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語成讖14 - 冥冥之中

二人騎著車再度來到了這家位於青湖森林公園對面巷子裡的咖啡廳. 這回李雲青比陳偉正還著急的進去, 搶了個好位置可以全觀咖啡廳的角落坐下, 陳偉正就在李雲青的對面坐下.

正值晚餐時間, 咖啡廳裡的客人比起中午時明顯的多了許多, 李雲青環顧了一下店裡的客人: "看來, 這家店生意挺好的, 正哥, 說說今天白天你找我來, 本來想說些什麼?"

"唉! 現在說都太遲了, 就不必說了. 倒是你, 你白天幹嘛像是來大姨媽一樣突然生氣啊?" 陳偉正打趣的看著李雲青說道.

"呿!" 李隨手拿起桌上的餐巾紙揉成一團球丟向陳偉正, 接著說: "快, 你先說, 說完我再告訴你."

陳偉正不屑地看著面前這個不乾不脆的李雲青, 搖搖頭無奈說道: "唉! 本來, 想徵詢一下你的意見, 究竟要不要把早上的錄影採訪登出的...." 說到這裡的陳偉正聳聳肩繼續說道: "不過, 唉! 沒什麼好說了, 咱們那位蔣總編.... 還真是.... 心狠手辣哪!" 陳偉正搖搖頭.

"徵詢我什麼意見? 要不要採訪決定權又不在於我. 正哥, 你是真的不相信我是純想像瞎掰的嗎?" 李雲青皺著眉看著陳偉正, 想起剛才在警局裡陳對高警官說的話.
一語成讖13 - 警方約談
陳偉正不置可否的聳聳肩, 雙手交叉抱胸似笑非笑的看著李雲青.

"我真的沒有什麼內線啦, 你剛才在警察局那樣說, 好像..." 不等李雲青說完, 陳偉正打斷插嘴說道: "我故意那樣說的, 就是要讓高Sir認為他們有內鬼."

"啊?" 李雲青不解的看著陳偉正.

"這樣, 你不就 off the hook 了嗎?"

李雲青一副恍然大悟的"喔..."了一聲,  "正哥, 真是高招..." 話還沒說完, 又想到: "不對, 那, 如果他追問是誰呢? 我們不說, 不會吃上官司嗎?" 李一臉緊張的看著陳偉正問道.

"那你就不用管了, 是誰? 只有蔣總編知道, 高Sir要問, 也只能去問蔣總編, 沒你我什麼事兒, 安啦." 陳偉正順手拿起桌上的菜單, 開始研究晚上吃點什麼.

"換你說了..." 陳一邊看著菜單一邊問.

"正哥, 你猜我昨晚夢到誰了?" 李雲青神秘兮兮刻意壓低了聲音說著.

陳偉正好奇的放下菜單看著李雲青, 故作吃驚狀瞪大了眼睛: "該不會是我吧?" 然後故作女聲加上蓮花指: "你討厭啦, 天天看人家還看不夠哦..."

"唉呀, 你嘛卡差不多哩... 正經點好嗎?? 弄的我全身起雞皮疙瘩..." 李雲青皺著眉用力摸著自己的手臂全身顫抖了一下.

陳偉正仰頭狂笑, 引來了不少坐在旁邊桌的客人的眼光. "嘘, 你小點聲好嗎..." 李雲青一臉尷尬地揮手試圖阻止陳偉正狂笑.

"二位大記者, 今天這是二度光臨本店啊, 何其榮幸哪!!" 店老板聞聲走來, 向陳和李打招呼.

陳偉正止住笑聲回頭看著老板說道: "白天不是說好會再來專訪貴店的嗎? 想想, 擇日不如撞日, 今天便是個好日子..."

"何況, 本來要點的戚風蛋糕, 中午因為老板急call, 沒吃到, 饞了一下午, 今晚肯定要點一份的." 李雲青接口說.

"二位還真的是擇日不如撞日, 這位先生, 您本來不是想要採訪家父嗎? 現在連約都不用另外約了...." 店老板面帶微笑的看著李雲青說.

陳偉正插嘴語帶吃驚地問: "怎麼? 令尊在店裡?"

"嗯, 等會兒他會過來吃晚餐...." 店老板轉頭看著陳點點頭.

"真是... 真是太巧了, 到時, 麻煩老板您務必引薦一下..." 李雲青強壓住他的焦急與興奮, 有點緊張的從椅子上站起來又坐下.

"引薦不敢, 通常家父如果來用餐, 都會待到打烊, 所以, 二位如果沒有什麼急事, 慢慢用餐便是, 等二位用完晚餐, 我再讓家父來找您."

"好的, 太謝謝你了."

"那麼, 二位準備好今晚想吃點什麼?"

李雲青根本無暇細想, 草草的在菜單上點了個套餐, 外加了一份戚風蛋糕, 陳偉正被李雲青催著點餐, 只好也隨便地選了個套餐, 老板異常親切的和他們閒聊了幾句, 就進廚房了.

"好, 你快說吧, 到底為什麼今天你突然生氣, 又為什麼你對這家店老板那麼有興趣?" 陳偉正看著店老板走進廚房後轉頭看著李雲青問道.

"這和我昨晚作的一個夢有關..." 李雲青眼睛緊盯著廚房壓低聲音說道.

"又是夢?"

"正哥, 你不是問我白天為什麼突然生氣嗎? 你可知我中午在看到這個老板時, 我著實是嚇了一大跳啊...." 李雲青眼睛眨啊眨地說.

"為什麼?" 陳歪著頭看著李問道, "啊... 難道???" 手指著李雲青又回頭指向廚房.

李雲青不吱聲然後用一種很詭異的眼神看著陳偉正, 陳張大嘴用不相信的眼神盯著李, 然後臭著臉說: "喂! 快說啦, 不要再賣關子了, 可以爽快點一口氣把話說清楚嗎?" 其實陳偉正心裡犯嘀咕沒說出來的下一句是: 像個娘們一樣, 說話吞吞吐吐的.

於是李雲青賊頭賊腦一邊盯著廚房一邊低聲的說話, 確保自己在敍述夢境時, 不會一不小心被店老板聽到.

李雲青把自己昨天在夢裡看到米雪死亡當天的整天行程一事告訴了陳偉正, 陳偉正聽著李講述著夢時, 表情從輕蔑到不屑, 從不屑轉到驚訝, 當李雲青講到在捷運上一直盯著米雪看的中年男子突然坐到米雪身旁時, 陳吃驚地問 : "難道.... 難道你夢到的這個中年男子是...." 不等陳把話說完, 李雲青對陳使個眼神, 臉上堆滿了虛假客套的笑容, 陳馬上知道, 有人送餐來了.

老板俐落的放下了二人的套餐, 微笑的招呼著二位"美食"記者, 細細的介紹餐點, 無非希望自己的店能以最美好的姿態出現在米巿先驅報上.

"令尊來了嗎?" 李雲青有點緊張的問道.

"他剛到, 現在在廚房裡巡視, 他一般一到店裡, 一定先去檢查廚房, 那是他多年來養成的習慣, 別擔心, 我剛已經跟他提過了, 二位米報大記者今晚要專訪他, 等二位用完餐, 我會帶他過來的. 請安心慢用." 店老板貼心的交待著, 確實這段話讓李雲青安心不少, 只是李還是忍不住的拉長了脖子往廚房方向望去.

待老板離去後, 陳偉正催促著李雲青趕快把故事交待一下:"喂, 快說啊, 你該不會在夢裡看到的中年男子就是..." 陳用拿叉子的手往身後指了指.

李雲青表情神秘又嚴肅地點點頭, 陳偉正不敢相信的看著李雲青:"你在開玩笑吧???"

李雲青撇撇嘴, 搖搖頭:"面容極其清楚, 不是模模糊糊, 模擬兩可的樣子, 我看的是清清楚楚, 這夢境清晰的不像作夢, 醒來對於細節依然記的一清二楚, 我絕不會認錯, 第一眼看到他時, 我就知道他, 就是帶米雪提早下車的那個中年男子!" 李雲青斬釘截鐵地說著.

"喂, 那是20年前的事好嗎? 20年前的他, 最多只比當年米雪大幾歲, 你說你夢裡看到的那個男的已經是中年人了耶...." 陳偉正說這話時面帶嘲笑, 但說到這裡, 陳臉上的笑容即時凍結, 和李雲青四目相對, 二人異口同聲:"他爸爸...."

"嗯, 白天時你不是說這個老板和他爸長的極像, 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嗎?"

"所以, 難怪... 你下午堅持要專訪他爸.... 原來, 你是懷疑....." 陳瞪大雙眼不可置信的問.

"嗯..." 李雲青大口吃著晚上點的紅燒牛腩飯, 邊點點頭表示陳偉正猜中他的心思了.

"我本來是打算今天要好好翻找一下林小姐給我的USB的, 我幾乎很有把握會在照片裡找到夢裡的中年男子, 結果一早就被你的奪命連環扣給叫出來, 到現在我還沒機會好好的檢視那個USB裡的照片哩..." 李雲青邊吃邊說.

陳偉正不可置信的看著李雲青, 心裡想著面前這奇怪的傢伙究竟有什麼特異功能, 能事先預知即將發生的事, 還把它寫出來? 這回, 居然還能在夢境裡看到疑犯? 當時這家店老板可不在警方的嫌犯名單之中哦, 不, 當時的警方連一個疑犯都沒有, 就因為毫無頭緒, 才讓這個案子20年來都懸而未決.

陳一邊切著他的雞排一邊打趣說: "一早??? 那叫一早??? 我打給你時都10點半了好嗎? 這位先生!! 話說, 你還得好好謝謝我哩, 如今, 你不但不用花時間一張一張的在上百張的照片裡找你的夢中情人, 我這不直接帶你來見他了??"

"呿! 什麼夢中情人, 你別瞎說好嗎, 倒是待會兒, 由你主導專訪, 就從他何時開店起問, 您懂的, 就是一般美食記者的問法, 別讓他起疑, 我中間自會穿插一些我想要知道的問題. 假設他真是兇手, 居然能20年都沒露出破綻, 其心思之縝密絕非常人...." 李雲青邊吃邊交待著等會兒陳偉正要怎麼訪問老老板, 一副儼然自己才是資深記者似的. 李吃完最後一口紅燒牛腩飯時, 滿意的點點頭: "不可否認, 他們家的餐點真的滿好吃的耶..."

陳因好奇李雲青到底是怎麼寫出之前那一連串百發百中的破案文章, 因此倒也安安靜靜地邊吃邊聽著李的交待: "嗯! 沒問題!" 陳偉正惡狠狠地切下最後一塊義式香蒽西檸雞排放入嘴中, 邊嚼邊說: "跟你說了唄, 他們家的東西物超所值, 不僅東西好吃, 還燈光美氣氛佳... 沒騙你吧."

吃飽了的陳偉正滿足的靠在背上看著李雲青: "嘿, 可以問你件事嗎?"

"啥事?"

"你的... 這些所謂的小說... 都是你作了夢後寫下來的嗎?"

"不是, 這回是第一次作到這樣的夢, 一開始我還以為是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畢竟我連看了那些舊聞剪報好幾天了, 也試著大略的翻看過林小姐給的USB, 直到看到這家店老板, 我才...." 李雲青邊說邊對陳偉正身後招了招手.

"記者先生, 吃飽啦? 那, 先幫你收拾一下桌面, 馬上給您上您的附餐飲品囉...." 店老板遠遠走來喜孜孜地說著.

"好的, 謝謝...." 李雲青還想再說什麼, 就被陳偉正打斷, "您好, 我陳偉正, 他是李雲青..." 陳用餐巾隨意地擦了擦嘴, 隨手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一張名片, 起身雙手遞給了老板, 接著說: "貴店以咖啡聞名, 真沒料到餐點也異常好吃, 我有信心貴店的專訪一定會引來大量的饕客, 只怕老板到時會忙不過來啊... 呵呵呵..." 李雲青也諂媚地拼命點頭以示贊同陳的話.

"您客氣, 您客氣, 謝謝陳先生, 李先生不嫌棄, 一會兒我請家父過來與二位聊聊." 店老板把桌子收拾乾淨後, 便轉身走進了廚房, 沒一會兒, 端了一盤的飲料, 蛋糕, 身後跟著一位身形壯碩, 頭髮花白, 年約60出頭的男子.

"來, 二位, 小店招待本店的招牌, 入口即化的戚風蛋糕, 希望你們喜歡." 老板依序從托盤上拿了二人的風味咖啡和蛋糕, 再放下一杯熱可可和起士蛋糕後, 隨手從隔壁桌搬來了一張椅子放在二人的桌旁邊後, 轉身介紹: "爸, 這二位就是我向您提及的先驅報記者." 再回頭看著陳和李說: "這是家父, 也是本店的創始者, 宋明遠."

陳和李馬上站起來分別和宋明遠握了手後, 三人一起坐下, 老板也識趣的拿了空托盤離開.

<上一篇: 一語成讖13>                                                         <下一篇: 一語成讖15>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