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日記 - 停擺的經濟

聲明: 這是一個虛構的災難故事, 所有資訊在本連載為作者改編於真實生活, 但不具任何參考價值. 如有雷同, 純屬巧合, 各國各人請不要自己閒來沒事對號入座. 謝謝!

本篇故事開始:

從年初爆發的新型病毒令奧斯國開始了一步步的鎖國政策後, 至今疫情也沒完全控制住, 各州之間的封州令也阻斷了州與州之間的往來, 人們開始了州內自給自足的生活方式. 

以小的來看, 其實對個別一般小家庭的影響似乎不大, 因為州內的封城令基本是解封了, 城內百姓在自己州內的行動已不再受限, 之前的社交距離和人數限制也已放寛不少, 雖然還不能像疫情前一樣的為所欲為, 但也真的在生活上感受不出太大的不同.

以住在奧斯國N州的艾美為例吧, 對她的影響倒是好處多過缺點. 因為之前疫情肆虐造成封城, 公司讓所有的員工在家工作2個月, 艾美因此拿到一台新的筆電. 縱使N州已解封, 艾美的公司也僅是讓員工分批回公司上班, 所以大部份的員工還是採取一周幾天進公司, 幾天在家工作的狀態.

加上艾美之前最擔心的物資問題也不再存在, 只是艾美已養成每周出門做日常生活必需品購物時, 只要可能, 一定會買一包衛生紙的習慣了, 所以艾美家中的一面牆已經排滿了衛生紙, 讓艾美安心不少.

物價自然是明顯的上漲不少, 尤其是必需品的蔬果到肉品, 上漲幅度高達30-40%. 對於仍然保有工作的艾美而言, 雖然感受到物價上漲的壓力, 但倒也不覺得特別緊張, 只要還買的到, 貴點無妨.

只是對整個奧斯國的人來說, 失業率的增加, 讓不少人因為這一波疫情失去工作, 付不出房租的大有人在, 其中最可悲的除了空姐空少之外, 大概就是大學裡的教職員了. 

奧斯國的經濟一直以來是靠旅遊業和留學業撐著的, 因為疫情導致的鎖國, 旅遊業是完全的停擺, 留學生也幾乎全部都在疫情大爆發時的2-3個月內都離開了奧斯國, 受到波及的企業從航空業到旅遊業不說, 連不少餐飲業也因為疫情被迫關門.

曾經繁華一時, 人潮密集的巿區在封城期間的蕭條景象, 令人心悸. 在鎖國長達7個月後的今天, 受到疫情影響的連鎖反應已經從企業和商家到了個體戶了. 不少擁有投資房的房東也備受打擊, 失去了留學生, 打工仔和遊客群, 讓不少投資房面臨著空房招不到租客的狀態, 加上奧國政府出抬的保護房客計劃讓房東們處在了經濟不景氣的最大劣勢中.

奧斯國本身是個福利國, 向來是以弱勢團體為重的一個政治走向, 所以當這一波疫情來襲時, 奧斯國的治國大方針就和優耐國大不相同. 優耐國一直以來都是達爾文物競天擇理論的擁護者, 從骨子裡就相信著適著生存不適者淘汰的道理, 奧斯國則是以傾國之力保護弱勢團體為重.

所以當因疫情可能導致企業裁員時, 奧斯國出抬的政策是給予這些受到疫情影響的中小企業提供了所謂的"保住員工補助款", 讓企業能做到儘量減少裁員的數量. 對於因為疫情導致失業的百姓們則是提供了一筆等值於奧斯國最低工資的"失業補助金", 也就是說, 失業的百姓和沒有失業的某些領取最低工資的勞工群其實是領取一樣的薪津的, 另外還出抬了"保護房客計劃", 也就是說如果是因為疫情影響而失去工作付不出房租的房客可以不用付房租, 而房東則無權趕走房客.

對於在疫情當中的示威抗議遊行, 奧斯國的政策也和優耐國不同, 所以一樣舉著"布克人的命也是命"的大型示威抗議遊行, 在優耐國可以像是春風吹又生, 野火燒不盡般的在一個州又一個州的瘋狂大鬧, 在奧斯國雖然也是一個州接著一個州的模仿, 卻怎麼也鬧不起來.

因為當人們的基本生存需求被保障後, 小打小鬧也許是有的, 但不會像優耐國一樣以豁出性命似的在遊行中又是投汽油彈, 又是砸玻璃窗搶商家. 畢竟, 對於這群不受到保障的優耐國布克族人而言, 鬧與不鬧對他們已經沒有區別了, 鬧, 還能搶到一些平時買不到的商品, 不鬧, 他們一樣一無所有. 

奧斯國的百姓不同, 當失去工作後, 國家保障了他們的基本生活需求, 不用擔心付不出房租時被房東趕到馬路上, 每二週一樣領取最低工資的薪津, 在生活不虞匱乏的情況下, 出去示威抗議遊行只是在被禁錮的生活上的一個小插曲, 可以用來憑添生活樂趣, 當做茶餘飯後的談點, 卻不足以讓他們為此而觸法, 所以相較於優耐國的示威抗議遊行, 奧斯國的要相對平和不具殺傷力.

總之, 在長達7個月的鎖國之後, 除了V州在2個月前的第二次大爆發, 每天染病人數高達3位數之外, 奧斯國其他各州的染病人數總是能維持在2位數中, 社區裡不明感染的病例也不知道是被刻意的隱瞞了還是真的有效的控制住, 總之, 民心算是穩住了, 只是停擺的經濟和沈重的失業補助金保住員工補助款這二項支出, 已經壓的奧斯國政府喘不過氣了.

其實, 對於巿井小民而言, 目前尚能保住工作的艾美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 然而對於才剛在3年前入手了一套投資房的莘蒂, 這波疫情可是把莘蒂給受苦了! 

莘蒂在3年前奧斯國房巿最好的時候, 入手了一套2房的公寓投資房, 房貸奇高, 但因為租金也好, 所以莘蒂每個月再貼補些錢, 倒也過的去. 萬萬沒想到還沒等到房價漲, 便遇上了這千古難得一見的新型病毒, 房巿大跌不說, 因為鎖國令, 導致整個奧斯國流失了數以萬計的外國遊客, 持工作簽証的外國人和留學生, 租巿哀鴻遍野, 空房放租的數量一多, 供過於求的情況下, 導致租金無情的下跌至少20-30%.

最慘的是, 縱使下跌了這麼多, 仍找不到房客的莘蒂, 腹背受敵. 一面要繳付高額的月貸款, 一面找不到房客的情況下, 莘蒂想換房仲卻被現有的房仲違約要脅收取當初承諾免除的費用. 其實金額不高, 只是莘蒂心有不甘, 怎麼自己就如同小蝦米般的任人宰割? 

受到疫情影響的, 除了像莘蒂這樣的房東群族外, 另外一群受到疫情影響的便是像陳紅這種最後選擇不回國的留學生. 陳紅因為猶豫錯失了回去最好時機, 接下來不僅因為機位一票難求, 其實也是陳紅真心不想離開, 想到當初自己費盡千辛萬苦的從抗謬尼國飛到了第三國, 在第三國待了14天後, 才獲准進入了奧斯國, 怎麼也不想就此放棄一切.

幾個月過去了, 陳紅始終也只能待在家中上網課, 但總覺得只有留下來, 學業才不會中斷, 畢業才指日可待. 只是這沒有收入單靠家中金援的陳紅, 由於原本優耐國室友的離去, 她也很難再找到室友的情況下, 房租的付擔讓她覺得實在吃不消.

好在租巿慘淡的情況下, 加上學校上的是網課, 在不需要通勤的考量下, 租約到期後, 陳紅毅然決然地搬出了離學校近的高租金房區, 到了比較偏遠的巿郊, 順利的找到了比原本在學校校區房價要低將近40%的公寓, 陳紅搬進去開心的準備當個二房東, 熟料要找人和她一起分租這個2房的公寓, 卻也是找了近2個月都乏人問津.

這個疫情對於像陳紅這樣的留學生, 除了返校遙遙無期之外, 昻貴的異國生活開銷和未來是能夠如願的在畢業後申請到奧斯國居留權還未可知, 就算可以, 以當下失業率來看, 一個來自海外的畢業生能否順利的找到工作呢? 面對來自抗謬尼國的家人的電話, 分分鐘都在催著陳紅儘快返國, 陳紅也真是相當的煎熬.

除了陳紅和莘蒂的困境, 王明章又是另一個受到疫情打擊的小老百姓. 他本在一家跨國大公司的財務部份做財務分析師, 本沒想到這一波疫情對他會有什麼影響, 熟料就在封城期間, 他在家中工作便收到了解僱通知. 突如其來的失業, 讓他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他不是租客, 在奧斯國打拼的十幾年,  也積X了些許存款, 大約七八年前, 用盡了所有的積蓄加上銀行貸款, 買了個獨門獨院的房子, 每個月的房貸本金加利息佔去了三分之一的月收入, 本也無妨, 有進有出不成問題, 然而突如其來的失業, 這房貸便成為他肩上極大的壓力.

雖說政府有失業補助金讓王明章衣食無虞, 然而這每個月的房貸卻是龐大的負擔讓王明章的生活頓時陷入了困境. 政府單方面的應允了租客可以不用付房租, 房東無權趕走租客, 卻沒有保障擁有房產的債務人不用按月負擔銀行貸款啊.

王明章為了能保住房子, 除了和銀行商談如何暫緩還款事宜之外, 努力開源也成為他的當務之急. 好在有了政府的失業補助金, 平時白天沒事, 除了努力上網找工作之外, 同時也兼著做一些聯盟行銷, 地圖評測員和遠距測試員的工作, 每個月還能賺到基本的房貸利息, 保住房子. 

唉! 近一年的疫情, 讓在依萊星球上的依萊人都面臨了各式各樣的挑戰, 有人面臨財務上的困難, 有人面臨了失去至親的心痛和因為禁令而無法參加喪禮的遺憾, 有人必須取消原本計劃的盛大婚禮, 有人則必須中斷學業返回家鄉.

希望如同預言所說, 它會突然間消失, 還給大家一個乾淨清新的依萊星, 讓每個人都能儘快的重回到自己原先的生活軌道上, 讓一切變正常.

延伸閱讀:
[疫情日記:楔子][豬一樣的領導層][恐慌來自於匱乏]
[雷厲風行][封城令][口罩無用論][留學生日記][陰謀論]
[陰謀論之洗牌篇][喪失理智的暴動][不自由, 毋寧死]
[預言][馬克日記][群體免疫][種族歧視][二度封城]
[停擺的經濟]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維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