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喬月4 - 重逢

阿月坐在岳彥和李燦的對面, 心裡有成千上萬個問題想要問, 卻一個也問不出口. 原本緊張的阿月, 覺得腦子鬧哄哄的, 無法思考, 雙眼緊盯著岳彥, 彷彿生怕一眨眼, 她又從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再一個30年, 阿月等不起了.

眼前的岳彥和李燦雖然都是中年人了, 但是仍然稱的上是郎才女貎, 阿月心裡居然一點也不怪媽媽當年離開了爸爸, 彷彿媽媽本就應該配她現在身旁的這個男子.

李燦雖然已然滿頭白髪, 但精神和氣色極好, 如果不是頭髮已花白, 單看他的面容, 估計也不過五十上下. 至於岳彥, 那更是不用說了, 僅僅是略施胭脂薄粉, 看上去仍是豔光四射, 雍容華貴, 不知情的人, 怎麼也猜不到岳彥和阿月會是母女關係, 說是朋友, 都令人生疑, 二人氣質和生活圈怎麼看, 都不屬於一個層次的.

阿月緊張時, 總是下意識的會用手用力的擦著桌子, 現在也不例外. 兩眼直盯盯的看著眼前的二人, 一隻手則是用力的擦著自己面前的這塊桌子, 不發一語.

"請問三位準備點餐了嗎?" 一位年輕帥氣的服務生走過來客氣的問道.

"我們還需要一點時間, 先來三杯水吧, 温的." 李燦對服務生說道.

"好的, 三杯温水馬上來. "

岳彥打開了菜單輕輕的推到阿月面前, 問: "月月, 妳, 想吃點什麼?"

月月... 月月.... 阿月聽到這二個字, 眼眶忍不住馬上泛紅積起來淚水. 那是30年未曾再聽過有人這麼温柔的叫著她的名字. "月月", 這二個字, 只有媽媽才這麼叫她的.

阿月撇過了頭, 用袖子擦拭了雙眼, 不讓淚水掉下來. 岳彥看到, 縮回了推著菜單的手, 尷尬的低下了頭.

李燦馬上貼心的拿回了菜單說道: "月月, 來個海鮮焗烤通心粉好嗎?"

阿月有點X扭的看著李燦, 月月, 這二個字怎麼從別人口中叫出來就那麼的X扭? "您... 還是叫我阿月吧. 這... 海鮮什麼粉是什麼?"

"海鮮通心粉, 是面食類的一種, 義大利的....." 岳彥馬上補充.

"嗯, 好,  就海鮮通心... 粉" 阿月打起精神的回答, 然後用著幾乎只有自己才聽的到的聲音小聲的說道: "月月喜歡吃面..." 說到月月二個字時, 阿月的頭低到讓對面的岳彥和李燦幾乎看不到阿月的臉了.

岳彥在月月小時候常常煮各式各樣的湯面給月月吃, 對月月而言, 面, 有媽媽的味道.

李燦馬上招手叫來了服務生, 點了一個海鮮焗烤通心粉, 義大利肉醬面和奶油菌菇燉飯三個全餐.

李燦很貼心的點了這三樣, 如果不喜歡通心粉, 讓阿月還有義大利面和燉飯的選擇.

"月月, 妳... 恨我嗎?" 岳彥用顫抖的聲音輕輕慢慢地一個字一個字的說.

阿月倏地抬起頭, 睜大眼睛看著岳彥猛力的搖著頭: "不不, 媽媽... 偶... 偶... 想妳... 很想妳, 但沒有恨過妳."

岳彥聽到阿月這樣說, 整個人發抖, 把臉埋在自己的雙手裡, 嗚咽. 李燦温柔的伸手過去攬住岳彥的肩膀把岳彥抱向自己, 輕輕拍著岳彥安慰著她.

阿月看在眼裡, 暖暖的, 還好, 媽媽離開後的日子, 看來是過的不錯的, 媽媽身邊的這個男人, 看起來是很珍惜她的, 不像爸爸, 對待媽媽粗暴且冷漠, 那樣的方式, 不適合像水一樣的媽媽.

過了一會兒, 岳彥坐直了身子, 尷尬的擦拭臉上的淚水, 看著阿月說: "這些年, 妳.... 過的... 好嗎?" 岳彥問的很心虛, 聲音是愈說愈小聲.

看著阿月30出頭的臉龐, 已有了日曬風吹雨淋的滄桑痕跡, 那在這年齡本還該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 乾燥雜亂不說, 還明顯地看的到夾雜的一些白髮, 讓岳彥好生心疼, 顫抖的手, 一直想為阿月梳頭, 紥辦子, 就像30年前那樣, 但, 怎麼也伸不出手, 畢竟是自己背棄了阿月啊.

"嗯, 偶很好, 您呢? 這些年, 一切可好?" 阿月聽的出來媽媽的內疚, 阿月不要媽媽內疚, 不要媽媽覺得對不起自己, 只想要媽媽不要再消失, 所以阿月用力裝出開心開朗的聲音回答著.

岳彥明白阿月的心思, 聽著更是羞愧, 緊咬著下唇點點頭, 表示自己這些年過的很好.

李燦想打破沈默尷尬的局面, 也知道岳彥心裡在想什麼卻又不好意思開口, 便問: "阿月, 妳自己一個人來的?"

"嗯, 阿娟今天要上學, 不能來..." 阿月爽朗的回答.

"阿娟??" 岳彥抬頭看著阿月, 和李燦二人對望後再看著阿月.

"嘿啊~~" 阿月看著眼前二人對阿娟的名字感到陌生覺得奇怪. 這次的會面, 不正是阿娟安排的嗎? 為什麼他們一付不認識阿娟的樣子?

岳彥張唇, 欲言又止的閉上了雙唇, 看了李燦一眼. 李燦明白岳彥的意思, 面帶微笑問: "阿娟, 阿娟是燕燕的新名字嗎?"

阿月瞪大了雙眼驚訝地看著李燦, 再看看岳彥, 看著岳彥一臉期待看著自己等待答案的表情, 她才發現他們二人根本不知道誰是阿娟, 也不知道燕燕早就離家出走了. 那麼之前阿娟告訴自己的都是謊言囉? 那, 是誰安排他們今天的會面? 自己找了這麼多年都找不到的人, 阿娟是如何找到的?

"不是, 阿娟不是燕燕的新名字, 阿娟是.... 阿娟是燕燕的女兒!" 阿月直接了當的說了出來, 並繼續問: "如果你們連阿娟是誰都不知道, 你們今天怎麼知道我會來這裡找你們? 是誰安排你們來這裡的?"

岳彥杏眼圓睜地看著阿月: "燕燕的女兒?" 李燦緊接著問: "那燕燕呢? 燕燕今天... 是不是因為要上班? 不能來?"

"燕燕?" 阿月呆坐著看著眼前二人口中喃喃唸著.

"是啊, 燕燕..." 李燦重覆.

"是誰約了你們今天來這裡的? 不是阿娟嗎? 阿娟沒有告訴你們所有的事嗎?" 阿月回過神來連珠炮的問了一連串的問題.

岳彥和李燦兩人互望一眼, 再轉頭看著阿月: "我接到了一封信, 叫我今天到這家咖啡廳, 說我女兒會來見我." 語畢, 岳彥從手提包裡拿出了一個信封放到桌上, 推到阿月面前.

阿月伸手拿起了信封, 想也不想的拿出裡面的信箋打開來看, 絹秀的字跡, 阿月一看就知道是阿娟的筆跡. 阿月不明白, 阿娟是怎麼找到自己的媽媽的, 信封上沒有郵票, 沒有郵戳, 沒有地址, 阿月看著空白的信封, 再抬頭看著岳彥一臉疑惑的表情, 岳彥明白阿月想要問什麼, 直接回: "是的, 是親自放到我住所的信箱裡, 沒有郵票, 沒有郵戳, 月月, 妳知道是誰放的嗎?"

阿月搖搖頭, 又點點頭.

"來, 三位, 您的餐點來囉... 小心燙哦..." 年輕帥氣的服務生端著一餐盤過來, 大聲的說著, 李燦貼心的快速地收拾桌面, 讓年輕的服務生方便把餐點放下.

年輕的服務生放下了三份餐點後, 眼神瞄了一下阿月手上的信封, 然後面帶微笑的環顧了一下座位上的三個人, "三位慢用." 便轉身離去.

岳彥把海鮮焗烤通心粉推到了阿月面前, "來, 月月, 試試, 小心燙...."

這舉動讓阿月心裡有一股說不來的感覺, 又是酸又是甜的, 回憶把阿月拉回到30多年前....

"月月, 來, 媽媽今天煮了你最愛吃的牛肉湯面, 小心燙哦...."

"來, 月月, 試試, 媽媽今天新學的大滷面, 看喜不喜歡, 小心燙哦...."

"月月, 來, 試試媽媽今天做的面XX, 小心燙..."

一幕幕媽媽從廚房裡端出一碗碗的神奇湯面, 小小的月月, 雙手巴著桌面, X著小腳, 迫不及待的想要吃媽媽做的湯面的畫面出現在阿月的眼前....

李燦看阿月坐著不動, 還以為阿月不喜歡海鮮焗烤通心粉, 便問: "阿月, 如果不習慣這個, 要不, 試試義大利肉醬面... 或著... 奶油菌菇燉飯?"

阿月被李燦打斷了思緒, 回過神來, 拿起了桌上的叉子, 笑笑地回: "不用換, 我來試試, 嗯, 好香哦..." 阿月用力聞了一下, 濃濃的起司味, 阿月知道這個阿娟一定喜歡, 心裡想的是, 下回一定帶阿娟來吃.

還記得第一次吃到用起士做的料理, 還是在夜巿裡, 阿娟的小手拉著阿月胖胖粗短的大手吵著要吃阿月聞起來覺得臭臭像大便的起士鍋.

阿月邊吃著海鮮焗烤通心粉邊笑, 岳彥看著也微笑的說: "月月喜歡嗎?"

"嗯, 阿娟會喜歡的, 偶想到阿娟第一次吵著要吃的去死鍋啦..." 阿月邊吹著冒著煙的通心粉邊笑著回道.

".... 去... 去死鍋?" 李燦一臉不解的問.

"哦, 不是啦, 是起~司~鍋啦..." 阿月抬頭正經八百的用力咬字清楚的說.

三人都笑起來, 把之前的尷尬氣氛打散了不少, 岳彥趁著氣氛輕鬆下問: "跟我說說我的....我的這個外孫女, 阿娟..."

"她哦, 她粉漂亮哦, 像燕燕..." 說到了燕燕, 阿月爽朗的表情突然僵住. 岳彥心一緊, 有預感有什麼事發生在燕燕身上.

對於自己在燕燕剛滿一歲就離家出走, 心中對燕燕和阿月有著說不出來的愧疚, 岳彥的手拿著叉子停在空中, 李燦明白, 輕輕地拍了拍岳彥的大腿, 給了岳彥一個鼓勵支持的微笑.

岳彥對李燦很是感激, 這些年來, 若不是李燦, 岳彥真的不知道怎麼撐的下來. 岳彥在李燦的鼓勵下, 鼓足了勇氣問道: "燕燕... 她好嗎?"

"燕燕她... 偶也不知道她好不好." 阿月也放下了叉子看著岳彥回道.

阿月看著岳彥一臉焦急擔心的樣子, 接著說: "燕燕在她15歲那年生下了阿娟後, 就離家了, 偶這些年不斷的在報紙上刊登的尋人啓事, 妳都沒有看到嗎?"

岳彥張大了嘴, 說不出話來, 訝異於阿月從未放棄尋找自己, 更驚訝燕燕早已離家15年了. "阿月, 我... 我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 我對不起你和燕燕..." 岳彥羞愧的抬不起頭來.

"媽, 妳別這麼說, 我們終於重逢了, 妳可以答應我, 不要再不告而別, 突然消失了好嗎? 我們一起, 慢慢找, 一定能找到燕燕的... 妳看, 我, 不是找到妳了嗎?" 阿月反倒安慰起岳彥來了. 李燦也趕緊的安慰著岳彥: "是啊, 集我們三人的力量, 還有, 我可以再動用一些我工作上的人X, 要找到燕燕, 只是時間上的問題而已..."

"對了, 阿月, 那封信.... 妳可知道是誰寫的?" 李燦轉頭看向阿月問道, 以李燦的敏銳觀察力, 剛才阿月看到信箋的反應, 李燦知道阿月可能知道是誰, 所以故此一問.

阿月想了想, 說: "讓我回去問問阿娟吧. 是阿娟叫我今天來這裡見你們的. 所以, 我以為阿娟已經見過妳們了."

<上一篇: 尋人啓事>                                                                                      <下一篇: 真相>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天馬行空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