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語成讖16 - 案發現場

李雲青回到家沖完涼, 累到來不及把頭髮吹乾便倒頭就在沙發上睡著了. 昏沈沈中, 李雲青進入了深沈的夢境裡, 一片霧茫茫的樹林裡, 李雲青看不清自己究竟在哪裡. 正猶豫著該往哪裡走時, 聽到了紛沓的腳步聲和爭吵聲.

"放開我, 我要回家了..." 一名年輕女子的叫聲.

"別急嘛, 快到了, 就在前面..." 一名中年男子語氣輕浮的說著.

"不要, 我不想去了, 宋叔叔, 我要回家了, 求求你, 放手... 我... 我要回家了, 我媽還在等我呢..." 年輕女子語帶哭聲焦急地說著.

李雲青聽到這裡, 心往下一沈, 他知道他在那裡了, 他想移動自己的腳, 卻像是被釘住了似的, 完全不能動彈, 2人的對話聲和腳步聲離自己愈來愈近, 他想學陳偉正一樣彎身撿一根樹枝來自衛, 然而他卻連彎身都不能, 他發現他最多只能轉動他的頭, 左右看看而己, 這樣的侷限增加了李雲青的緊張情緒, 整個人心跳加劇, 全身冒汗.

隨著聲音的接近, 李雲青身旁的白霧漸漸散去, 李已能清楚的看到眼前的樹林, 對李雲青來說, 一點也不陌生, 就是自己昨天和陳偉正夜訪的青湖森林公園, 自己現在所站位置的前方便是陳偉正昨夜和他確認過的米雪陳屍地點.

李雲青全身開始發冷, 將頭緩緩地往左方林子彎口處看去, 出現在眼前的一名身形壯碩的男子, 月光正好照在他臉上, 李雲青一眼便認出他就是昨天在咖啡廳裡接受陳偉正專訪的老老板宋明遠, 被他拖在身後相形之下顯的嬌小柔弱的女孩, 便是李雲青已經在蔣總編給他的檔案裡看過無數次的米雪.

"噢~~No~~" 李雲青閉上雙眼沈吟. 他知道接下來他將看見什麼, 而他又將無力阻止這件事的發生, 這比任何事對他來說都還要痛苦, 他想要張口大叫, 讓自己從夢境中醒來, 他卻沒辦法做到.

"唔~~唔~~ 放開我~~ 唔~~" 李雲青聽到米雪嘴巴被摀住時發出的呻吟聲, 聽到她被宋明遠推倒在地的聲音, 聽到樹枝被壓斷的聲音, "噓~~噓~~ 不要叫~~~ 噓~~ 快好了..." 李雲青還聽到了這個禽獸用力喘息, 和低聲講話的聲音.

李雲青覺得自己的心臟快要負荷不了, 自己簡直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努力的想要移動自己的身體, 然而全身硬是動彈不得, 想要張口大叫, 卻發不出一丁點聲音, 正在李雲青覺得自己快要暈過去時, 一個聽起來熟悉的聲音在耳邊冷冷地用命令語氣: "張開你的雙眼, 看清楚!"

李雲青隨即不甘願卻又由不得自己作主的把雙眼打開, 印入眼簾的是一幕幕令李雲青極度憤怒的畫面, 宋明遠龐大的身軀壓在嬌小的米雪身上, 宋明遠一手緊緊地抓著米雪的手壓在地上, 另一隻手壓蓋在米雪的臉上, 摀住米雪的嘴巴不讓米雪出聲. 他的身子快速的上下移動著,發出野獸般的喘息聲, 李雲青可以看到米雪的另一隻手從不斷的搥打著宋明遠的背, 到漸漸地失去力氣, 捶到在地上, 最終放棄了撐扎, 不再移動.

李雲青悲憤交加淚流滿面地看著這一切就在他的眼前發生, 他卻不能出手甚至出聲阻止這一切, 他的心如同被撕裂般的疼痛, 他想大叫, 卻出不了聲. 這個禽獸最終緩緩的停止身體的蠕動, 全身趴在米雪身上, 壓蓋在米雪臉上的手, 也緩緩移開, 開始撫摸米雪的頭髮和臉龐, 輕聲地說著: "看吧, 沒有妳想的那麼糟, 我愛妳, 我不會傷害妳的...." 手摸到米雪的臉頰時, 突然停住.

宋明遠離開了米雪的身上, 坐直了身體, 開始小心檢視著米雪, 輕聲的叫著: "小雪, 小雪, 妳醒醒, 別嚇我... 小雪... 妳醒醒啊...我... 我... 小雪...."

李雲青氣全身發抖的雙拳緊握, 估計如果不是他全身動彈不得, 早就衝上去狠狠的給這個宋明遠幾拳了, 宋明遠就在李雲青面前緊張的穿上了褲子, 縱使四處黑暗無人, 宋明遠還是作賊心虛地四下張望了一下, 然後轉身跑了, 留下衣衫不整的米雪, 孤零零地一人躺在草叢中, 白霧再次泛起, 李雲青看著白霧把自己包圍, 漸漸地李再也看不清身旁的景色, 李發出淒厲的怒吼"啊~~~~" 的一聲, 李雲青全身被汗澿濕, 從沙發上倐地坐直.

四周淒黑, 藉著從窗外透進來的月光, 李雲青知道自己回到了自己租屋處, 那不是夢境, 李雲青甚至無力起身去打開電燈, 他抬起仍然緊握著的雙拳, 緩緩展開手掌, 清晰可見的指甲印, 彷彿在提醒他不要忘了自己剛才看到的那一幕, 不要忘了幫米雪伸冤.

李雲青嚥了一口口水, 覺得口乾舌燥, 拿起桌上的手機看了一下時間, 4:47分, "唉!"李雲青深深嘆了一口氣, 算算自己總共才睡了2個多小時, 李按下了"最近撥打"的圖示, 在名單裡找到了陳偉正的名字, 按下撥打鍵, 也僅僅讓電話響了幾聲, 就按下了掛斷鍵.

"唉~~" 李又嘆了口氣, 搖搖頭, 放下了手機, 用雙手支撐著沙發, 勉強地站了起來, 一站起來, 李覺得自己雙腿好酸痛, 彷彿是走了很遠很遠的路, 開了燈, 濕透的衣服沾粘在身上, 一陣寒意, 讓李雲青打了個噴嚏, 李給自己倒了杯水, 仰頭一口飲盡, 放下杯子時, 不小心碰掉了放在桌上的檔案夾, 舊簡報和裡面的資料灑的滿地, 一張泛黃的學生照, 就在地上看著李雲青.

李雲青彎身拾起照片, 呆呆看著照片上清秀的女學生, 直到自己打個冷顫, 又打了個噴嚏, 才雙手快速的拾起掉落在地上的文件, 隨手往桌上一放, 快快進了浴室沖個熱水澡.

熱水澡的確幫李雲青找回失去的體温, 讓自己覺得算是回到了屬於活人的空間. 從他被陳偉正從樹牆間的缺口拉進了青湖森林公園後, 他就有一種被不明力量包圍著的感覺, 接下來的一切, 包括回到家洗完澡在沙發上睡著, 這一切的一切都顯的很不真實, 彷彿只是剛才夢境的延伸而已.

李雲青順手拿了剛才丟在桌上散亂的檔案夾和資料, 整個人又窩進了沙發裡, 李雲青仔細的一頁一頁的檢視著這些他已經看過無數次資料和照片. 突然間, 李雲青像是想到什麼似的, 從沙發上跳起來, 衝進房間打開了電腦, 把前天晚上丟在桌上的USB插進了USB槽, 開始快速的檢閱裡面不曾被公開過的照片.

在數百張的照片裡, 許多都是重覆的地點, 但從不同角度拍攝的, 有案發現場的, 有青湖森林公園入口處的, 有離青湖森林公園捷運站口的, 有米雪家裡的照片, 有米雪父母受訪時的照片, 裡面居然還有米雪房間的照片.

李雲青不知為何, 被米雪房間的照片吸引住, 感覺當時的攝影師也一定和他一樣, 莫明的拍了許多米雪房內的照片, 從各個角度拍下, 有從米雪房門拍進去的, 有從米雪床舖往外拍的, 還有從米雪的書桌往床的方向拍的, 就連米雪的天花板都拍了一張.

李雲青很仔細的一張一張的看著米雪的房間, 一個17歲女生的房間, 以粉色為主色調, 在房門口裝了用七彩玻璃珠串做成的門簾, 牆上貼了不少明星和... (應該是, 李雲青自己這樣猜想的)閨蜜的照片. 床上放了幾個玩偶, 不知為什麼, 這幾個玩偶靜靜的坐在空盪盪的床上, 在照片中顯的特別突兀. 李雲青的雙眼不知為什麼, 緊盯著這幾隻玩偶, 遲遲按不下Next鍵.

"鈴~鈴~~鈴~鈴~~" 突如其來的手機鈴聲喚醒了彷彿被玩偶奪去神智的李雲青, 回過神來的李雲青接起電話: "喂, 哪位?"

"喲, 今天起的很早嘛!" 電話的那頭傳來了陳偉正一貫輕鬆調侃的語調.

"哦, 正哥啊..." 李雲青看了一下時間, 還不到七點, "你也很早啊, 這麼早找我什麼事?"

陳偉正從電話裡聽出李雲青的聲音不像是正在睡著被吵醒的, "你是剛睡醒還是整晚根本沒睡?"

"唉, 一言難盡, 總之, 我醒著, 找我什麼事?"

"電話裡說不清楚, 要不, 咱們到報社樓下的咖啡廳吃早餐?"

"你請客?"

"喂, 我憑什麼請你啊?"

"憑您是師父我是徒弟啊..."

"世風日下, 不是應該徒弟孝敬師父的嗎? 唉! 不跟你浪費時間了, 我請就我請, 你好了就快來, 我等你." 不等李雲青回話, 陳偉正就把電話掛了.

"呿! 這傢伙的電話禮儀還真差, 總掛人電話!" 李雲青不爽的抱怨著, 邊把電腦關了, 取下了USB放入了口袋, 從衣櫥拿了另一件深藍色的風衣披上, 拿了手機和摩托車鑰匙關燈出門了.

<上一篇: 一語成讖15>                                                         <下一篇: 一語成讖17>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