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語成讖7 - 巧合嗎?

陳偉正和李雲青二人步出警局後, 李雲青仍呈現在一個驚嚇狀態之下, 陳偉正怕被其他同行看出端倪, 快速地和同行們告別後拉走了李雲青.

"喂, 你還好吧? 要不... 咱先找家咖啡廳坐一下?" 陳偉正低聲問道.

李雲青不發一語, 只是搖搖頭, 雙手則是無意義的在亂揮.

"好吧, 那... 你這個狀況別自己騎車了, 唉! 我破例一次, 讓你坐我車好了, 喂, 你自己要抓好厚!!" 陳偉正說完走向自己的摩托車旁戴上安全帽. 看著李雲青還一付沒回過神的樣子, 有點生氣的叫著: "喂, 去你自己車上拿安全帽啊, 快點, 還趕著回去寫採訪稿呢!"

李雲青不發一語, 走向自己的摩托車上拿了安全帽戴上, 回頭對於陳偉正說: "正哥, 我沒事, 我可以自己騎回去, 咱們報社見."

"你確定? 喂, 你最好現在別騎車, 免得我們報社又多一則頭條..." 陳偉正開玩笑的說著.

"喂, 你別烏鴉嘴好嗎? 別鬧了, 回到報社咱一起去見蔣總編, 我有話跟你們說." 李雲青語氣沈重的回.

陳偉正不放心, 讓李雲青騎在自己前面, 再三交待騎慢點. 陳偉正則尾隨在後時不時按喇叭提醒李雲青專心騎車.

回到了米報大樓後, 二人一刻都不逗留的直殺進蔣總編的辦公室, 關上門後, 陳偉正馬上把落地透明玻璃窗的百頁窗簾拉上, 蔣是老江湖了, 看著二人風塵僕僕的樣子貼心的按了個鍵, 讓秘書送三杯咖啡進來.

蔣也不催二人, 李雲青照舊坐在蔣總的那張超大檀香木桌對面的椅子上, 陳偉正則是一屁股跌坐在旁邊的沙發上, 蔣還是那個老姿勢, 彷彿從未離開過的窩在他那張與他身材不成比例的大旋轉編輯皮椅裡.

秘書送來了3杯熱騰騰的咖啡, 李拿起二話不說的沈浸在這杯咖啡裡. 蔣則是看了2人一眼, 欠了欠身, 用桌上的滑鼠在電腦裡搜尋那篇李雲青寄來的小說.

第一個打破沈默的是陳偉正: "警方今天又抓到了二個犯案的青少年, 我們倆剛從警局採訪完回來..." 陳偉正看了李雲青一眼又望向蔣總編.

"嗯, 我知道." 蔣盯著電腦營幕回道. 陳偉正看了李雲青一眼, 感覺李還在震驚當中, 回不過神. 其實, 陳已經看過李雲青所謂的"小說"了, 也明白假設李的這篇"青少年隨機殺人案"真的是李雲青無中生有自己瞎編的內容, 那麼, 陳偉正很能理解李雲青現在經歷的衝擊了.

於是陳偉正從沙發上站起來, 說: "我先去把採訪稿打出來, 大概20分鐘吧, 發給您後我再進來吧."

"嗯, 去吧!" 蔣總淡淡的回道. 陳偉正離開了蔣的辦公室後, 李雲青緩緩地把手上的咖啡杯放下, 抬起頭來看著蔣總編: "你都猜到了? 怎麼會這樣? 怎麼可能呢?"

蔣總編輯整個人又靠回他的大編輯椅裡, 雙手十指交扣的放在自己胸前的大肚腩上, 不發一語的盯著李雲青看著.

"我看到了, 在警察局裡的二個青少年. 其中的一個我印象很深, 因為那天在捷運上我不小心和他碰撞了一下, 他還對我罵了句髒話....." 李雲青面色發白看著蔣的雙眼說著, "怎麼可能? 我只是以他們做為我小說的素材, 怎麼就... 就..."

"就一語成讖了?" 蔣總歪著頭看著李雲青淡淡的說著.

李雲青點點頭不吱聲. "又一個巧合? 不是的, 你發給我這篇小說的時間, 根據警方驗完屍和偵訊完之前已收押的幾個青少年的供詞, 他們犯案的時間... 如果你之前所言屬實, 他們犯案的時間, 正是你在寫小說的時候."

"什麼意思? 難道.... 蔣總您的意思是.... 我... 我寫的東西讓他們起了殺機??" 李雲青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 突地從椅子上跳起來大叫: "還是... 還是... 您壓根就不相信我?? 難道... 難道你以為我是... 我是.... 幕後主使???" 李已經有點失控的全身微微的顫抖著.

"不, 我的意思是, somehow, somehow, 你有種特殊的感應能力, 在他們犯案時, 你感應到了, 於是同步記錄下了他們犯案的過程." 蔣總不急不徐地緩緩的自嘴中吐出這句話.

李雲青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 停格了幾秒鐘, 直到蔣揮揮手示意他坐下, 他才慢慢地坐回那張椅子裡, 口裡喃喃自語: "感應能力??"

"總之, 我相信這件事的真相, 將會100%吻合你寄給我的小說. 所以, 我決定在每個採訪報導裡, 我都會根據阿正的採訪內容再加入一些採訪裡沒有, 但出現在你小說裡的內幕進去, 以確保我們米巿先驅報在這則青少年隨機殺人案上能獨佔鰲頭." 蔣用一種近乎冷血的音調說著, 李耳邊响起了先前陳偉正在會議室裡談到米雪案時語重心長說的一段話: 新聞從業人員是無情的嗜血怪物....妄顧被害家屬的傷痛, 試圖挖掘出各式各樣可以吸人目光的新聞來報導...

李雲青覺得自己腦袋痛的快炸開了, "蔣總, 我有點不舒服, 今天想早點下班回家..."

"嗯, 不舒服就早點回去吧, 那個.... 給你的案子看了沒?" 蔣總轉動了一下旋轉椅看著李問道.

"嗯, 看了, 調了一些當時未經採用的照片, 正在研究...." 李雲青還沒說完, 陳偉正敲了門直接推門進來了, "蔣總, email你了, 看看." 陳偉正邊對蔣說, 另一手拿著一份剛打印出來的採訪稿遞給了李雲青.

蔣挪了挪肥胖的身體, 用桌上的滑鼠移動著打開了email, 細小的雙眼快速的在電腦營幕上上下掃瞄了幾下, 面帶微笑的靠回他的大椅子裡, 看著雙眼盯著採訪稿的李雲青.

李雲青像是顆洩了氣的氣球, 把陳偉正的採訪稿放在了蔣的大桌子上, 轉頭看了一眼陳偉正, "隨便你們吧, 我不舒服, 先回去了."

陳偉正眨了眨眼說: "小心騎車."

"嗯."

"別忘了把我給你的案子帶回去..." 蔣不忘提醒一句.

"嗯." 李雲青頭也不回的回著, 離開了蔣的辦公室後, 便快速的收拾了東西離開了米報大樓.

辦公室裡剩下陳偉正和蔣總編, 蔣先打破沈默: "很好, 你都知道我要怎麼做了, 不過, 除了學校的名字, 這個孩子轉學前的那一所學校名, 也加進去吧. 還有, 李雲青的小說裡有提到這孩子的媽媽, 你快去找到她的連絡方式, 我要你的第一手採訪資料. 那一篇, 會是你的獨家報導." 蔣總目光炯炯的盯著陳偉正說道.

陳偉正一開始還略顯躊躇, 但當一聽到是獨家報導時, 馬上又點頭答應. 記者當久了, 屬於記者的那份榮譽和虛榮還是淹蓋過自己的良心與對家屬的不忍的.

"蔣總, 那, 你怎麼看這件事?" 陳偉正好奇的盯著蔣總編問道.

"什麼事?" 蔣面上帶著一抹奇異的微笑, 陽光從蔣身後的窗戶外灑進來, 背對著窗戶龜縮在巨大咖啡色編輯椅內的蔣總編, 臉上的那一抹微笑, 在陳眼中看來顯得特別的陰暗和虛假.

"李雲青的小說啊... 那來那麼多的巧合? 你說大方向猜中了不稀奇, 連細節的部份都能猜的中? 我不相信." 陳偉正從沙發上站起來, 雙手撐在蔣的大桌上盯著蔣看.

"你不相信? 我也不相信!" 蔣一如既往的整個人靠在編輯椅背上, 雙手十指交扣的放在大肚腩上, 語氣平靜的說.

"那..." 陳偉正一手撐在桌上, 一手指向身後的門, 一臉問號的看著蔣總編.


<上一篇: 一語成讖6>                                                         <下一篇: 一語成讖8>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