霏兒快步地從殿中跑出來, 好不容易追上了十四爺, 輕喘著氣開口問道: "十四爺, 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十四爺突然停下, 轉身回頭伸手就在霏兒頭上重重地叩了一下: "剛才還在父皇面前誇你禮儀學的不錯, 怎麼, 一出來, 馬上忘了規矩?"

"哎喲, 好痛哦!!" 霏兒縮了縮脖子, 雙手揉著剛不小心被十四偷襲的腦門, 嬌嗔道: "十四爺, 君子動口不動手, 您怎麼偷襲人啊..."

十四爺雙手叉腰, 惡狠狠地瞪著霏兒問: "知道我為什麼打你嗎? 知道你錯在哪兒了嗎? 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不等十四爺停止, 霏兒放下雙手也張開了雙腿, 雙手叉腰, 惡狠狠地瞪著十四爺, 壓低了聲音, 搖頭晃腦地學著十四爺說話的樣子說道: "知道你什麼身份嗎? 知道你有幾顆腦袋嗎?"

沒等霏兒說完, 十四開口: "呿, 你這臭丫頭..." 伸手又要再打一記, 霏兒這回早有準備一轉身往十四身後跑去.

十四爺機警地望了下四週, 好在空盪盪的沒見著任何人, 十四爺大步朝霏兒走去, 一手抓住了霏兒的右手用力的拉著霏兒往園子外走.

霏兒看十四爺表情嚴肅, 也便不敢再開口多言, 只是跑著小碎步的緊跟著十四, 差點跌倒.

十四爺把霏兒拉到了宮中一處假山旁, 見四下沒人, 瞪了霏兒一眼, 沒好氣地說: "你真是不知輕重啊, 算了, 什麼事? 你問吧..."

霏兒用力的把手從十四手中抽出來, 十四爺抓的太用力了, 在霏兒的右手腕上留下來明顯的手印, 十四爺看在眼中, 有些過意不去, 霏兒左手一邊揉著右手腕, 一邊悻悻然地問道: "你可知道二年前八王爺撿到我的地方嗎?"

"嗯...大概知道吧, 八哥每年都會去那裡冬獵, 至於具體的位置嘛... 八哥大概提了一下, 我想, 我能找到, 怎麼啦? 你.... 想去?" 可能因為看到霏兒雪白的手腕上印著因為自己粗暴留下的指印, 口氣頓時緩和下來.

"嗯.... 我想, 今年秋天出發, 看能不能趕在今年冬天前到達..." 霏兒低頭看著腳下, 一邊繼續揉著右手腕.

"為什麼?" 十四爺低頭看著眼前這個個子嬌小, 性格怪異與眾不同又來歷不明的女子問道.

"....." 霏兒仍維持原來的姿勢, 低頭不語.

"就算你想去, 你覺得你有自由出入的權利嗎?" 十四覺得自己也很奇怪, 平日裡的自己, 從不跟下人多說一句不必要的話, 自從在八哥的府裡見到了她, 怎麼自己對於她提出的問題變的有問必答了.

"十四爺, 我可以拜託你一件事嗎?" 霏兒突然抬頭看著十四爺, 露出了一抺狡黠的笑容.

十四看到霏兒的笑容便知她心裡在打什麼鬼主意, 馬上往後退一大步, 舉起雙手, 說道: "別! 別想叫我帶你去.

"為什麼? 拜託啦, 十四爺, 你不是說你知道八爺撿到我的位置嗎? 你不帶我去, 我怎麼找的到在哪裡呢?" 霏兒開始撒嬌, 十四往後退一步, 霏兒便往前靠上半步.

"誰撿的你, 你找誰啊..." 十四爺拼命搖著雙手, 一步一步地往後退, 極為窘迫的說著, 十四也不明白, 怎麼自己居然會栽在這個臭丫頭的手上.

"十四爺, 您這不是說笑嘛... 我這一年都見不到八爺一面, 怎麼找八爺啊? 再說了, 八爺他...." 霏兒說到兒突地打住, 也不再繼續往前逼近十四爺.

十四看霏兒停住不再靠近, 也就鬆了口氣, 站穩了問道: "怎麼... 八哥怎麼了?"

"不是, 十四爺, 雖說當初是八爺救的我, 但也是八爺把我送進宮的, 再說, 八爺那人吧.... " 霏兒一開口, 又不自主地往十四爺走去.

"停!"十四爺伸出手擋在霏兒臉前, "你說話就說話, 別一個勁兒地往我這兒走來." 霏兒惡狠狠地瞪著十四爺, 一肚子尖酸刻薄的話想罵, 但想到自己還要靠十四爺幫忙, 於是就忍住了沒開口, 只是瞪著十四爺. 

十四看霏兒站停了不動, 於是清了清喉嚨問: "八哥怎麼了? 你倒是說啊, 說話這麼吞吞吐吐的, 一點也不像你了."

霏兒看了十四一眼, 轉身往池塘邊走去, 邊走邊說道: "好吧, 我說, 但, 十四爺, 你可千萬別告訴八爺哦...

"端看你說的是什麼... 快說, 八哥怎麼了?" 十四也慢慢地跟上, 但和霏兒間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沒怎麼了, 八王爺這個人嘛, 為人是挺和善的, 但, 也是一個一旦訂了目標就絕不會放棄的人. 他即然敢把我這麼一個來歷不明的人送進宮, 他一定有他的目的和想法, 我不認為他會同意我出宮..." 霏兒說著說著, 突然站定腳步, 轉過身來看著十四爺. 

霏兒突然的止步和轉身, 讓十四爺這跨出的一步瞬間拉近了二人的距離, 近距離地被霏兒雙目緊盯的十四頓時感到有些尷尬, 加上從霏兒嘴裡吐出來的話也未免太出格了, 十四爺舉起手來作勢要打, "臭丫頭, 你好大的膽子, 敢這樣說八哥, 到底誰借你的膽? 你有幾顆腦袋啊?"

霏兒聳聳肩, 吐了吐舌頭, 雙手擋在自己頭上, 不敢再開口了,

十四收回了手, 說道: "不過, 你算是說到重點了, 進了這座紫禁城, 能不能出宮, 八哥說了不算, 我說了也不算, 你還知道擔心八哥會不同意? 你怎麼不想想父皇那裡? 父皇若不同意, 八哥同意了也沒用."

霏兒緩緩地放下雙手, 杏眼圓睜地看著十四爺, 眨啊眨地, 嬌滴滴地說: "所以, 我找您啊, 十四爺...."

"哼, 找我也沒用, 紫禁城是什麼地方? 你想來就來, 想走就走的?" 十四爺沒好氣地回道, 轉身朝假山走去, "再說了, 你為什麼想去八哥撿到你的地方?"  轉身回頭看著霏兒問道.

霏兒低頭不語, 一方面是不知道要怎麼和十四爺說, 一方面是自己也想不明白整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二年前的冬天自己到底是怎麼會出現在被白雪覆蓋的木蘭圍場, 自己到底被埋在白雪下多久? 如果不是恰巧碰上了冬獵的八王爺剛好下馬休息發現了自己, 自己是否就會凍死在清朝的木蘭圍場裡? 若不是剛好被八王爺的隨從從白雪裡挖了出來, 是否自己的屍體要等到春天融雪後才會被發現? 抑或是, 成為從冬眠裡初醒野獸的最佳美食, 而被發現時僅剩一堆枯骨, 甚至, 根本不會被人發現?

霏兒想到這裡, 忍不住一笑, 有沒有被人發現有那麼重要嗎? 整個時空的錯亂, 發現與否都無法証實與溯源這堆白骨的來歷....

"哎喲, 你怎麼又打人!" 霏兒的胡思亂想被十四爺的無情指扣醒. 

"誰叫你自己一個人不說話, 淨儍笑!" 十四爺歪著頭看著霏兒說道.

"誰儍笑啦..." 這回換霏兒沒好氣地回道, 雙手揉著被十四爺用手指嗑扣的腦門.

"快說, 你為什麼想要去當年八哥撿到你的地方?" 十四爺雙手交叉抱胸, 低頭看著眼前這個長相乖巧文靜, 但實際上卻古靈精怪的丫頭問道.

"唉呀, 跟你說不清啦, 出來大半天了, 我得回去了, 十四爺, 記得哦, 安排安排, 我想入秋後便出發..." 霏兒不等十四爺回覆, 淺淺地行了個屈膝禮轉頭便跑了.

十四爺站在原地不動, 看著霏兒跑走, "木蘭圍場...." 十四自言自語, 同時邁開大步往宮外走去.



張貼留言

 
Copyright © 故事酒吧 | Designed by OddThemes | 本站由維護