轉身走出了7-11.

<上一篇: 一語成讖>                                             <下一篇: 一語成讖3>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