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語成讖6 - 菜鳥記者

"那年, 是我進米報的第一年..." 陳偉正冷笑了一下, 盯著李雲青說: "你懂的, 第一年..." "嗯, 明白, 跑腿, 買咖啡, 送文件等等..." 李雲青苦笑著接道.

"哼, 你算幸運的了, 你可是蔣總編欽點進來的, 別人那敢隨便使喚你. 我就不同了, 進先驅報靠的全憑自己的實力, 沒有靠山, 被使喚跑腿那是小菜一碟, 我是以記者身份考進來的, 所以一隻菜鳥跑的全是沒人要的新聞. 但凡有機會一鳴驚人的新聞, 根本輪不到我." 陳偉正不爽的說道.

本來李雲青是想反駁的, 李雖不是大傳系出身, 但好歹也是米大中文系, 難道不算是實力派嗎? 被陳說的好似自己是靠裙帶關係進來似的, 不過, 看著已經名列資深記者的陳偉正說起那段往事還這麼牙癢癢的, 想必當年的日子一定很不好過, 加上自己還有求於人, 也就忍住讓陳繼續發發牢騷了.

"有時候辛苦等了大半天, 才和當事人說到幾句話, 回來寫的新聞稿全被充當時是補版面用的, 有些直接丟入垃圾桶...." 陳偉正忿忿不平的說道. 李雲青雖然有點心急, 卻又覺得催不得, 終於在陳抱怨了大概十幾分鐘後, 提到了這樁米雪案.

"本來像這樣的兇殺案是輪不到我這没没無名的新進小記者去跑的, 無奈案發當天所有的大記者不是全派出勤了, 就是剛好當天請假或休假, 在報社閒置的只有我一個, 我自然是自告奮勇的拉著另一名實習攝影記者二人一組去採訪了." 陳說到這裡眼神發亮, 看的出來當時的他一定更加興奮.

"老實說, 我第一次採訪兇殺案, 是有點緊張, 不過我也不負所託的把所有的資料蒐羅齊全...." 陳很得意的說著, 李雲青忍不住打斷問: "正哥, 你到現場時, 有看到... 看到..." "屍體是嗎?" 陳問. "欸."

"白布蓋著, 在等法醫到現場堪察後才會移走."

"死因呢?"

"窒息死亡, 根據法醫的研判, 是因為口鼻被掩蓋, 無法呼吸, 最後因窒息死亡的." 陳偉正回.

"那...." 李雲青看了一下檔案夾裡的資料, 又抬頭看了一下陳偉正:"正哥, 這裡面的報導說.... 米雪被發現時...是... 半裸的... 是不是...."

陳偉正看著李雲青直接回道:"是, 法醫証實被害者生前有被性侵過的跡象."

李雲青面色黯然地打開筆電, 陳偉正看著李雲青, 心裡想的是這沒受過專業記者訓練的小伙子, 連問個專業的問題都會不好意思, 怎麼跟自己跑新聞啊, 想到這裡忍不住搖搖頭.

"知道發現死者的地點和死者家距離有多遠嗎?" 李雲青開始邊問邊用筆電記錄下來.

"嗯... 記得當年我有去採訪過死者家屬, 距離案發現場...不算太遠, 公車幾站的距離吧." 陳偉正歪著頭想了一下.

"走路走的到嗎? 還是一定要坐車才能到的距離?" 李雲青頭也不抬的邊打字邊問道.

"如果走路的話, 嗯.... 大概.... 大概30-40分鐘, 也算是能走的到的距離吧." 陳偉正狐疑的看著李雲青.

"當時在現場, 除了報上有登刋的照片, 正哥, 你還有留著其他拍到卻沒登出的照片嗎?" 李雲青抬頭看著陳偉正問道.

"我沒有, 不過, 你如果去地下一樓的檔案室找, 應該能找到一些. 我們習慣是會拍至少300張各個不同角度的照片, 對於重大刑案的新聞, 通常所有照片會習慣存檔, 你可以去找找." 陳偉正突然覺得這個李雲青很有趣, 雖不是大傳系的, 雖說某些問題問的結結巴巴的, 但核心問題問的都很到位, 說不定, 還真是塊記者的材料呢.

"謝謝, 我等下馬上去檔案室找一下. 那, 正哥, 警察當時有多少位嫌疑犯呢? 還有..." 李雲青邊說邊翻找檔案夾裡的舊資料: "還有, 先驅報連報了米雪案3個多月有餘, 裡面大部份的報導都是..." 李雲青抬頭看了一下陳偉正又低頭看著手上拿的舊資料說: "...王文成. 正哥, 王文成是誰啊?"

"哼! 王文成? 王文成是當時的資深大記者, 現在退休了. 這條新聞原本是他的線, 不過不巧, 他當天休假, 所以我跑了這條新聞. 隔天他不依不饒的硬是把這條新聞又搶回去了, 只有幾篇我做的調查和採訪, 他勉強同意讓我和他聯名報導, 還一付我沾了他光似的." 陳偉正義憤填膺的說著.

李雲青這下明白了, 原來, 這個聯名報導有時候會是資深記者的心頭刺. 難怪那天在蔣總編輯室時, 陳偉正很不爽自己和他聯名報導那篇他親自採訪的青少年隨機殺人案.

"那, 正哥, 當年警方列出了多少位嫌疑犯呢?" 李雲青趕快把陳偉正拉回主題.

"嗯, 這個嘛.... 很奇怪, 當年, 警方好像毫頭緒, 始終沒有嫌犯. 至少, 從未公開過, 也沒有提審過任何人." 陳偉正拿起咖啡杯把僅剩的最後一口咖啡一飲而盡.

"你要知道, 人們是很善忘的, 我們新聞從業人員更是無情的嗜血怪物. 案發那個月, 我們緊盯著被害者家屬不放, 妄顧家屬失去至愛女的傷痛, 試圖挖掘出各式各樣可以吸人目光的新聞來報導..." 陳偉正有點感慨, 有點哀傷的說著: "然而等到這則新聞對讀者不再擁有巨大的吸引力時, 我們毅然決然的放棄報導它, 完全無視家屬有多麼希望我們繼續登刊懸賞緝兇的消息. 這則新聞就像是一件過時的衣服從此被束之高閣, 乏人問津."

"Well...well... well..." 陳偉正嘆了口氣後, 又深呼吸了一下, 試著重新提振自己的精神的士氣說道: "李雲青, 剩下的, 就交給你了, 希望米雪案的真相能早日大白於世." 語畢, 陳起身, 拿起了空咖啡杯轉身走出了會議室, 留下了李雲青一個人呆坐在會議裡想著陳最後說的那句話.

李雲青用力的甩甩頭, 覺得陳偉正和蔣總編太誇張了, 難不成他們兩認為自己能"寫"出米雪案的真相? "呿! 真是異想天開了!" 李自言自語著開始收拾散落在桌上的文件, 準備去地下一樓找一下當時未曾公開過的案發現場照片.

李雲青心裡還是懷抱著自己將會是米巿先驅報文學副刊的創始人, 對於自己能這麼接近一宗20年懸而未決兇殺案的原始資料, 心中很是興奮, 這和自己以往憑空亂寫不同的, 有了這樣真實, 未曾公諸於世的原始資料, 李雲青相信自己下一篇故事, 一定能引人注目, 說不定還能一炮而紅呢.

李雲青找了檔案室的林小姐幫忙, 很快的林小姐調出了當年米雪案的照相檔, 做了個備份USB給了李雲青. 李雲青自然是答應了要買下午茶點給林小姐當謝禮的.

拿到了USB檔的李雲青開心的回到自己的座位開始一張一張的檢閱. 對照著照片和手上現有的米雪案資料, 李雲青大概都能把照片中的人事時地物對上. 在案發現場的照片, 李雲青看的很仔細, 每個角落都不放過.

就在李雲青盯著某張案發當天的現場照時, 李雲青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的, 把照片放大到極大, 當時用的像機的像素雖然極好, 但當把一張照片放到極大時, 粒子也粗到幾乎無法辦識的地步.

李雲青聚精會神地張大了眼睛盯著幾乎無法辦識的照片, 突然有人從背後拍了他一下, 把他著實嚇了一大跳的從椅子上彈跳起來, 張口大罵: "超...." 回頭一看是師父陳偉正.

對, 現在的李雲青已經是新聞部的人了, 而且是歸資深記者陳偉正帶的新入門小記者, 照慣例李雲青得叫陳偉正一聲"師父"的.

"厚, 師父, 您這一拍, 差點沒把徒弟我的魂給拍掉... 以後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嚇人啊?" 李雲青驚魂未定的抱怨著.

"你在看什麼看的這麼入神啊? 走, 路上邊走邊說." 陳偉正轉身把手上的車鑰匙在空中晃了晃朝電梯走去.

"欸, 師父, 去哪裡啊, 我正在..." 李雲青張口大叫著.

"警察局, 青少年隨機殺人案有了新嫌犯落網了, 快, 慢了你什麼也聽不到了." 陳偉正已經按下了電梯鍵了. 李雲青一聽, 馬上拿了桌上的手機, 記者証和椅背上的外套大步衝向電梯.

這等於是李雲青第一次以記者的身份去採訪一件兇殺案, 李雲青比較想知道的是, 警察抓到的新嫌犯是不是真的是當時自己在捷運上看到的九個青少年中的一個.

<上一篇: 一語成讖5>                                                                <下一篇: 一語成讖7>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