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語成讖15 - 青湖森林公園

二人離開咖啡廳時, 已經是晚上11點多了, 李雲青慢慢地騎出了巷子, 在巷口處停住不動, 彷彿是不知道該往哪裡走似的. 尾隨著他的陳偉正停在他旁邊, 打開了安全帽的防護罩大叫:"喂, 小李, 你怎麼了? 天一黑, 你就不認得路了嗎?"

李雲青像是嚇一跳似的, 轉頭看了陳偉正一下, 像是在猶豫要不要說似的, 又回頭看了一下黑暗的巷子, 然後對著陳偉正仰了仰下巴: "我還不打算回去, 我想要...."

陳睜大雙眼看了一下對面的青湖森林公園再看一下李雲青, 李點點頭. "我跟你一起去."

"嗯!" 李抿了抿嘴點點頭.

"你跟我走, 我帶你去停車..." 陳語畢, 蓋上了安全帽的防護罩, 往左邊騎, 李雲青再次不放心的回頭往黑暗的巷子裡望了一眼, 然後緊緊的尾隨在後陳偉正的車後.


二人停好車後步行到青湖森林公園處, 四周安安靜靜的, 只有蟲鳴聲從樹林草叢中發出. 二人默不作聲地沿著公園的外緣走, 陳偉正帶頭走在前面, 李雲青則默默的跟著他.

由於天色過暗, 路燈與路燈間的距離甚遠, 李雲青似乎邊走邊在想事情, 所以走的比陳偉正慢, 等李雲青再次抬頭時, 卻看不到陳偉正的身影, "正哥~~ 正哥~~" 李雲青輕聲的叫著, 也加快了腳步向前大步地走.

李雲青這樣邊走邊輕聲叫著陳偉正, 心裡也有點小慌張了, 自己對這區並不熟, 如果走丟了, 他知道自己肯定是無法找到剛才停車的地方了.

"喂, 你要跑哪去啊?" 陳偉正的聲音突如其來從李雲青的後面傳出, 著實嚇了李雲青一大跳.

"哇... 正哥, 你從哪裡跳出來的啊? 快半夜12點了, 可以不要這樣嚇人嗎?" 李雲青跳著轉身驚魂未定的抱怨著.

"快過來, 從這裡走." 陳不理李的抱怨, 招手叫李雲青進去. 原來在長長的樹牆間, 有個缺口, 可以從這裡進到青湖公園裡面.

陳拿出了手機, 打開了手機裡的手電筒, "正哥, 你早該這樣做了, 這樣我才不會跟丟啊..."

"剛在在外面, 這手電筒一打開, 不是對街的人都看的一清二楚嗎?"

"哦, 也對..."

"快來, 跟好, 別再跟丟了, 這個公園很大, 跟丟了, 我可找不到你喲..."

李雲青有了剛才被遺棄的經歷, 現在自然是亦步亦趨的緊緊的跟著陳偉正走. 愈走愈有一種遠離巿區塵嚣的感覺, 不知道是心裡作用還是因為進入林中, 李雲青覺得愈走愈涼, 不禁打了個冷顫.

突然之間, 李雲青伸手一把抓住了前方帶路的陳偉正, "喂, 你幹嘛啊?" 被李雲青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的陳偉正有點腦羞成怒的低聲吼道.

"就是這裡了." 李雲青木然地回道.

"啊? 什麼?

"這裡, 這裡就是當年發現... 發現...米雪....的現場了, 對嗎?" 李的聲音聽上去極其冷淡不帶一絲情感, 彷彿只有聲音還是他的聲音, 但語氣, 語調都變了個人似的.

陳偉正一愣, 一手用手機手電筒環照一下四周, 另一手用力抖掉緊抓著他的李的手. "咦... 好像真的就是這裡耶, 你怎麼知道的啊? 連我都差點找不到的現場, 你怎麼會知道的?" 陳轉頭一臉疑惑地看著雲青問道, 手電筒不自覺的照上了李的臉.

李撇過頭皺眉壓低了聲音, 但仍聽的出怒意: "喂, 關掉你的手電筒!"

陳聞聲馬上按掉了手機上的手電筒, 一瞬間四周立馬暗了下來, 偌大的森林裡, 伸手不見五指, 蟲鳴聲不絕於耳, 透過當晚明亮皎潔的月光, 陳看到李雲青呆站著不動, 陳順著李的目光看去, 估計李盯著的地方, 便是當年米雪陳屍的地方.


陳偉正當年來過案發現場數次, 事後也曾私下來過幾次, 不過都是白天, 這回是第一次夜裡過來, 所以自己也不太確定自己能否找到正確的地點, 而明顯的李雲青並未來過, 且在今天來之前也不知道確切的位置, 陳很好奇李是如何能在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找到米雪當年的陳屍處.

陳心中充滿了問號, 卻也知道現在不是發問的時候, 只是安靜的給予李雲青足夠的時間, 讓他去"感應", 對, 就是蔣總編說的 -- 感應.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二人都站著不動, 陳的眼睛也逐漸適應了黑暗, 光靠著明亮的月光也能看清周圍的一切. 突然之間, 除了蟲嗚聲, 陳聽到了樹枝被腳踩斷的聲音從遠方傳來, 陳壓低聲音, 小聲的在李的耳邊說: "嘘, 你聽....."

李像是回過神一樣, 轉頭拉長了耳朵用力傾聽, 然後一臉驚恐回頭看著陳, 也用氣聲說: "有人來了?"

"嗯."

"這麼晚? 會是誰? 咱怎麼辦??" 李雲青開始有點慌了.

二人手足無措的四下張望, 都是樹林, 要說無處可躲, 還真的無處可躲, 但真要躲, 鑽進林中也未嚐不可, 但二人的雙腳偏偏像是被定住似的, 動也不動的任由那腳步聲離自己愈來愈近. 二人四目相望, 估計心中想的來者該不會是.... 宋明遠吧? 如若真是, 二人仗著自己比對方年輕倒也不是太怕. 

就在腳步聲停在離自己不遠處時, 陳偉正彎身自腳旁拾起了一根樹枝以備不時之需, 二人一同望向腳步聲來源處, 一道手電筒的光束漸漸地透過樹林間的隙縫洩出, 緩緩地自二人望向的彎口出現. 手握樹枝的陳偉正能感覺到自己的手中正在冒汗, 李雲青也能感覺到自己全身微微發抖.

二人看著那道微弱的光束自遠而近的接近自己, 二人的心跳也隨之加劇, 本來已經適應黑暗的眼睛, 也因為這道人工光束讓陳偉正看不清持手電筒人的相容貌.

一道冷冷堅硬地聲音問: "你們是誰? 這個時間在這裡幹什麼?" 手電筒的光束從原本照在地上, 直直地照在二人的臉上, 讓陳和李不由自主的抬起一支手擋在臉前, 試圖避開這道在黑夜裡顯的異常強烈的光束.

"你先拿開你的手電筒!" 陳偉正怒喝, 被手電筒直射臉上的感覺非常不好, 手中緊握樹枝的陳偉正被照的一肚子火.

"哦, 對不起." 手持電筒的人似乎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口氣緩和不少, 也把原本直射二人的手電筒略做調整的移開二人的頭部, 改往二人的上半身照, 讓餘光仍能照清二人的面貌.

此時陳和李也能稍稍看到對方的大致輪廓, 雖仍看不清對方的面貌, 但至少知道對方不是宋明遠, 也不是宋明遠的兒子, 咖啡廳老板.

"你又是誰? 為什麼三更半夜在這裡瞎逛?" 陳偉正不客氣的問道, 拿樹枝的手下意識的晃動著, 有種在努力虛張聲勢的感覺.

"這位先生, 這是我先問你的問題好嗎?" 對方不滿意的回道. 李雲青打量著對方的身形, 中等身材, 感覺比起陳和自己還略矮一些, 似乎是隻身一人, 於是回: "我們是米報記者, 來這裡蒐集資料, 你呢?"

"是嗎? 三更半夜來這裡蒐集資料?? 什麼樣的資料? 我怎麼不知道這個公園有什麼值得報導的地方?" 對方語帶好奇的問道: "何況, 你目前所在位置.... 難不成, 你們是... 為了20年前的案子? 現在才來, 不覺太晚?"

陳和李二人一驚, 對方勢必很熟這裡, 不然, 怎能一眼便猜出二人的目的, 聽聲音和看身形對方年紀不大, 如何能知道20年前的米雪案? "你到底是誰? 還有, 可以把你的手電筒從我身上移開嗎?" 陳偉正依舊用他很不爽的聲音命令著對方.

對方頓了二秒, 終於把手電筒從陳偉正身上移開, 挪到了李雲青身上停了幾秒, 然後落到了自己腳前的地上, "我是青湖森林公園的管理員, 我每天晚上在收班前都會來做最後一次的巡視. 如果二位已經蒐集完資料, 那麼請跟我一起離開."

管理員說完便轉身往回走, 並頓了一頓, 淺淺回頭看了陳和李一眼, 暗示著讓他們二位跟上, 並接著說: "二位大記者, 請切記, 不論以後是公事還是私事, 這個青湖公園每天晚上10點關門後, 外人若無特別通行令, 是不得入內的, 違者是可以移送法辦的."

陳偉正一聽, 語氣馬上緩和: "是嗎? 不好意思, 我們的確是來蒐集關於20年前那件命案的資料, 倒是不知道有這條法令..."

"嗯, 是嗎? 怎麼事隔20年還有人惦記著這個命案呢?" 管理員冷笑一聲問道.

"也不是, 我中間來過幾次, 不過都是白天, 毫無頭緒, 你知道, 我們只是記者, 不是警察, 只能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真有什麼, 也只能提供給警方, 真要查案, 還得警方來, 你說是吧?"

"嗯, 也是." 管理員敷衍回著.

三人就這樣半閒聊的往青湖森林公園外走著. "你剛說的10點後不得入內, 這是新的法令嗎?" 一直沒說話的李雲青這時開口問道.

"嗯... 也不算新了, 有十幾年了吧. 自從20年前那個命案後, 兇手一直找不到, 警方對家屬無法交待, 最後抬出的唯一交待, 便是立下這條新法規, 以防不幸事件再度發生." 管理員用著不帶感情的語調平淡的說著.

聊著聊著, 已然能看到大街上的路燈了, 管理員便把手電筒給關了, 回頭指著大馬路說: "二位從這裡出去吧, 希望二位以後不要再夜闖青湖公園了, 如果真有需要, 請於白天上班時間到公園管理處申請夜行証. 不過, 為了二位的安全, 還是強烈建議二位在白天時來."

陳偉正伸出手要和管理員握手道謝, 並問道: "好的, 謝謝, 您大名是?

管理員無視於陳偉正伸出的手, 不等陳偉正說完, 便轉頭往公園裡走, 邊走邊回: "藍浱新, 祝你們早日找到真兇." 然後消失在夜色裡.

陳偉正和李雲青二人互望一眼, 陳率先打破沈默問: "怎麼樣? 你... 剛才有什麼收獲嗎?" 陳本想問的是李怎麼知道正確的地點的, 不過, 更想知道李雲青在短短的幾分鐘裡是否有所感應.

"嗯... 不好說." 李雲青看看手腕上的手錶, 已經是凌晨一點四十七分了, "我累了, 我們先回去吧, 明天進社裡我再跟你說吧." 陳偉正點點頭, 他也累了, 從一早到少年法庭站崗到現在, 忙了整整18個小時, 二人由陳偉正帶路回到停車的地方, 各自騎著摩托車各自回家了.

<上一篇: 一語成讖14>                                                         <下一篇: 一語成讖16>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