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語成讖9 - 夢魘

李雲青從米報回到家後, 覺得頭痛欲裂, 吃了2顆頭痛藥後便昏沈沈地靠在沙發上睡著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導致夜有所夢, 李雲青感覺自己像是在看電影般的在睡夢中看到了米雪17歲的那一天. 當李雲青看到那個在捷運上一直盯著米雪看的中年男子時, 李雲青已經有了一種很不好的預感了.

當那名男子突然坐到米雪身旁時, 李雲青發現米雪並不訝異這名男子突如其來的舉動, 還轉頭看著這名中年男子並開心的與之攀談.

李雲青恍然大悟, 原來二人熟識. 米雪開心的把手上的相機拿給坐在身旁的中年男子看, 男子也開心的笑著, 男子似乎在提議什麼, 米雪面有難色的搖搖頭, 男子不放棄地繼續說著, 米雪稍作猶豫後, 點了點頭, 伸手進包裡拿出手機, 男子此時伸出手按住米雪, 嘴巴又動了動, 米雪微笑點頭, 邊把手機放回包裡, 邊伸手接回了相機, 二人起身準備下車.

李雲青看到車門上出現的到站站名, 李想張口大叫, 警告米雪千萬不可以在這裡下車, 但, 李發不出聲音, 不論他多努力, 他始終只能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看米雪照著如劇本般的劇情走, 這是一場悲劇, 一部即將結束一個17歲女生生命的劇本, 李雲青竭盡全力想要發出聲音, 就算無法阻止米雪跟這名男子下車, 李也不想再看下去了.

"叮!" 車子到站, 門朝兩側打開, 李雲青眼睜睜地看著米雪和這名中年男子下車, 車上的到站站名用著刺眼的綠色燈字大大寫著: "青湖森林公園"!

"啊~~~"李雲青突然從喉嚨發出一聲吼叫, 人頓時從睡夢中清醒過來, 他從沙發上倐地坐直了身子, 發現自己發了一身的冷汗.

李雲青摸黑打開了電燈, 走向窗邊拉上了窗簾, 對於剛才自己的夢魘仍餘悸猶存, 那情景也太過真實了, 而那名中年男子的面容他記的清清楚楚的, 完全不像是一場夢境, 他甚至很有把握如果自己見到那名中年男子, 他一定認的出來.

"咕嚕咕嚕~~" 李的思緒被不爭氣的肚子給打斷, 這才想起自己還沒吃晚餐呢, 由於這場奇怪的夢境, 讓李雲青突然有點不想在個時間出去宵夜, 於是在廚房裡翻箱倒櫃一番, 煮了碗辛泡麵加了個蛋.

李雲青端著泡麵坐在電腦前打開電腦, 看著開機中的畫面變換的營幕, 李雲青有種錯覺, 好像看到了米雪和那名年男子的容貌, 李雲青背脊一陣發涼, 伸手把電腦關了, 端著泡麵喝了一大口又辣又熱的湯, 走回沙發坐下.

他把從公司帶回來的檔案夾拿出來, 攤在沙發上, 一邊隨意翻著發黃的舊報紙, 一邊大口大口的吸食著泡麵. 其實檔案夾裡的資料, 李雲青已經熟透了, 本來今晚是想要好好查看一下從地下一樓林小姐那裡調出來未經曝光的照片的, 只是, 李雲青突然之間不太想要看到和案件相關的任何照片, 他有預感, 他能在那個林小姐烤貝給他的那個USB裡找到那名在捷運上帶著米雪提前三站下車的中年男子.

"No, it's too much for a day!" 李雲青喃喃自語, 囫圇吞棗地把整碗辛泡麵吃完, 辣湯仰頭一飲而盡.

李雲青決定今晚不要再想這個冷案了, 剛才的惡夢讓他有一種很古怪的感覺, 之前雖然寫了幾篇"百發百中"的小說, 但那都是靈感突如其來, 寫的很順, 雖然結果很恐怖, 每篇都一語成讖的成為了社會新聞.

這次居然讓他成為了"觀眾", 看到了米雪出事前的一整天, 這種感覺讓李雲青很不舒服. 李打開電視, 挑了一部老港片, 坐在沙發上讓老片慢慢地催眠自己緩緩的進入夢鄉.

這回, 李雲青倒是沒有再作什麼夢, 睡了個香甜安穩的覺直到被手機吵醒. "鈴鈴鈴~~ 鈴鈴鈴~~ 鈴鈴鈴~~ 鈴鈴鈴~~" 李雲青不甘願的閉著眼睛伸出一隻手朝著鈴聲發出來的方向附近隨意地摸索著.

"喂~~ 哪位??" 他用著還沒睡醒的聲音不爽地問著.

"喂, 你還在睡啊? 知道現在幾點了嗎?" 電話那頭傳來了陳偉正不滿的聲音還參雜些吵鬧的車水馬龍的聲音叫著.

"哦, 正哥啊, 現在幾點了?" 李聽到是陳偉正的聲音, 翻了身懶洋洋地問道.

"太陽曬屁股了啦, 都十點半了!" 陳偉正大叫著.

"啊~~" 李雲青這回是真清醒了, 立馬坐起來, 看了一下手機, 真的哩, 陳偉正沒有在騙他.

"你雖然不再是編輯部的人, 不用再打卡上下班, 但你這樣睡到十點半也不給你師父我打個電話報個行蹤, 不太好吧?! 你知不知道你還是個菜鳥記者啊?" 陳偉正有點生氣的吼叫著.

"Sorry, sorry, 師父, 我.... 我真的是睡過頭了, 我... 我馬上梳洗一下就進報社..." 李雲青有些不好意思的頻頻道歉.

"不必進報社了, 11點半, 直接到少年法庭外等我, 我在這裡... 採訪." 陳偉正說完不等李雲青回覆, 啪的一聲, 電話已經掛斷了.

"少年法庭.... 難道... 青少年隨機殺人案有新的進展了?" 李雲青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走向浴室準備梳洗一下好換衣服出門了.

蔣總編根據李雲青的"青少年隨機殺人案"小說, 推算出這幾天被抓的其中2個青少年會第一次出庭, 且文中指出其中一名少年的母親會到現場. 蔣讓陳偉正這幾天天天到少年法庭外站崗, 就希望能堵到這個母親.

只要陳偉正能親自和這名母親說到話, 有照片, 有錄影, 這就會是米巿先驅報的獨家新聞了.

陳偉正也不知道是自己運氣好, 還是蔣總編太會算了,  第一天站崗, 就讓他碰上李雲青"預言"的開庭日.

由於這2名少年都未滿18歲, 連帶家人都屬於不能被公開給媒體的被保護族群, 只會在開庭後由檢察官召開一個公開記者會, 把可以公開的資訊公佈出來. 所以根本沒有任何一家報社事先有可能知道今天會開庭, 更不可能知道有一名嫌犯的母親會到現場, 米報全是拜了李雲青小說所賜, 蔣總編輯的細心推敲, 還真的讓陳偉正堵到從少年法庭走出來心碎的母親.

如蔣總編所願, 陳偉正真的拿到了他的獨家新聞, 他毫不留情地追問著這淚流滿面, 對媒體毫無招架之力的母親關於犯案少年的成長歷程, 和犯案細節.

當李雲青到達少年法庭外時, 四周空無一人, 就連米報採訪車都不在, 只看到陳偉正一個人一手插著口袋靠著法庭外的紅磚牆面無表情地吞雲吐霧中.

"嗨, 師父... 對不起, 來晚了... 你... 採訪完了嗎? 攝影師呢?" 李雲青騎著公司配給他的摩托車正準備下來停好, 被陳偉正一手阻止了.

"來的正好, 載我回報社吧... 嗯, 不, 我帶你去一家氣氛不錯的咖啡廳坐坐吧!" 陳偉正說完自顧自的跨上李雲青的後座, 拍拍他的背表示可以走了.

李雲青滿臉狐疑的問: "咱倆... 就不用去什麼氣氛美燈光佳的咖啡廳了吧... 何況, 正哥, 你不帶安全帽嗎??"

<上一篇: 一語成讖8>                                                         <下一篇: 一語成讖10>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