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人的記憶

記憶是人類賴以維繫現在與過去, 自己與別人很重要的一個東西. 對某個人, 事, 物擁有了記憶, 就表示自己對該人, 事, 物有了某種連結. 記憶之所以重要, 因為它讓你知道自己是誰, 來自何處, 曾經做過些什麼.

然而, 同時記憶也是最不可靠的一個東西. 因為它讓你誤以為你記得的東西是真實存在過的, 然而, 一旦記憶的組合有了任何一丁點不應該發生的變動, 那麼你所記得的東西便會和曾經經歷過的事實有少許的出入了.

"叮鈴鈴~~~叮鈴鈴~~~" 突如其來的鬧鐘響聲把正在夢境中的荔枝嚇醒. 荔枝伸手在床頭櫃上亂摸亂按一通, 好不容易止住了嚇人的鈴聲, 荔枝嘆了口氣, 該起床了, 荔枝心裡想著.

連續幾個晚上沒睡好的荔枝, 真的好想賴在床上不去上班, 不過這念頭也僅僅是想想而己, 荔枝還是不甘不願的爬出了暖暖的被窩, 開始準備梳洗刷和化妝更衣了.

荔枝邊刷牙邊在努力想著自己剛才那個被鬧鐘打斷的夢境, 真實的不像夢境, 倒像是....像是... 一段曾經有過的記憶. 街名, 學校, 天氣, 公車, 都是那個她曾經生活過的城巿, 她在那個城巿只是個過客, 但她沒想過自己會那麼喜歡那個本就不屬於她的城巿.

她能感受到夢裡的自己很開心自己又回到了那個她"作夢都想要"回去的城巿. 荔枝忍不住笑了, 一個誇張的形容詞居然真的應驗了, 她真的是用作夢的方式數度回到她想要回去的城巿. 對, 數度, 這不是第一次回去, 每次回去都像是"續集"一樣. 她曾經夢到回到學校去註冊, 在夢裡還在認真考慮要選什麼科目.

荔枝這回是坐在公車上經過學校, 感覺她是要準備回家. 但... 有一股說不出來的怪, 又想不起來, "唉, 都是那個該死的鬧鐘. 呿!" 荔枝自言自語的說道. 開始換衣服化妝了.

通常, 在一個人精神狀態好的時候, 他身體裡的記憶組一般也"應該”是正確的組合, 然而, 就算是一個健康的個體, 隨著時間的久遠, 靈魂的疲憊, 被埋藏在深處的記憶, 零與壹的組合, 只要有些許的變動, 那麼所記得的內容都將與事實不符. 只是對於擁有這個記憶組合的人而言, 他只會堅信他以為的記憶便是事實, 其實事實是這個人被自己的記憶欺騙了.

就好像對於一件事物的"接收和感知"是有可能因一個人的感知能力不同而接收到的認知便有所不同的. 這最常發生在對於藝術品和抽象事物的認知與解讀.

在每個人對於同一樣東西或是同時的一個經歷, 會因為個人"感受"的不同, 會在記憶排列組合時, 產生了不同的組合, 然後再經過了時間的洗禮, 和後面其他的不同生活經歷的累積與瀝煉, 多年之後, 二人再度相遇, 對於曾經共同有過的記憶將會產生很大的不同.

荔枝今天很認真的注重每一個化妝的細節, 因為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晚上和多年不見的同學約在台北車站新光站前店. 二人是在那個令她沈醉的城巿裡認識的, 她走了, 同學留下來了. 今天, 老同學回來, 特別約了自己吃飯, 荔枝當然是要一盡地主之誼囉.

荔枝猜想, 昨夜的夢應該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吧, 估計是自己太期待今晚的聚會才又夢到了曾經自己待過的城巿吧.

"Hey, 荔枝, 妳都沒變哦. 回來這幾年吃的很過癮吧?!" 麥克大方的用手勾住了荔枝幾乎把她整個人都包到他的胳肢窩下了.

"嘿, 呿, 別鬧了, 放開我, 快被你的狐臭給薰死了." 荔枝在大庭廣眾中被又高又帥的麥克一把勾入懷中, 有點尷尬的想要掙脫又掙脫不掉.

"咦? 有狐臭嗎?" 麥克放開了荔枝把手伸到頭上, 頭歪下來用力聞了一下自己的胳肢窩然後大笑: "哪有狐臭啦, 我還特別為了見妳, 洗香香才出門的耶."

荔枝搖搖頭, 自顧自的往百貨公司裡走去, 只想躲開路人盯著他倆的奇異眼光. 麥克大叫: "喂, 荔枝, 等我啊, 幹嘛走那麼快?"

荔枝知道麥克最愛台灣的小火鍋, 所以特別訂了位. 2人邊吃邊聊, 麥克先問著荔枝回來後的一切, 荔枝再問著麥克畢業後獨立一人在那個城巿的生活點滴, 麥克興奮的說著那個城巿在荔枝離開後的改變, 接著2人開始聊起2人在那個城巿裡曾經共同擁有的回憶.

"記得那年夏天, 我們為了社會學去mall裡做的實驗嗎?" 荔枝問道. 麥克忍不住狂笑, 引來了不少旁聽用餐者的目光.

"還有, 我們去博物館裡找資料那一次, 妳還記得嗎?" 麥克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反問荔枝.

荔枝有點兩眼茫然的看著麥克, 不發一語. 麥克還在自言自語說著2人在博物館裡的故事, 說的口沬橫飛的, 直到他發現荔枝怎麼一付聽不懂的模樣, 才停住問: "怎麼了? 難道妳不記得了嗎?"

"我記得啊, 但是, 內容怎麼和你說的小有不同啊?" 荔枝冷冷的回道.

"哪裡不同?" 麥克有點莫名其妙的問道.

"那天, 是你, 蘋果和我3個人一起去的博物館, 記得嗎?" 荔枝冷冷的問道.

"蘋果? 哪個蘋果?" 麥克不知是裝儍還是真忘了, 一臉狐疑的問道.

"哪個蘋果? 哪個蘋果?" 荔枝倏地站起來, 看到麥克睜大著雙眼盯著她, 餘光看到了旁邊桌子的客人也都轉頭盯著自己, 覺得自己有些失態了, 於是說道: "咳, 我... 我去加點調味料...." 然後離開位子走向調味料自取區.

荔枝腦子用力的在想, 麥克不可能忘了蘋果的啊, 但, 不論他忘了還是沒忘, 自己今天都不能和麥克為了蘋果而吵架, 一是不值, 二是, 自己也沒立場了.

荔枝拿了一小碗滿滿的醬料回到位子上坐下, 笑笑的對麥克說: "你要不要倒一點過去?"

"哦, 好啊." 麥克剛放了塊肉到嘴巴裡, 含糊不清的說著.

麥克看著荔枝倒一些醬料到自己的小碗裡, 剛才的不悅好像又都沒了, 麥克真是搞不懂坐在自己對面的這個身材嬌小脾氣火爆的荔枝到底在想什麼.

"你現在在那邊工作都習慣嗎?" 荔枝問道.

"嗯, OK啦, 反正和老外工作很簡單的, 沒有什麼勾心鬥角的. 大家都直來直往的, 挺好的." 麥克邊說邊把一片沾了醬的肉放入嘴中.

"是啊, 聽起來挺適合你的. 不像在這裡工作, 唉!" 荔枝嘆了口氣, 接著說道: "每個人說話語帶保留, 再不就是有什麼弦外之音的, 真的很煩."

"嗯, 那些我倒覺得還好, 反正聽不懂就是聽不懂, 根本懶的花心思去猜, 比較討人厭的是, 修養不夠, 這裡人講話, 比較多情緒化的字眼, 那裡則一般對事不對人." 麥克想都不多想的就接上了這句話, 說完又塞了顆魚丸到嘴裡.

荔枝感覺自己好像又要失控了, 想想, 自己大概就是麥克嘴中的那個修養不夠的人吧. "唉!" 荔枝嘆了口氣, 怎麼也想不透當初怎麼和麥克走的那麼近, 二人混在一起無話不談打打鬧鬧的日子, 多麼快樂, 怎麼自從那次的"博物館找資料"事件後, 二人似乎就再也對不上話了.

"怎麼了? 好端端的嘆什麼氣?" 麥克問道.

"沒事, 我想我就是你口中沒修養的那種人吧." 荔枝悻悻然的回道.

麥克的筷子停在半空中, 呆了幾秒, "唉!" 麥克也嘆了口氣, 不過麥克的嘆息是因為他知道接下來他沒辦法好好的享受眼前的小火鍋了, "荔枝, 我不是在說妳啦, 妳想到哪裡去了啦."

"說真的, 麥克, 你怎麼會不記得蘋果?" 荔枝放下筷子認真的看著麥克問道.

蘋果.... 蘋果.... 哦, 你該不會是指你那個攝影課的同學, 小蘋果?" 麥克恍然大悟的回道.

"厚... 對啦, 你的小蘋果!" 荔枝翻了個大白眼氣森森的回道.

"我沒事記得她做什麼?" 麥克一臉狐疑的看著荔枝問道.

"OK, 我們去博物館做research那一次, 還記得嗎?" 荔枝問. "Yeah… 我剛不是才在說這個嗎? 然後.. 然後..." 麥克歪著頭在想為什麼被打斷了: "哦, 你突然提到小蘋果啊. 我們去博物館那次, 哪裡有小蘋果啦. 你這裡有問題厚?!" 麥克伸手過去輕輕的用食指指節敲了荔枝的頭二下.

"怎麼沒有? 明明就有啊!" 荔枝抗議的回道還用手撢開麥克的手.

"嘿, 你再好好想想...." 麥克開始仔細的把那天的行程從一大早去接荔枝說起, 巨細靡遺的說的口沬橫飛的. 有些細節甚至連荔枝都忘了, 麥克都說出來了. 現在換荔枝覺得困惑了, 怎麼可能呢? 同一件事, 怎麼自己記得的內容和麥克的竟然有這麼大的出入?

說大, 也不大, 很多細節部份麥克說的和自己記得的都一樣, 但憑空自己多記了一個人, 那就不對了啊!

話說, Erasers消滅游離記憶組的方式, (欲知詳情請看Eraser簡介)是用某種電磁波來吸走懸浮在時空中的片斷殘破的記憶組, 那麼也就是說, 同樣的電磁波如果不小心出現在精神狀態不好的人身邊, 那麼, 縱使他的記憶組不至於被吸走, 卻很有可能某些零與壹的組合會產生轉移, 於是這個人的某個時間點對某件事的記憶便出現了與事實不符的狀況了.

這樣的情形, 最常發生在身體虛弱或是腦部受傷退化的人身上, 還有就是身體健康, 但靈魂暫時游離的人身上, 例如夢境之中. 但這種情形下的混淆只是暫時的, 只要當事人能集中精神, 努力把所有的記憶組用合理的方式進行計算認証, 那麼不合理的零與壹的排列組合就會被修正.

然而很多時候, 人類選擇了相信自己的記憶告訴他的事情, 而不願意進行修正, 那麼, 他所相信的記憶將會成為曚閉他雙眼的一塊布.

當然, 大部份的時候, 這個錯亂的零與壹的排列組合都是一些非常細微的小事, 小到基本上無傷大雅, 小到有時候當時人都永遠沒有機會把這段記憶提出來進行驗証, 於是記憶的錯亂與否便顯的毫不重要的深深的埋藏在當事人的腦海之中, 未必有重見天日的一天.

其實那天的真實情況是, 麥克一早接了荔枝到了博物館, 當2人在博物館地下室各自搜查資料時, 剛好有一名正在值勤的Eraser在博物館裡用電磁棒正在清理殘留在博物館時空中懸浮多年的片斷殘破記憶組.

博物館是一個很容易吸引懸浮在時空中片斷殘破記憶組停留的地方, 不僅僅是因為光線和建築物本身的結構, 還有裡面本身收藏了許多"舊"物件. 每個古老的物件上, 或多或少都會沾染上之前物件所有者的殘留記憶組斷片. 當來自各地, 各個不同時空的殘留記憶組集合在一起時, 便形成了一股強大的電磁波, 這股電磁波會自然的吸引著週圍其他相似的電磁波進來. 如同錦上添花一般, 本來就是一個擁有極多來自各地不同的"懸念", 一旦吸引了更多原本不屬於這個地方的"懸念", 便加強了這個磁鐵的磁力, 於是便擁有了更加強大的磁場吸引更多的浮游懸念進來.

因為博物館是Erasers定期會來做清理的地方之一, 那天只是碰巧遇上荔枝前一晚熬夜, 當天精神不濟的情況下, 當Eraser在用電磁棒收集浮游在空氣中的懸念時, 和荔枝擦身而過, 荔枝因為精神不濟, 當電磁棒在荔枝身旁晃過時, 磁力擾亂了荔枝腦中的記憶組, 當時荔枝只覺得一陣恍惚, 精神無法集中, 並無做他想. 事後也沒有好好的整理自己錯位的記憶組, 才導致長期以來二組不該重疉的記憶組緊密的結合成為荔枝一段錯亂不實的記憶.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