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語成讖5 - 懸而未決的冷案

李雲青從蔣總編輯手中接過的檔案夾裡, 放的是一件20年前的舊聞. 那是一個發生在20年前的一個命案, 這個新聞當時也火了1, 2年, 然而20年過去了, 兇手一直沒有找到.

李雲青當年的自己剛滿十歲, 對這件事是有一點印象的. 那一年只要打開電視, 電視上的跑馬燈跑的都是和這個兇殺案有關的新聞, 如果沒記錯的話, 好像當年受害者家人還提出了巨額的懸賞金求線索.

女主角當年剛滿17歲, 當天一群要好的同學們和女孩兒約了一起慶生, 女孩開心的出門, 媽媽還叮嚀了女孩不要太晚回來, 家裡也準備了生日蛋糕要在晚上一起為她慶生.

當天晚上女孩還和媽媽通了電話, 女孩告訴媽媽自己大概10點左右會到家. 媽媽開心的把生日蛋糕準備好, 還有女孩一直想要的潘朵拉魔法手錬, 媽媽相信女孩看到這個精心準備的生日禮物一定會開心的尖叫.

女孩的媽媽從10點等到了11點, 又從11點等到了12點. 電話打了無數通, 但手機始終無人接聽. 媽媽開始意識到有點不對勁了, 女孩兒雖然愛玩, 但從來沒有不接電話的時候.

女孩兒的爸爸也開始騎著腳踏車在家附近兜圈子找女兒了. 但四週安安靜靜的, 整個社區都已進入了夢鄉, 夏天的星空, 月亮高掛, 滿天星斗, 涼風撫面, 好不舒服, 但女孩兒的爸爸卻焦急的滿頭大汗, 路上完全看不到女兒的踪跡.

女孩兒的媽媽也顧不得禮貌了, 開始翻出女兒同學家的電話, 一家一家的打, 一家一家的道歉, 一通一通的電話換來的是一次一次的失望, 和更深層的擔心.

媽媽一夜未眠, 爸爸在家附近也找了一夜, 還跑了一趟警察局, 大約清晨天微亮才疲憊的回到家, 坐在沙發上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直到被突如其來的電話鈴聲嚇醒.

路人早起晨跑時, 在公園的草叢裡看到了一具半裸的屍體, 驚嚇之餘也馬上報了警. 警方很快的在女屍身上找到了身份証和手機, 証實了是昨晚來警局的那位先生的女兒, 於是很快的給了米雪家打電話, 通報儘快來認屍.

坐在沙發上的爸爸聽著太太和電話那頭的對話, 一顆心沈到了海底. 太太癱坐在地上, 手裡緊握著電話, 全身發抖, 目光空洞的不發一語, 接著便發出驚天動地的狂叫和暴哭聲. 先生衝過去抱緊著太太, 安慰著: "先不要急, 我... 我們... 先去看看, 說不定不是米雪... 不, 肯定不是米雪, 她一定在同學家玩累睡著了."

整整20年過去了, 警方一點線索也沒有, 米雪的案子就成了典型的一樁冷案子, 再無人問津, 留下的只是米雪父母心中無盡的傷痛, 一年一年重覆的在米雪生日, 也是她忌日的那天無情的刺傷著父母的心.

李雲青回想到自己當年好像還被媽媽警告長大了也不准在外玩耍超過11點不回家. 當然李雲青沒有乖乖聽話, 為了脫離媽媽的魔掌, 李雲青一上大學逮到機會就搬出來自己住了, 讓父母天高皇帝遠的管不到他.

李雲青看著手中這疊泛黃的舊報紙, 仔仔細細的讀了當年對這件事所有的相關報導, 再一看, 當年報導這個新聞的記者群, 陳偉正便是其中之一. 李雲青覺得有趣, 拿著資料夾去找陳偉正了.

"正哥, 有空嗎? 想跟你談談." 李雲青敲了敲陳偉正的桌子權當敲門, 有禮貌的問道.

"喲, 怎麼, 找我有事嗎? 不生氣了? 還叫我... 什麼?? 正哥???" 陳偉正抬起頭背靠在椅背上雙手繞在後腦勺, 蹺著二郎腿用戲謔的口氣問道.

"唉! 正哥, 您大人有大量, 就別跟我計較了好嗎? 您也知道, 我不熟記者這行業, 不知道聯名報導的意義, 就別跟我計較了, 說真格的, 我有事請教您, 有空嗎?" 李雲青有些尷尬的說著, 又秀了手中的檔案夾給陳偉正看, 指了指會議室.

"蔣總給的?" 陳偉正好奇的問道.

"是啊, 20年前的舊聞, 正哥, 您的報導喲..." 李雲青挑挑眉說道.

"是嗎? 那一件?" 李雲青的話引起了陳偉正的興趣, 陳坐直了身體伸手想要拿李雲青手上的檔案夾來看, 20年前? 那不是他剛進米報那年嗎? 自己才剛大學畢業呢, 是跟著幾個大記者跑了幾個新聞, 但印象中沒有什麼值得蔣總編特別挑出來的啊.

李雲青反應快, 馬上縮回手來, 讓陳偉正拿不到. 李朝著會議室的方向揚了揚頭, 表示要知道內容, 到會議室再談. 陳偉正笑著搖搖頭, 嘆了口氣, 站起來, 拿了杯子走向了廚房.

李雲青也微微一笑: "正哥, 我在會議室等你哦." 就朝會議室走去了.

李雲青專心的在網路上搜尋著20年前那樁關於米雪的兇殺案, 其實, 也沒有再多的資料了, 蔣總編給的檔案夾裡的幾乎已經涵蓋了所有有關米雪兇案的內容了.

陳偉正手拿著二杯咖啡進了會議室, 用腳把門給關上了, "給." 陳邊說邊把手中的一杯咖啡遞給了李雲青, 李雲青趕快雙手接過, 二人算是盡釋前嫌了.

李也一手把桌上的檔案夾推到陳偉正面前, 然後自己靠在椅背上慢慢喝著咖啡等著陳偉正看完資料.

"這.... 米雪案, 20年了耶... 蔣總給你這個做什麼?" 陳偉正放下手上的咖啡邊翻閱著資料邊問著李雲青.

"他就說讓我看看. 我看到正哥您那年有去採訪這個案子, 所以, 想請教您一下細節的部份." 李雲青很誠懇的問道.

陳偉正抬起頭看著李雲青面帶微笑問: "你不是從今天起歸新聞部了嗎? 怎麼還要繼續寫小說, 不跟我去採訪?"

"跟, 跟, 正哥什麼時候要再去採訪那個青少年隨機殺人案, 我一定跟. 不過, 這個米雪案, 我當年還小, 我只有印象這是一樁找不到兇手的兇殺案, 但昨天翻了一下所有和米雪案有關的新聞, 覺得有些疑點, 所以想請教一下正哥."

"問吧, 知無不言, 言無不盡."

"那, 先謝謝正哥了."

"正哥, 您... 就從怎麼接手這個案子說起吧,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李雲青低聲下氣的說著.

<上一篇: 一語成讖4>                                                                <下一篇: 一語成讖6>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