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語成讖17 - 不老情

二人一反常態地早早的到了報社樓下的咖啡廳, 各點了杯濃濃的黑咖啡和大份的早餐, 挑了靠窗的位子坐下.

李雲青到時, 陳偉正已經開始吃起他的大份肉排牛角蛋早餐, 李雲青也迫不及待的吃起陳已幫他點好的早餐.

陳吃飽後, 頭靠著落地玻璃窗看著李雲青大口大口的吃著, 打了一個大哈欠.

李雲青看了陳偉正已空的咖啡杯, 用著拿著刀子的手高舉叫服務生過來加滿咖啡, 同時問道:"怎麼, 正哥, 昨晩沒睡好? 那你那麼早起做什麼? 為啥不多睡一會兒?"

"唉! 你不懂, 不知哪個短命鬼, 天沒亮就給我打電話, 響了幾聲, 我才爬起來要接, 他又掛了. 你說討不討人厭." 陳偉正頭依然靠在玻璃窗上, 眼睛看著窗外的車潮和人潮, "不早不晚的, 讓人醒了就再也睡不回去了."

李雲青愣了一下, 不敢接話, 想到自己今天早上不到5點時給陳偉正播了通電話, 有些心虛, 於是低頭安靜吃著早餐. 服務生過來幫2人的咖啡杯加滿, 陳微笑點點頭表示謝意後, 端起杯子喝著熱騰騰的黑咖啡, 問:"你呢? 今天怎麼這麼早起? 還是你整晚沒睡?" 說到這兒, 突然精神一振, 坐直了身子問:"該不會, 你已經寫好了?"

"沒呢, 你想太多了." 李雲青低頭悶聲說, :"不過, 你打來前, 我確實在整理米雪案的相關資料, 估計如果你沒打來, 我應該會有靈感, 可以開始動筆了." 說到這兒李抬眼看了陳偉正一眼.

"哦... 那.... sorry, 打斷你的靈感了...." 陳偉正有點不好意思的撓撓頭, 畢竟陳偉正也很想知道李雲青一旦寫完這篇, 是否警方就真能破了20年懸而未決的米雪冷案.

"沒事兒! 不用道歉, 我根本還沒開始動筆, 何況...." 李想了想, 還是決定先不說清晨那通擾人清夢的電話是自己打的, "我剛好也有事想和你聊聊..."

"什麼事?" 陳偉正好奇的看著李雲青.

"我昨晚又作夢了..." 李雲青此時也吃完早餐了, 拿起來黑咖啡, 喝了一口緩緩說道.

"是嗎? 什麼樣的夢?"

"唉! 很.... 很令人不舒服的夢.... 我.... 唉!" 李雲青說不下去, 把咖啡杯放到桌上, 臉色看上去很不好.

".... 是... 延續你前天晚上的夢嗎?" 陳偉正小心謹慎地問道.

"嗯..."

"那麼, 你.... 你看到了案發當時??"

"嗯!"

"Oh my god!!" 陳偉正知道那意味著什麼, 難怪李雲青看上去糟透了, 他小心翼翼地接著問: "第一現場真的在青湖森林公園? 就在我們昨天晚上站的地方?"

李雲青點點頭, 不說話, 眼睛佈滿血絲的看著窗外開始忙碌的車流人潮.

"你覺得, 你看到的究竟是真實的, 還是只是因為我們昨天夜闖公園, 你....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呢?"

李雲青聽到陳偉正這樣問他, 他胸中一股莫名火上升, 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盯著陳偉正看.

"你別這麼看著我, 怪恐怖的... 要不, 你說說你的夢境?"

李雲青嘆了口氣, 搖搖頭, 問:"那, 你今天這麼早打電話找我, 肯定有事, 什麼事?"

"哦, 等等..." 陳偉正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了一份A4折成4折的文件遞給了李雲青, 李伸手接過打開看了一眼, 眼睛一亮:"哇, 正哥, 你好效率啊... 你昨晚有睡覺嗎?"

"唉! 打鐡要趁熱啊, 我習慣當天作的採訪, 當天要把稿子寫好. 如果不是那個短命鬼, 我現在肯定還在夢鄉裡跟周公下棋, 不會在這裡跟你吃早餐的." 陳偉正氣呼呼地說著, "你慢慢看, 我先小瞇一下." 說完頭又靠在玻璃窗上閉上眼睛了.

李雲青看陳偉正閉上雙眼後, 吐了個小舌頭, 看來, 陳偉正和他一樣, 昨晚沒怎麼睡. 李靠在椅背上, 打開了陳的這一份A4的採訪稿, 慢慢的讀著.

陳偉正昨天專訪時劈頭就問的第一道題, 就是"初心". 當初因為什麼樣的念頭會想要開一家咖啡廳? 還有為什麼咖啡廳取名為"不老情"?

而針對這第一道題, 宋明遠便花了好長的時間, 慢慢道來, 當時的李雲青還有點著急, 生怕以宋明遠這樣的答題速度, 他想趁機插入問的問題將永遠等不到適當的時機. 因為當時心中著急所以並沒有聽的很仔細, 因此現在看著陳偉正的採訪稿, 倒是很有耐心的慢慢讀來.

宋明遠說, 會想開一家咖啡廳, 是年輕時和初戀情人共同的心願. 宋和初戀情人是青梅竹馬, 2人倆小無猜從小學起便就讀同一所小學, 一路同校到高中. 因為初戀情人喜歡煮咖啡的香味, 覺得擁有一家屬於自己的咖啡廳是人生中最浪漫的事, 所以當時便沒有考大學的打算, 而是選擇了社區的一所技職學校學習煮咖啡.

宋明遠為了初戀情人也放棄了大學聯考, 和初戀情人一起進入社區技職學校學習煮咖啡. 二人不僅一起專研各式各樣煮咖啡的技巧, 同時下課後也去咖啡店裡打工, 一方面實習一方面為未來開店存錢.

初戀情人活潑, 漂亮, 愛玩, 除了上課和實習, 其餘時間便是和閨蜜逛街, 賺的一點小錢, 根本存不下來多少, 宋明遠則不同, 為了幫助女友完成夢想, 除了在咖啡店的實習, 其他空閒時間便到加油站打工賺錢.

然而不幸初戀情人在23歲那年意外身亡, 為了紀念她, 宋明遠在2年後頂下了這家店, 當時親朋好友都嘲笑他, 頂下一家位於荒郊野外的咖啡店, 怎麼賺的了錢? 不過, 因為自己的堅持, 這家店, 一開就開了35年, 還傳給了兒子, 一個因初戀情人而興起的夢想, 竟成為了自己的家族事業.

李雲青看著宋明遠的回答, 總覺得那裡怪怪的, 還重覆看了二遍.

"怎麼樣?" 陳偉正突然開口問道. 李雲青抬頭看了陳偉正一眼看他的眼睛還是閉著的, 以為他在說夢話就沒搭理, 低頭繼續看著採訪稿.

陳偉正張開雙眼, 用手指扣了扣桌面, 又問:"你覺得怎麼樣?"

"哦, 是在跟我說話啊? 看你閉著眼睛, 以為你在說夢話哩." 李雲青皮皮地回, "很好啊, 正哥出品, 品質有保証啊."

"你少拍馬屁了, 我是說, 有沒有你要的資料?" 陳偉正嘴上雖這樣說, 聽著別人這麼拍捧他, 心裡也是樂的甜滋滋的.

"有!" 李雲青肯定的回, "不過, 我要帶回家慢慢看.... 還有, 正哥, 你覺得, 我們可以再去一趟米雪家嗎?"

這回陳偉正面有難色的看著李雲青:"小李啊, 這案子都過了20年, 我們去, 不是重新掀開人家的傷疤嗎? 如果, 真能幫米雪伸冤自然是好的, 不然, 不是讓人家重提傷心往事嗎?"

"嗯, 我明白你的意思.... 只是... 我..."

"怎麼樣? 你想問什麼? 還是想看什麼? 有什麼部份你覺得值得再跑一趟米雪家的?"

"嗯, 我早上看了一下林小姐給我的USB, 裡面有一些米雪房間的照片..."

"嗯, 我有印象, 當時蔣總編還臭罵了攝影師一頓, 說怎麼淨拍些沒用的照片, 其中, 自然是指這堆不能上報, 沒有新聞價值的照片吧."

"...." 李雲青低頭不語.

"怎麼了? 你覺得米雪的房間有什麼蹊蹺嗎?"

"線索, 我覺得有線索."

"你可知道當年警察可是把米雪房間翻了天的搜過, 都沒查出什麼耶..."

"牆上的照片呢? 警察可有一一偵詢過牆上的人嗎?"

"嗯, 你果然觀察細微, 是一塊做記者的料, 不如這樣吧, 我不認為在你什麼實証和線索都沒有的情況下去打擾米雪家是明智之舉..." 當陳偉正說到這裡, 李雲青怒氣沖天滿面通紅的插嘴反駁: "難道親眼看到的都不算了嗎?"

"小李, 你.... 你讓檢警怎麼用你的夢境來辦案?"

"碰!"的一聲, 李雲青一掌拍在桌上, 引來了不少隔壁桌的眼光. 陳偉正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盯著李看:"你不用跟我急, 你自己也清楚, 還有, 你別忘了蔣總編的交待, 你, 就負責寫故事, 查案是警方的事, 如果你想知道關於這個案子更多的細節, 我可以幫你約到當年主辦這個案子的關Sir, 你可以把你想問的都問他, 如果真有任何疏露, 那麼, 也該是由警方出面, 而不是你, 一名實習記者啊."

李雲青其實明白陳偉正說的, 理智上也同意陳偉正的話,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一心就想親眼去看看米雪的房間. 陳偉正看李雲青低頭不語, 又接著說:"你想去看看米雪當年的房間?" 李雲青猛一抬頭像是溺水者看到浮木般雙眼充滿希望地看著陳偉正猛點頭.

"20年了, 20年過去了, 說不定人家怕觸景生情, 房間早改裝潢了, 指不定我們手上的照片, 和關Sir手上的還更能還原當年米家的一切..." 陳偉正平靜的說著. 李雲青喪氣的看向窗外, 他知道陳說的沒錯, 20年了, 20年都沒帶給人家一線希望, 人家日子總要過下去的, 如何期待人家20年不變呢? 說不定早不住在同個地方了.

"唉! 也罷. 你說的有道理." 李雲青總算是認同了陳偉正的說法, "那, 正哥, 就麻煩你幫我約一下關Sir了." "沒問題, 包在我身上!" 陳偉正阿莎力的應承下來了, "那, 吃飽了, 時間也差不多了, 該上去了." 說完, 陳偉正起身準備去付帳了, 李雲青卻又是一副面有難色的看著陳偉正.

陳偉正嘆了口氣, 又坐下來, 心裡想的是: 怎麼蔣總編弄了個這麼麻煩的人進來, 無奈地問:"還有什麼事嗎?"

"我... 我想今天再去一次青湖森林公園." 李雲青抬頭看著陳偉正. "Ok啊, 去啊...."陳偉正才說到這裡, 看到李的表情, 他明白了, 李不只是想要去, 還要他陪著去. "你.... 要我跟你一起?

"嗯..." 李雲青點點頭, 接著說:"有件事, 我要你在現場, 才能証實我猜想的沒有錯."

"什麼事?" 陳偉正一臉狐疑的看著李雲青問道, "你去了, 就知道了, 也許, 我只是多心了, 說不定啥事兒也沒有.

李雲青語畢, 站起來, 看著陳偉正說:"走吧, 你去付錢, 我就先上去跟蔣總編報備, 然後我們一起去趟青湖森林公園.

<上一篇: 一語成讖16>                                                         <下一篇: 一語成讖18>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