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語成讖18 - 公園管理員

二人在青湖森林公園管理處停下來, 李雲青推門進去, 簡陃的辦公室裡面只有一個穿著國家公園背心的男子坐在辦公桌後面, 看到李雲青進來, 馬上堆滿了友善的笑容問: "你好, 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嗎?"

李雲青也笑笑的問:"您好, 請問一下這個公園的管理員在嗎?"

"我就是, 有什麼我可以幫您的嗎?" 這名男子起身離開他的位子走到李雲青面前, 他, 整整高出李雲青一個頭, 所以李雲青可以很確定這名男子不是昨晚趕他們走的那個管理員.

"嗯..." 李雲青回頭看了一下, 似乎在等陳偉正進來, 又轉頭看著眼前的管理員問道:"那, 請問這個公園晚上開到幾點?"

"名義上是十點啦, 但因為這算是國家森林保護區, 所以除了最外圍有設一些路燈, 基本上整個公園是呈現它最原始的風貌, 所以, 我們並不鼓勵遊客在太陽下山後進去. 不知道, 先生您想待到多晚呢?"

此時陳偉正也推門進來, 一進來就主動伸手和這名男子打招呼, "你好, 您是青湖國家公園的管理員吧?" "是的, 我是, 倆位是一起的嗎?" 管理員微笑問道, "嗯!" 陳和李二人同時點頭回答.

李雲青看看剛走到身旁的陳偉正, 再轉頭看看這名管理員, 問:"想請問一下, 另一位管理員在嗎? 他是去巡邏了? 還是他只上夜班?"

"另一位管理員? 我們這裡沒有另一位管理員哦, 我是唯一的一個啦." 這名超著山地口音身形壯碩長相粗獷的年輕男子微笑說著.

李雲青和陳偉正二人互看一眼, 陳偉正問:"是嗎? 你們沒有一位晚上留守的藍姓管理員?"

"沒有啊, 那裡有經費啦? 我也是只有四五六在這裡, 一二三我是負責頭嶺公園的啦." 這個看上去直率心無城府的男子爽朗的說著.

李雲青手心冒汗神情略顯緊張的問:"我們昨天晚上來時, 遇上另一個年輕男子, 他說他是這裡的管理員, 還說... 還說他每天都會在下班前巡一趟公園才走...." 李雲青還沒說完, 這名男子便大笑:"怎麼可能啦, 這公園有多大你知道嗎? 巡完天也亮了吧.... 哈~~哈~~~哈~~~"

李雲青和陳偉正二人相視無語, 再望向這名男子, 這男子邊笑邊說:"你們大概是被別的夜遊的遊客捉弄了吧..."

"是嗎? 也許吧..." 陳偉正聳聳肩轉向李雲青問道, "他說他叫什麼名字來著?" 陳用手肘推了一下李雲青, 李想了想回:"好像是叫....藍... 藍什麼新吧." 陳接口:"對! 叫藍存新."

二人說完雙雙看著這名管理員, 只看到管理員的笑容僵硬的凍結在他粗獷的臉上, 顯的格外好笑, 陳問:"怎麼啦? 喂, 你還好嗎? 說話啊..."

管理員被陳偉正拍了二下, 回過神來, 看著二人, 認真嚴肅的問道:"你說叫什麼名字??"

"藍存新, 他離開前說的... 應該沒記錯." 李雲青有點緊張的回道. "沒記錯, 是藍存新." 陳偉正接著說, 然後伸出手來比在自己的額頭處看著眼前的管理員說: "身高沒你這麼高, 大概到我這裡..."

"啊, 是說, 你們倆人昨天晚上幾點來的啊? 不知道這個公園十點關門的嗎?" 這個皮膚黝黑身材壯碩的管理員皺著眉頭有點不爽地問他們.

"Sorry, 我們還真不知道, 昨晚那個叫藍存新的管理員也是這麼警告我們的, 這不, 馬上把我們趕走啦." 陳偉正悻悻然道.

"那, 你們找他有什麼事嗎?" 管理員轉身走回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所以, 他真的是這個公園的管理員囉? 那你剛才怎麼說...."

管理員打斷陳偉正的話: "唉呀, 這...這...這不好說啦..." 然後打開抽屜像是在找什麼東西翻來翻去的.

"有什麼不好說的?" 李雲青緊接著問道.

"唉呀, 你們找他什麼事啦?" 管理員停止了翻找, 抬起頭來看著李雲青不耐煩地問道.

這問的連陳偉正也忍不住帶著問號看著李雲青, 是啊, 有什麼事今天要專程來找他? 而且還要自己跟著一起來? 昨晚和他沒什麼特別的地方需要今天再來一趟啊. 陳偉正本來以為李雲青是自己陪他再看一次案發現場, 畢竟昨天太黑了, 看不清楚什麼, 但, 看來, 李雲青今天來, 不是為了看案發現場, 而是為了找這個叫藍存新的管理員.

李雲青看著同時望向自己的2雙眼睛, 下意識舉起手在面前揮來揮去, "唉! 我就是有事想請教他啦, 昨天太晚了, 只是簡單的閒聊了幾句, 才知道他的名字, 想說, 今天來請教他一些問題的..."

"有事問我也一樣, 我才是現在這裡管理員."

"所以, 他... 是前任??" 陳偉正聽出了語病馬上問道, 李雲青也好奇的盯著一隻手還在抽屜裡的管理員.

管理員嘆口氣, 把在抽屜裡的手從抽屜裡拿出來, 手中還拿著一本破舊的A4筆記本. "你說你們昨晚遇見.... 遇見一個叫藍浱新的人, 他自稱是青湖森林公園的管理員?"

陳: "是的. 他說他在做下班前的最後巡邏, 難道... 他根本不是公園管理員?"

簡: "他.... 他是啦, 他算是這個公園的管理員...."

李: "那你又說這個公園的管理員只有你一位?"

"是的, 只有我一個..." 管理員翻開桌上那本陳舊的A4筆記本, 抬頭看著陳和李.

陳偉正和李雲青被他前後矛盾的說法弄的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管理員不管他們一臉的問號, 把A4筆記本擹開放在他們面前.

李雲青靠過去看著上面最後一行寫的:

任職日/離職日/青湖國家森林公園管理員姓名/員工編號/連絡電話/地址/備註
2018.01.30/離職日欄位空白/簡清越/BC3800253/0932-xxx-xxx/米巿青湖二路3號4樓

李雲青抬頭看著管理員問:"你是...簡清越?"

"嗯哼!" 管理員點點頭.

李雲青快速的掃過整頁, 沒有人姓藍, 李雲青往回翻, 陳偉正看著李雲青的動作和這名叫簡清越的管理員, 也意識到事有蹊蹺, 整個人靠著李雲青跟著一起看著A4本上的人名. 陳偉正邊看邊問: "這是... 員工名錄?"

"算是啦, 但不是正式的, 正式的在公園管理處, 這是我們這裡自己的備份本, 用來記錄歷屆的管理員資料, 以便有什麼事時, 方便連絡, 畢竟這份工作的流動性大, 保留著一份歷任的管理員, 有時候是很方便." 簡清越解釋著這本A4筆記本的作用.

"那你做的挺久的厚, 快3年囉..." 陳偉正開始和簡清越閒聊起來了.

"嘿啊, 我喜歡大自然啦, 所以, 這份工作很適合我, 我早上基本人都在裡面逛, 你們也是幸運哩, 我昨天腳有點扭到, 今天才待在辦公室的, 不然, 你們今天也遇不上我的啦." 簡清越用著他可愛的山地口音開心的回著.

簡清越看李雲青彎著腰還在一頁一頁地翻, 簡出手把本子直接往回翻到某一頁, 再轉給李雲青看. 李雲青看了一眼簡清越翻的那一頁, 馬上抬頭看著簡清越, 簡的臉上出現一種詭異的表情看著李.

陳偉正也看到了, 覺得到底是什麼讓他們2人出現這怪異的表情, 於是也擠向李雲青低頭看了一下李雲青手指著的地方:

任職日/離職日/青湖國家森林公園管理員姓名/員工編號/連絡電話/地址/備註
1999.11.28/2000.8.26因公殉職/藍浱新/BC0897231/0914-xxx-xxx/米巿中興街/

陳和李2人四眼相望無語, 同時望向了簡清越. "因公殉職?? 這... 什麼意思? 我是說... 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可能???" 陳偉正有點語無倫次的看著簡清越問.

反倒是李雲青似乎沒有像陳偉正那麼震驚, 平靜的看著陳偉正, 順手拿出了手機, 看著簡清越問: "我可以拍張照嗎?"

簡清越馬上把A4本子蓋起來, 說: "很抱歉, 這是內部文件, 不能被公開的, 何況, 上面有許多其他歷屆的管理員個資, 不能讓你隨便拍照的."

陳偉正不愧是資深記者, 短暫的驚嚇後, 已經回過神, 一手伸進上衣口袋掏出了一張自己的名片: "簡先生您好, 我們是米巿先驅報的記者, 我們拍這照, 只是想弄清楚我們昨晚遇上的...人...究竟是不是... 藍浱新本人...."

簡清越伸手接過了陳偉正的名片, 但還是拒絕讓李雲青拍照, 陳偉正念頭一轉, 問道: "簡先生, 你大概不會知道藍浱新是怎麼因公殉職的吧... 畢竟那是20年前的事了."

簡清越揚了揚眉, 一副很得意的樣子: "嘿, 那你就錯了, 我們青湖森林公園每屆在辦交接時, 這算是一件必須交待的...重大...事故, 你們如果不趕時間, 我不介意說給你們聽..."

"不趕, 一點都不趕, 簡先生, 你說吧." 李雲青隨手搬了2張椅子在桌邊坐下, 還拍了拍陳偉正, 讓他也坐下.

"我師父, 哦, 就是帶我入園的前任啦..." 李和陳點頭表示明白, 於是簡清越就繼續: "他當初跟我說過, 這個公園算是國寶級的國家公園啦, 在離米巿巿中心不遠處, 佔地面積又大, 保持了百分之九十的森林原始風貌, 所以能在這裡當公園管理員是很榮幸的啦..."

簡清越看的出來二人沒有多大興趣聽他講古, 於是就直接切入主題: "可能也是因為佔地面積廣大和為了保持森林的原始風貌, 大部份的園區都沒有人為的路燈設置, 現在為了遊客安全, 制定了十點關門的規定, 但, 其實也沒有人在取締啦..."

"在20多年前, 卻是連這樣的規定都沒有. 所以, 以前這個公園的確是分早晚二班制, 當時的下午班的管理員的確是有規定在下班前要大略的巡一下公園, 把還逗留在園內的遊客趕走, 不過, 下午班的下班時間都已經是凌晨12點了, 所以一般園內根本不會有人了."

"下午班的管理員一般在大約九點半到十點左右就會開始趕人, 好讓自己能在12點準時離開, 聽我師父說這個藍浱新當年就是上的下午班."

簡清越說到這裡, 頓了一下, 李雲青和陳偉正二人也互望了一眼, 回想昨晚那個出現在園內自稱是藍浱新的管理員的確是說他正在做下班前的例行巡視.

陳偉正突然覺得背脊一陣涼, 吞了口口水, 李雲青看著簡清越抬了一下下巴, 暗示簡繼續他的故事.

"藍浱新當年好像是大學畢業退伍沒多久吧, 本來只是在找工作過渡時間的一份工作, 沒料到, 竟然... 唉!"

李雲青心裡快速的盤算了一下藍浱新的年齡, 22歲大學畢業, 如果是2年兵, 那麼至多是24-25歲而己, 陳偉正插嘴問: "是發生了什麼事呢? 這名錄上寫的是因公殉職.... 這... 公園裡又沒有猛獸, 也沒有懸崖峭壁, 他是怎麼因公殉職的呢?"

"二位即然是記者, 尤其是這位..." 簡清越看了一下剛才陳偉正給自己的名片, "陳大記者, 你應該記得2000年那年, 這個公園裡發生了一件不幸的意外吧?" 簡清越瞇著深邃的雙眼看著陳偉正, 一副在考陳偉正的樣子.

"豈止記得, 這新聞當年是我採訪的." 陳偉正微笑的回.

"是嗎? 那麼, 你當年應該有見到藍浱新本人了." 簡清越盯著陳偉正看.

陳偉正張大了嘴, 一時之間不知該說什麼, 腦子裡則是用力的回想20年前他在這裡採訪時的情況.

"你還沒說, 他是怎麼因公殉職的? 那件命案裡, 並沒有任何新聞提到他啊." 李雲青插口問道.

"別急. 既然你們都清楚那件命案, 那麼我就不用多說和命案有關的事了, 總之, 根據我師父說, 藍浱新在命案發生後的第49天, 暴斃."

"啊? 暴斃?" 陳偉正和李雲青二人異口同聲.

"是啊, 就在那個命案現場, 同個地點, 沒有任何外傷. 法醫解剖後也說無外力致死, 因為死亡時間是他上班時間, 而且根據當時情形看來, 他應該是在做下班前的例行巡視, 所以, 只能算是因公殉職了." 簡清越邊說邊看著手下按著的A4本子.

李雲青平靜的看著簡清越, 再次拿出了手機, 問道: "我, 可以拍張照嗎?"

簡清越看著二人猶豫了一下, 最終說: "好吧, 那, 我得把其他人的資料稍微擋一下, 你們... 不可以公開這些資料哦..."

陳偉正向簡清越做了個OK的手勢, 轉頭向李雲青眨眨眼, 示意他快拍.

2人拍完照, 跟簡清越道了謝起身正準備離開時, 李雲青回頭問簡: "簡先生, 除了我們二人, 還曾經有人說過見過這位... 藍先生嗎? 在.... 2000年...9月之後...."

<上一篇: 一語成讖17>                                                         <下一篇: 一語成讖19>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