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語成讖4 - 青少年隨機殺人案

李雲青騎上他的小綿羊到了米報. 米報是棟不夜樓, 24小時裡面都有不同部門的人在上班, 李雲青和警衛打了聲招呼後, 坐電梯直達24樓去找蔣總編.

蔣總編自己一個辦公室, 一般蔣總編辦公室的門都大開, 落地透明玻璃窗上的百頁窗也一般都不會拉上, 今天不但門是關著的, 連百頁窗也都拉起來了. 李雲青覺得奇怪, 輕輕地敲了敲蔣總輯的門說道: "蔣總編, 我是李雲青."

"進來!" 李雲青聽到蔣總說道, 便打開門, 門一開, 看到陳偉正也在, 一臉疲憊, 感覺是剛跑完新聞回來, 卻面帶一抹奇異的微笑, 用著一股奇怪的眼神盯著自己看. "來, 李雲青, 把門關上." 蔣總頭也不抬的說道.

李雲青照做, 然後用著不滿的語調問道: "蔣總, 什麼事半夜把我叫來啊? 我明天一早8點的班耶..."

蔣總聞聲抬起頭來, 拿下來老花眼鏡, 盯著李雲青看著: "你剛才在哪裡?"

"在家睡覺啊!" 李不爽的回應著.

"你昨天下班後去了哪裡?" 蔣總把手上的老花眼鏡丟在桌上, 整個人往後靠在他的大旋轉皮椅上, 又問.

"我? 昨天直接坐車回家啦, 沒收到我給您發的短篇小說嗎? 昨天靈感大發, 一回家就打了這篇小說, 您不是不讓我在米巿論壇發佈嗎? 我就先發給您過目啦." 李雲青一口氣說完. 說完眼角飄見坐在旁邊沙發上的陳偉正, 從自己一進門, 陳雙眼就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看, 李雲青感覺非常不悅的轉頭瞪了陳一眼.

"啊~~ 又是小說!!" 陳偉正低聲說道, 李雲青聽了怒火上升, 雖不知陳偉正這句話是不是說給自己聽的, 但語氣就是令李雲青很不爽.

"是, 我是寫小說的, 你不知道嗎? 你有什麼意見?" 李雲青火冒三丈的對著陳偉正大叫. 陳偉正馬上雙手搖搖, 表示自己沒有惡意, 此時蔣總編輯開口了: "雲青哪, 你做的對, 把小說先發給我看, 寫的真好. 可以告訴我你這篇小說的靈感怎麼來的嗎?"

"不會吧? 蔣總, 您就為了問我這小說的靈感然後三更半夜把我叫來報社?" 李雲青又氣又覺得不可思議的問道.

"來, 雲青, 坐下, 我們來談談你這篇....小說! 我打算明天登出, 所以, 我們要談談. 別擔心明天8點的班, 放你一天假." 蔣總編整個人窩在他的編輯椅裡, 深咖啡色的皮椅彷彿像個大嘴巴似的, 把身材肥胖短小的蔣總編一整個含在嘴中, 李雲青看著覺得有點好笑.

"明天登出我的小說??" 李雲青有點訝異的看著蔣總編問道. 李雲青知道絕對不可能明天就登出, 登什麼版面? 但, 即然放一天假, 也不錯, 李雲青便消氣的坐在蔣總編大編輯桌的對面了.

"嗯, 如果你能夠詳細的告訴我你這篇小說的靈感來源, 那麼, 明天..." 蔣總看了一下牆上的掛鐘說: "不對, 應該說, 今天的晨報頭條就是它了."

"頭條?? 這... 這是小說耶..." 李雲青有點背脊發涼的回道, 心裡同時想的是: 不會吧.... 難道.... 難道又... 又矇中了???

李雲青不發一語看著整個人窩在編輯椅裡的蔣總編, 蔣雙手十指交扣的放在胸前的大肚子上, 面帶微笑的看著自己, 李雲青有一種錯覺好像蔣總從來不曾離開過這張編輯椅, 彷彿他就是這張椅子的一部份似的. 李再轉頭看著坐在旁邊沙發上的陳偉正, 陳偉正伸出一隻手, 作出了"請"的動作, 暗示李雲青開始交待自己"小說"靈感的來源了.

李雲青接下來詳細的交待了自己昨天下班後的行程, 和如何在坐捷運時, 因為看到一群身著各個不同私校制服態度高傲的高中生對一位穿著拖鞋背著一個藍白條紋的大型帆布塑料袋的老伯投以不屑眼光時產的靈感.

李雲青本就擅長描述人物, 地點, 和事件, 所以李的短篇小說在米巿論壇上還頗受歡迎. 這篇關於9個青少年隨機殺人事件的取材來的玄妙, 所有的故事情節都是自己瞎掰的, 只有對這9個青少年和受害者的描述是取材自捷運上看到的十個人.

"時間呢? 作案的地點呢? 使用的兇器呢? 還有, 作案時青少年間的對話呢?" 陳偉正在一旁突然發聲問道.

"編的啊!" 李雲青翻個白眼轉頭瞪著陳偉正回道. 心想, 我編個小說, 干你個屁事啊!

"這麼巧...又是編的?" 陳偉正才講完, 李雲青已經氣的滿臉漲紅, 雙手用力拍到蔣總編的大桌子上倐地站起來目光炯炯的瞪著陳偉正.

"雲青啊, 年青人, 火氣別這麼大, 坐下. 阿正, 把你今天的採訪稿拿給雲青看看." 薑是老的辣, 蔣總編不急不徐的緩緩說道, 身體動都不動的窩在巨大的編輯椅裡, 看著陳偉正說道.

陳偉正把打印出來的採訪稿拿給李雲青, 李接過採訪稿後快速掃過, 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嘴巴張大說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這是.... 這是...." 看完抬頭看著蔣總編.

"這是阿正今天凌晨的採訪稿." 蔣總編終於挪了一挪他那肥胖的身體, 伸出手來接過了李雲青的稿子, 接著說: "我呢, 在大概11點半左右看到了你寄來的小說, 覺得挺有意思的..." 蔣揮了揮手, 讓李雲青坐下, 繼續說道: "我還打算今天見到你要來跟你談談副刋版的事兒."

"我剛好準備要下班回去..." 陳偉正接著說: "回去前, 我來跟蔣總說一聲, 蔣總叫我進來看看你剛發來的小說, 蔣總說很有意思的題材...." 李雲青腦子一整個轟轟作響, 下意識的轉向發出聲的陳偉正方向看去.

"我才走到蔣總編的電腦前, 就接到通知說西區發生兇殺案. 當時沒有詳細的內容, 只說死者是一個老人, 然後有目擊者看到幾個青少年在案發現場逗留..." 陳偉正還沒說完, 蔣總編就接道: "我當時想把這個案子擠到今天的頭條, 就讓阿正加班去採訪."

"我當時, 只大略掃到你文章的標題 - 青少年隨機殺人案...."

"阿正離開我辦公室時, 只簡單的說了一下這西區的案子好像也和青少年有關...."

李雲青覺得自己根本聽不見陳偉正和蔣總編接下來在說什麼了, 只覺得頭暈目眩的. 陳偉正和蔣總編二人交換了一下眼神, 決定讓李雲青喘口氣, 蔣按下了電話讓秘書送三杯熱咖啡進來.

在一杯熱咖啡下肚後, 李雲青算是恢復過來了, 李一回神就轉頭盯著陳偉正: "你這個, 真的是採訪稿? 不是抄襲我的小說?"

"哼, 我還沒問你的小說是不是抄我的採訪稿呢." 陳不屑的回道, 眼見李要爆怒, 陳馬上滅火的說: "我知道, 你的小說比我的採訪稿先出來, 我看到了, 還好是我親眼看到的, 不然, 真的是...."

"雲青啊, 這個採訪稿, 真的是阿正到現場採訪回來的內容, 當阿正把稿子交給我審稿時, 我真的嚇呆了." 蔣總編說道.

"你雖然不是大傳系出身, 在我們米報也3個多月了, 知道所有重大新聞發稿前, 我要先審過才能發, 對吧?" 蔣總問道, 李雲青聞言點點頭.

"阿正的採訪稿內容雖然沒有你所謂的小說詳盡, 但, 一看, 也都知道阿正的採訪稿和你的小說講的是同一件事. 只是你的所謂的小說, 已經道出了所有的兇手們的年齡, 學校和行兇的細節, 甚至連受害者的身份你的小說裡都有了詳細的交待了." 蔣總編繼續說道.

"估且不論你這篇究竟是不是小說, 估且相信你昨天下班後直接回家就沒有再出門了..." 蔣總編還沒說完, 李雲青就迫不急待的想要插嘴為自己辯解, 但被蔣大手一揮擋住了. 蔣盯著李雲青繼續說道: "這西區的命案是真的, 這頭條新聞我們先驅報也絕不能錯過, 結稿時間迫在眉睫, 找你來, 就為了一件事..."

"什麼事? 我... 我寫的... 真的只是小說..." 李雲青聲音愈來愈小聲, 小聲到李都不知道自己說的話究竟是要讓蔣聽到, 還是只是說給自己聽的.

"阿正的採訪稿, 咳, 阿正, 你不要誤會, 你的稿子寫的很好, 也辛苦你加班去跑了這一趟..." 蔣總編突然轉向陳偉正語帶安撫地說道, 陳偉正一臉不爽的撇過頭去.

蔣不管陳, 回頭看著李雲青繼續說: "阿正採訪稿的內容, 估計別家報社記者也有類似的內容, 明天的頭條我們米巿先驅報如果想要一枝獨秀...."

陳偉正和李雲青二人同時用著不可思議的眼神望向蔣總編, "你懂的, 我要用上一點你的內幕在這個新聞上. 當然啦, 這個頭條會是你和阿正一起聯名報導."

"哼!" 陳偉正不滿的發出一聲.

"......" 李雲青張大了嘴說不出一句話來, 過了半响才說: "我的... 只是小說啊, 不是什麼內幕...."

蔣總不說話, 按下了電話另一個鈕, 秘書開門, 蔣總只是朝著秘書佯了佯頭, 秘書跟著蔣總多年, 很清楚蔣總的行事作風, 她明白這頭條現在可以發稿了, 秘書點點頭關門出去讓發行部準備發稿.

"當然了, 嫌疑犯都是未成年, 我不會公開嫌疑犯的名單和學校的, 那會觸法, 違法的事, 咱們不能做的是吧. 不過, 咳..." 蔣總欠了欠身, 按了一下電腦, 戴上了老花眼鏡, 用滑鼠上下滑動然後停住: "裡面有一個年滿18了, 這個人的學校可以公開的."

"不好吧... 蔣總..." 李和陳二人異口同聲叫道, 二人互望一眼, 李雲青眼神示意由陳偉正先說.

"蔣總, 這... 這未經証實的消息, 你把它放入了明天的頭條, 如果... 如果學校抗議, 或是錯誤的消息... 這... 這不妥吧?!" 陳偉正很嚴正的說道.

"是啊, 蔣總, 新聞是新聞, 我的... 只是我憑空想像的, 用的是我在捷運上看到的人當作我小說的主角, 把這當作新聞的一部份發出去, 不太好吧...." 李雲青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說著.

"這是第幾個巧合了?" 蔣整個身體又縮回他巨大的編輯椅裡看著李雲青問道.

李雲青低頭不語, 陳偉正不滿的低聲說道: "新聞是我辛苦跑來的, 他倒好, 在家瞎編一個小說, 就成了記者, 明天的頭條也有他一份功勞了?! 呿!"

蔣總編對陳偉正的抱怨不予置評, 接著對李雲青說: "我已經通知人事了, 你明天開始, 隸屬新聞部, 不再是編輯了. 以後跟著阿正跑新聞. 不用再上朝九晚五的班, 公司會配你一隻手機, 筆電, 記者証, 和摩托車一台."

"阿正, 你先回家休息吧, 今天和雲青一樣休假一天." 蔣總揮揮手表示陳偉正可以走了.

陳偉正離開後, 辦公室裡就剩下蔣總編和李雲青了, 蔣總編瞇著眼睛看著李雲青: "有什麼話就說吧."

"我... 寫的... 真的是我自己編的小說, 蔣總, 你... 信嗎?" 李雲青輕聲問道.

"嗯, 我信."

"那, 您還敢用裡面的內容充當新聞登出去?"

"如果你說, 從謝氏滅門血案翻案起, 到今天這個青少年隨機殺人案, 前前後後.... 我算算..." 蔣總低頭用手指在算, 李雲青和蔣總二人異口同聲: "七件" 蔣抬頭看了李一眼, 接著說: "一共七篇你寫的所謂的小說全部吻合現實發生的事件, 說是巧合, 你信嗎?"

李張目結舌: "蔣總, 您剛不是說您信嗎?"

"我問你自己你信不信呢?"

李雲青沒說話.

"我說我信, 因為你說你全是憑空想像的, 瞎編的. 我信你說的, 但, 我不信這是巧合."

"所以呢?"

"所以, 我睹你昨天編的小說會和之前的六篇小說一樣, 全數吻合."

李雲青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 雙眼緊盯著眼前這位報界中的奇葩, 稱蔣總編輯為報界奇葩一點也不為過. 蔣總編輯自己就不是大傳系出身, 卻規定非大傳系畢業不得進入米報. 不僅如此, 蔣總編當年把幾乎奄奄一息的米巿先驅報弄到成為今天的米巿第一大報.

蔣總編的關係四通八達, 幾乎沒有打探不到的消息, 或是採訪不到的人, 任何難採訪的人, 只要蔣一通電話, 幾乎都使命必達. 就因為這樣, 米巿先驅報上總有第一手的消息.

"即然我們都已經有了這個案子的全部故事, 什麼時候揭露什麼訊息, 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阿正出去跑新聞只是在驗証你所有故事的細節, 你, 就安心當個掛名記者." 蔣總編若無其事, 輕描淡寫的說道.

"平時, 有靈感時, 記得, 寫好的故事, 先寄給我. 沒靈感時, 就跟著阿正一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不要只是悶頭寫故事. 另外...." 蔣總欠一欠身在他的大檀香木桌上東翻西翻的像在找什麼東西, 李雲青真的很好奇蔣總究竟有沒有起身離開過他那張巨大的編輯椅過.

"哦, 找到了, 挪... 給." 蔣總從一堆文件裡取出了一個厚厚的檔案夾拿給李雲青, 李趕快站起來伸手接過.

蔣又窩回他的大椅子裡去, 雙手十指交扣的放在自己胸前的大肚腩上緩緩說道: "雲青哪, 有空時, 看看這個, 不急, 不急, 就是看看, 看看有什麼靈感, 記得, 寫好後先email我." 說完揮揮手表示李雲青可以回去睡覺了.

"Ok, 那... 蔣總, 我.. 先回家了."

"嗯, 回去睡覺吧."

<上一篇: 一語成讖3>                                                         <下一篇: 一語成讖5>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